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四章 府.刀.桥
    “‘他’太过自然和刻意了……对这里,‘他’很熟悉,熟悉到完全不需要查探的地步,就直接来到了保险库前,并且,十分‘自然’的露出了面容,仿佛看不到那么大的摄像头一样!”

    “而在保险库内,对方更是十分轻易的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那副画应该是还有着其它的遮挡,但对方从进入保险库,到撕下遮挡物,再到拿着那幅画出现在镜头里,只是几秒钟而已!”

    “除非那个保险库十分的小,小到了仅有一两件藏品,而这显然不可能,没有谁会因为一两件藏品而建立一座保险库,假如真的是因为一两件藏品而建立藏宝库的话,那件东西会珍贵到什么地步?那么珍贵的东西,保安会空虚到让人如入无人之境吗?”

    “还有……”

    “钥匙!”

    秦然深吸了口气,抬手指了暂停画面中‘自己’手中的钥匙。

    “保险库的钥匙,一般会放在哪里?”

    秦然说着,看向了听得连连点头的老探长。

    “别我想象中的还有仔细。”

    “不论是谁,保险库的钥匙都必然会放在自认为最安全的地方最大的可能就是自己的身边,较小的可能会交给最信任的人,或者放在某个地方。”

    老探长夸赞了一句后,回答着。

    “没错,但现在是……钥匙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秦然点了点头,语调带着莫名的意味。

    “你是说?”

    老探长很敏锐的把握到了秦然的意思。

    之前,迪科临别时的话语,老探长可没有忘记。

    “很简单,我们去查探一番就好!”

    秦然笑着说道。

    ……

    艾利特尔加府邸。

    站在德林街的街道口,背靠着贫民区,向前望去,视野中最高处,拥有着白色屋顶的就是。

    当然,那是府邸的一角。

    披着一个黑色斗篷,散发着淡淡咸鱼味的秦然跟在老探长的身后,从一条笔直的马路而上。

    才真正意义上的看到了这座府邸。

    按照马路的倾斜程度,秦然能够看出,这里原本是一个半山腰,在街口看到的屋顶则应该是山巅。

    “整座山都是艾利特尔加府邸?”

    秦然诧异的问道。

    “准确的说,艾利特尔加府邸选择了这座山,然后出现了整个富人区、商业街,它们最初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艾利特尔加家族服务,一些传说更是说炎城都是因为艾利特尔加家族而建立的我以前一直认为是传说,但……看到你们后,对于这个传说,我认为它是可信的。”

    老探长缓缓的说道。

    特权阶级的可怕,老探长早已明了。

    但里世界无疑更加的可怕。

    而当两者结合后,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形?

    老探长自己都不敢想象。

    一座城市为一个家族服务,看似荒诞不经,却未必不是最为真实的。

    看着道路尽头的高门大院,一队十人的保镖正在门前来回巡视,而这只是明面上,秦然能够感觉的到,在他们出现在山脚的时候,就有不止一道目光跟着他们。

    老探长快步的走了上去,秦然没有停留的跟在后面。

    “欧克探长?”

    门前的保镖队伍认得老探长,只是很好奇老探长的出现。

    他们并不认为对方有资格和自己的雇主来往,哪怕出现了那样的盗窃事件,对方也只不过是走个过场。

    事实上,连对方的顶头上司,都没有资格随意见到自己的雇主。

    因此,惊讶之后,就是警惕。

    其中领头的目光更是不住的打量着用帽兜遮盖面容的秦然。

    对方很明显的感觉到,秦然要远远比老探长危险。

    “嗨,各位不要紧张……我来领赏金!”

    老探长这样的说道。

    然后,一把拽下了秦然的帽兜。

    当秦然的面容露出来的时候,周围的保镖们就是一愣,满脸的愕然。

    “各位,我认为我们应该进去说,顺带的谈谈我们的赏金的事情!如果你们做不了主,我认为我可以见见艾利特尔加先生。”

    老探长微笑的说道。

    保镖队长拿起无线电对讲机,转身低声说了片刻后,那完全由青铜打造的门从里面传来了一阵声响。

    并不是全开,只是一侧的一个小门。

    “请!”

    保镖队长说道。

    老探长没有在意,径直的跟了上去。

    秦然默不作声的跟在后面,抬眼打量着四周。

    想要见那位大富豪艾利特尔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在秦然有了一些猜测后,更是明白,对方拥有着远超常人想象的身份。

    所以,他想到了这样的小把戏。

    虽然看起来有些简单,但无疑是很好用的。

    至少,他们进到了这个府邸内。

    跟在保镖队长的身后,秦然、老探长先是走了大约二十米,然后来到了一辆能够乘坐三人的代步车前。

    保镖队长坐在了驾驶位置,秦然、老探长坐在后排。

    代步车稳稳的启动,沿着大门后的道路继续向上行驶着,两边的景色不停的后退着。

    绿油油的草坪,远处是茂密的树林。

    群芳斗艳的花圃,飘散着淡淡的香气。

    鸟语、虫鸣,络绎不绝。

    代步车转过了一个弯后,眼前豁然开朗,景色更是随之一变。

    湖!

    一座波光粼粼的大湖,湖边堤岸连绵,湖上石桥拱起。

    石桥前,一个衣着褴褛的男子,背负着一把狭长长刀,好似石像一般站在那里,当看到代步车后,男子挪动脚步,为代步车让开了道路。

    步伐僵硬的就好似机器人。

    秦然的目光却是紧紧的盯着对方。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对方背上的刀。

    虽然仅仅看到刀柄和一截刀鞘,但秦然的鼻间已经闻到了一股血腥气味,眼前更仿佛是血光崩现,耳中则是传来了成百上前亡魂的哀嚎与怨喊。

    这是……凶刀!

    秦然心底惊异的评价着。

    坐在代步车上的他与对方擦肩而过。

    呼!

    代步车驶上了石桥,一阵微风吹来。

    起风了。

    雾气不止何时充斥湖面。

    波光粼粼的湖面,变得灰蒙蒙一片。

    哗!

    一阵破开水面的响声从左侧传来,坐在秦然身旁的老探长随之惊呼出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