<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一章 贯穿之刺
    轰!

    尘土飞扬,秦然【狂妄之语】再次举起。

    “我认输!”

    狩魔士面对着举剑的秦然,很干脆的举起了双手。

    看着认输的对手,秦然眉头一皱。

    他十分的想要一剑劈下去。

    但是……

    秦然扭过头,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的僧人。

    与之前匆匆一瞥不同,这个时候对方站在秦然的面前,让秦然能够十分清晰的看到对方的样貌。

    身材瘦小,半驼着背,不仅面皮松弛,牙齿也早就掉光了,双眼更是浑浊不堪。

    不论是从哪方面看,这都是一个即将油尽灯枯的老和尚。

    只是之前罗生寺正殿移动的一幕,秦然可没有忘记。

    不自觉的,警惕之心升起。

    秦然警惕的盯着老和尚。

    而面对着秦然警惕的目光,老和尚却是笑了。

    一种很和蔼的笑容。

    接着,老和尚又摇了摇头。

    秦然一皱眉。

    他完全被老和尚这样的举动,弄糊涂了。

    然后,没有等秦然问出疑问,老和尚转身就走。

    吱呀。

    正殿的门再次关上了。

    除去倒塌的院墙外,罗生寺再次恢复了原本的平静。

    但,有一点不同!

    秦然损坏的【卓越之铠】恢复了原装,没有任何恶破损,他失去的生命值也全部的恢复。

    可是与秦然相比较,狩魔士却并没有什么变化,依旧在吐血。

    好像……比之前还要严重一点。

    似乎是个机会!

    秦然转过头看向了狩魔士,目光中显露了杀意。

    能够在有所收益的时候,秦然是不会心慈手软的,尤其是当这个目标还是来意不明,敌友莫辨时,更是如此。

    感受到秦然眼中的杀意,狩魔士苦笑起来。

    “我可以告诉你究竟发生了什么!”

    没有等秦然再有任何行动,狩魔士就径直的说道。

    “所有?”

    秦然强调着。

    “所有!”

    狩魔士重申着。

    然后,当秦然收起【狂妄之语】时,狩魔士这才松了口气。

    “实在是令人感到惊讶的后辈……又是火药武器,又是秘宝武具的,还不止一件如果不是确认了你的身份,我还以为你真的是那个家伙的后裔。”

    这位仅从外表上无法分辨年龄的狩魔士满是感叹的说道。

    “那个家伙?”

    秦然问道。

    “艾利特尔加!”

    狩魔士没有隐瞒。

    既然选择了告知秦然一切,来换回自己的小命,狩魔士就很直接的一五一十的说道:“艾利特尔加是我们给予那位的尊称,他的本名是……大沼!”

    大沼!

    秦然一怔,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似龙似蛇的生物。

    同时,心底的疑惑却更多了。

    “圣辉中学的地下空间是?”

    秦然继续的问道。

    “那里是那位父亲的宫殿,当那位选择了现在的生活方式后,那里就被废弃了,只是没有想到会被别有用心的家伙利用!”

    狩魔士叹息着。

    “现在的生活方式?”

    秦然一挑眉,他莫名的想到了从老探长嘴中听到的传说。

    “就如同你想的那样,那位选择了现在的生活方式后,这片土地上的人们选择依附那位生存他们贡献出祭品,祈求那位的庇护,而那位也很乐意这样做,因此,随着时间的流逝,炎城逐渐的出现在了地图上。”

    “不过,总有一些心怀叵测的家伙,想要获得那位的力量!”

    “一开始,他们是根本没有下手机会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位逐渐与炎城合二为一后……”

    “他们的机会终于来了!”

    狩魔士说到这,忍不住的冷哼道。

    “与城市合二为一?”

    不过,秦然关注的却是其它方面。

    “嗯!”

    “与城市合二为一!”

    “简单的说,那位在炎城就是……神!”

    狩魔士说出了最后一个字。

    秦然神情震动。

    他完全没有想到艾利特尔加会有着这层身份。

    下意识的,他想到了另外一位:‘地上之神’妮凯蕾。

    两人的情况是否一样?

    秦然心底猜测着,但嘴中的问话却没有停下。

    “所以,在我出现在炎城的时候,那位就注意到了我?”

    “他希望我的出现,能够搅乱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你们是在吸收艾利特尔加的力量?”

    话语间,秦然突然的反应了过来。

    他想到了那似龙似蛇的石质雕像,以及被那可怕气息所吸取的力量。

    “你们想要屠神?”

    秦然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狩魔士。

    “不是我们,是另外一帮家伙……我们葬仪社只是调停者的身份。”

    “不过,并不成功!”

    狩魔士耸了耸肩。

    “看得出来!”

    秦然评价了一句。

    从那位灵的出现开始,一切就出乎了葬仪社的预料,落入到了那群‘屠神者’的布局中。

    如果不是他的出现,意外打乱了对方的布局,恐怕那些家伙说不定已经成功干掉艾利特尔加了。

    呼!

    秦然忍不住的深吸了口气。

    他很自然的想到,与炎城合二为一的艾利特尔加如果死了的话……

    会发生什么?

    不论怎么想,都不是什么好事。

    “那些家伙是谁?”

    秦然继续问道。

    “‘贯穿之刺’!”

    “一群由人类、妖魔、半妖等杂七杂八的家伙们组成的组织,大约是在三十年前出现的,一开始从没有人将他们当回事,等到发现他们的意图时,才发现了那些家伙的可怕!”

    狩魔士从上衣的口袋中掏出了一支烟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雾笼罩在了对方英俊的面容前。

    让那容貌变得飘忽起来。

    可秦然却根本没有注视这些。

    他敏锐的抓住了对方话语隐藏的意思。

    “你是说,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屠神?”

    秦然沉声问道。

    “嗯,这是第三次!”

    “前两次,一次成功了,一次失败了!”

    “成功的那次,他们中的一人获得了原本那座城市‘神灵’的力量,让整个‘贯穿之刺’急速的成长,那个时候的‘贯穿之刺’是无法阻挡的!”

    “直到……第二次他们的失败!”

    “不仅原本属于他们的‘神灵’重伤逃遁,其余的家伙也死伤殆尽!”

    “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不到十年就卷土重来了!”

    “以比前两次还要凶猛的姿态!”

    哪怕烟雾笼罩,狩魔士脸上的苦涩却是怎么也遮掩不住。

    “还要继续听下去吗?”

    “再听下去的话,你可就真的无法脱身了!”

    狩魔士话语是这样的说着。

    可看向秦然的眼神,却满是探究与……期待。

    不过,秦然却让狩魔士又一次的感到意外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