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八章 不欺负老实人
    罗生寺?!

    秦然双眼一眯。

    他没有想到传来可拍气息的地方竟然会是罗生寺!

    从倒车镜内看了看跟着而来的追踪者,又看了看前方的罗生寺,秦然眯起的双眼中异样的光芒闪烁。

    “好了,就到这里吧!”

    “接下来,我只能够独自前行了!”

    秦然扭头对着老探长说道。

    没有任何的迟疑,老探长径直的停下了车。

    老探长很清楚的知道,一些事情并不是他能够参乎的。

    “这些给你了,算是临别礼物吧!”

    “如果……不想要的话,就扔进垃圾桶。”

    下了车的秦然,径直将之前从葬仪社得到的奖金从摇下的车窗内抛了进去。

    这些纸币对于秦然来说,真的就和纸差不多。

    放在【赤鬼胃袋】内除了占地方、增加重量外,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

    但对老探长却不一样,至少能够让对方窘迫的生活好一点。

    在观看录影带的时候,对方虽然说的很漂亮,但通过一些观察,秦然却能够确定老探长就是住在那里。

    即使做了一些掩饰,但对拥有【追踪】秦然来说,实在是太一目了然了。

    当然了,抛进去的奖金也不是全部。

    秦然还给自己留下了必要的可能会遇到的生活费。

    老探长看着抛进的包囊和转身就走的秦然。

    从包囊缝隙内,他就知道这些是什么。

    老探长眉头紧皱,面带犹豫。

    三四秒后,浓浓的叹息了一声。

    他或许不需要,但他的……

    需要!

    “谢了!”

    摇下车窗,老探长大声对着秦然的背影喊道。

    秦然没有回头,抬起右手挥了挥。

    发动机轰鸣,老探长驾车而去。

    但一辆车子却是紧随而至。

    吱!

    橡胶与地面的摩擦中,脚臭味飘散在了空气中。

    葬仪社的那位猎手迪科推开车门走了下来,然后,转身向后,拉开了后排的车门,一个面容极为英俊,看似年轻又带着浓郁成熟气息的男子走了下来。

    卡其色的风衣,内里是深色的西装,没有领带,脚上的皮鞋光洁如镜,就如同是对方露出的前额一般。

    本该遮盖面容的长发,整齐的向后梳理。

    一支点燃的香烟,夹在对方的左手中指和食指间。

    香烟缥缈,让眼前的人如梦似幻。

    这人看着秦然的背影,缓步走了过去,与秦然肩并肩站立着。

    “很吃惊?”

    对方开口了,声音有些沙哑,却不难听。

    “嗯!”

    秦然点了点头。

    他并没有说谎,他是真的因为眼前的罗生寺而吃惊的,因为,按照他阅读的那些书籍上了解到的罗生寺,绝对不应该是现在看到的……有些破落的模样。

    不仅匾额斑驳,围墙上也出现了年久失修的裂缝。

    而那开启的两扇门,更是完整的烙印着岁月的痕迹风一吹恐怕就会丢下一扇来。

    透过大门,更是能够看到遍地的杂草。

    其旺盛程度早已遮掩了原本的石板地面。

    这样的一座寺庙,实在与秦然了解到的不相符。

    “任何时候都不能够只看表面!”

    身旁的人缓缓的说道。

    “例如?”

    秦然笑着扭过了头,他看着眼前葬仪社成员。

    他很清楚,对方是在一语双关。

    至于为什么?

    除了艾利特尔加之外,就没有了其它可能。

    事实上,当确认了跟踪者是葬仪社的人后,秦然心底的猜测就多了一分。

    这个猜测并不关乎那些看似和他相关之人的‘指引’。

    不论是艾利特尔加,又或者是之前的迪科。

    因为,秦然不会相信任何人。

    他,只相信自己的判断。

    不过,如果能够有着更多的信息,秦然自然是不介意的。

    “例如……我想请你去做客不需要太长的时间,大约四、五周的样子。”

    可惜的是,身旁的人并不上当,反而用一种玩笑的口吻说道。

    口吻玩笑,语气却是无比的认真。

    “如果我不想呢?”

    秦然笑着反问道。

    “2567!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

    “这位是二十一位狩魔士之一的‘莲’大人!”

    “你……要答应大人的要求!”

    迪科抢着开口了。

    声音从高到低,最后更是语带哀求。

    而话语中的提醒更是显而易见。

    “因为之前算不上的救命之恩?”

    秦然诧异的看了一眼迪科。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葬仪社社员中还有这样的人。

    毕竟,那位李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

    深刻到了,让他以偏概全的地步。

    但即使发现了其中的不一样,秦然也不想要因为对方改变自己的想法。

    摇了摇头。

    秦然很坚定的选择了拒绝。

    “2567……”

    迪科焦急的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被那位‘莲’打断了。

    这位狩魔士看着迪科,深吸了口气说道:“迪科,你这样做让我很难办啊!”

    “抱歉,大人!”

    “我……”

    “好了,就这么办!”

    狩魔士再次打断了迪科的话语。

    “和我打一场,我用一只手,限时1分钟你赢了,我保证在最近几个月内,不会再有葬仪社的人插手到这件事里!”

    “当然,1分钟的时间到了,也算是我输。”

    狩魔士说道。

    “你这算是偿还迪科的恩情?”

    秦然看着一旁面容激动的迪科,然后,又看向了面带笑容的狩魔士。

    “算是吧!”

    “毕竟,他可是我好不容易从战场上捡回来的下属如果我直接向你出手的话,他肯定会挡在你身前,我对自己人下不了手的,所以,只能够这么做了!”

    狩魔士一耸肩。

    一旁的迪科却是感动莫名,秦然甚至能够看到迪科的眼眶红了。

    不论眼前的狩魔士是真这么想,还是装模作样。

    秦然都知道,对方是成功的。

    至少,今天之后,迪科会越发死心塌地的跟随对方。

    不过……

    这又管他什么事。

    那只是一次不太成功的布局,根本和救命之恩无关。

    他可不想要承担这样的恩情。

    “用两只手吧,时间也不需要限制所谓的恩情,只是他一厢情愿,那是我用【人鱼之肉】布局,想要引出更多的家伙来……他只是被殃及鱼池了!”

    秦然说完,就向一侧走了几步。

    与狩魔士拉开距离后,向着对方一招手。

    “来!”

    秦然不习惯欺负老实人。

    就好像他从不畏惧战斗一样。

    狩魔士一愣。

    然后,笑出了声。

    “又是一个别扭的傻瓜吗?”

    对方这样的说着,行动却是不慢。

    手中的香烟一弹。

    呼!

    点燃的香烟,仿佛一颗流星,直射秦然的面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