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章 作死
    夜晚的圣辉中学,被浓郁的雾气所笼罩。

    黑暗与雾气遮挡着常人的视线。

    即使是灯光,也无法射出。

    三道身影小心翼翼,一前两后的进入到了主教学楼。

    跟在坦娅身后的克娜一手拉着一副迷糊模样的陈,鼻子不停的耸动着,似乎是在嗅着什么气味。

    同时,抬起了手中的手电筒。

    大功率的手电筒,在浓雾中,只能够达到不足5米的照射的范围。

    光线与边缘,雾气朦胧、翻滚,就好似有什么怪物会在下一刻冲出来一般。

    事实上,克娜已经闻到了不一般的气味。

    “你确定在这里吗?”

    克娜问道。

    “吾之仆从告知吾之地……”

    “说人话!”

    半妖语气不好的打断了对方。

    如果不是她的好友因为超度而陷入了眼前这种很特殊的状态,她根本不需要依靠占扑来判断凶手是谁。

    以她好友的‘能力’,完全可以直接询问那些死去的灵魂就好了。

    只是现在却不得不依靠他人……

    一个是那样的不靠谱。

    另一个却是那样的可怕。

    “可恶!”

    一想到秦然,半妖心底咒骂着。

    对于秦然的惧怕,让她本能的抵触着秦然,但她同样的需要获得帮助,所以,在做了数次思想准备后,她才下定决心付出相应的代价来获得秦然的帮助。

    即使是对半妖来说,这样的代价也是相当的。

    可……

    当她来到旧校舍时,才发现秦然根本不在。

    那种拼尽全力的一拳打在了空气里的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难受到她几乎克制不住血脉的影响。

    而坦娅的话则很干脆的点燃了这丝怒火。

    “汝听不懂吾之话语……”

    呼!

    一层薄薄的火焰出现在了半妖的手掌上。

    “相信我,跟我来!”

    坦娅正色道。

    说完,主动的加快了步伐。

    三人从一层大厅径直的向着左侧的楼梯间走去。

    楼梯间向上就是通往二层的阶梯。

    而在阶梯的下方,却有着一片空荡。

    大部分会堆积一些不用的杂物。

    例如:废弃的课桌之类的。

    只是这个时候,这里却是空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的东西。

    但三人却是一愣。

    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她们全都清晰的看到了在阶梯下侧的空荡处,有着一扇比平常的门要短一半的木门。

    “门。”

    陈呆愣愣的指着那扇门。

    “接下来呢?”

    克娜扭头看着坦娅问道。

    “吾之能力暂时被封印……我只是占卜到这里,剩下的就不知道了!”

    坦娅下意识的回答着,不过在面对克娜握紧的拳头时,话语立刻的正常起来。

    “真是半吊子!”

    “连灵学姐的……”

    半妖听到这样的话,气哼哼的说着。

    不过,话语还没有说完,她就住嘴了。

    即使‘能力’不足,眼前的人也是为了帮助她们而来,虽然她给予了酬劳,但并不代表她可以随意的侮辱对方。

    当然了,之前的话出口了,现在想要收回是不可能了。

    半妖的性格早就决定了她的行为方式。

    “继续前进!”

    克娜说着,替换了坦娅的位置,走在了最前面。

    吱呀!

    带着一声令人牙酸的动静,那道矮门被推开了。

    克娜诧异的看着这扇门。

    这扇门远比看到的还要沉重,以她半妖的力气都需要几近拼尽全力。

    很自然的,这门根本不是什么木质的,而是金属,一种特殊的,她暂时不能够确认的金属。

    呼!

    狂风从门后吹来。

    克娜抬手挡在了脸前,仅露出双眼观察着门后。

    几乎立足不稳的坦娅很自觉的拉着陈站在了半妖的身后。

    “吾之仆从告知我,这里很危险!”

    “应当等待吾之骑士的到来!”

    坦娅看了一眼门后黑漆漆的通道后,张嘴的说道。

    “等不及了!”

    克娜没有理会恢复常态的坦娅,话音落下,就向里走去。

    经过数次考虑才下定决心,却又没找到秦然的半妖,已经没有了再去尝试一次的勇气,就仿佛是面对危机时,一时热血的无谓。

    当热血消退后,就是恐惧了。

    半妖的情况类似。

    她现在选择相信自己。

    看着走入通道的克娜,陈也跟着随后进入,坦娅犹豫了片刻,当看到更多的雾气涌来时,毫不犹豫的走入其中。

    虽然脑子有病,但坦娅不傻。

    她能够分得清楚,哪里是安全的。

    或者说……

    暂时安全。

    吱呀!

    砰!

    就在三人全都走进通道后,那扇沉重的门,径直的关上了。

    沉闷的响声,让坦娅全身一抖。

    克娜也是面色凝重。

    以她都要拼尽全力才能够开启的门,可不要指望什么风的吹动,就能够把门关上。

    只有一个可能

    机关!

    “吾之仆从告诉我,危险越来越近了!”

    坦娅声音颤抖的说着。

    “闭嘴!”

    克娜低喝一声。

    随着门的关闭,她也本能的发现了不对,可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可能后悔了,只能是继续向前。

    通道内,没有了雾气的遮掩。

    随着大功率手电筒的强光,黑暗被驱散了。

    通道的原貌显露了出来。

    一个不大,只有10平米左右的小厅,内里满是灰尘,随着三人的走动,这些灰尘纷纷的飞了起来,在灯光的照射下,点点粒粒的,清晰可见。

    小厅正对着门的方向,则是一条向下的走廊。

    阶梯沿着石柱盘旋而下,蜿蜒回旋,手电只能够找到一角。

    剩余的部分则是黑暗。

    甚至,在灯光的衬托下,显得越发的深邃了。

    克娜深吸了一口气,踏上了阶梯。

    陈跟了上去。

    坦娅虽然害怕,但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选择了。

    三人缓步向下,手电筒的灯光驱散了前边的黑暗,后边则快速的被黑暗吞噬,三人就好似是一个发光的玻璃球,被吞入了某中狭长的胃中。

    走廊的长度远超想象。

    三人走了十分钟,才来到了地步。

    这里是一个与上面小厅差不多的房间。

    只是,在房间的中央,却有着……

    一口井。

    滴答、滴答。

    水珠落地声,从井里传出,盘随着浅吟淡唱的歌声。

    “黄昏、还魂,雪柳、血流……”

    “人士、人死,稀奇、吸气……”

    古怪的歌词,让克娜脸色大变。

    她瞪大了双眼看向了那口井。

    即使是坦娅也满是不可置信。

    “这、这不是……”

    这样的震惊,甚至让坦娅无法保持常态。

    不过,没有等到她的话语说完。

    一道身影已经缓缓的从井中漂浮出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