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八章 尖叫
    在将圣辉中学巡视一遍,并没有任何发现后,秦然返回了位于旧校舍的宿舍。

    简单的整理后,秦然坐在了床上,整理着进入到眼前副本世界后所发生的一切。

    很显然,眼前的副本世界,已经超出了他以往的认知。

    妖魔。

    这是他在游戏中从未听说过的。

    当然,秦然也不否认,他没听说过的有很多。

    毕竟,没有哪个玩家能够准确的确认所有的副本世界。

    尤其是随着副本次数增加,而难度不断增加,逐渐脱离了现实的副本世界更是如此。

    不过,一些东西却也是有规律可循的。

    “第五次副本难度开始有了显著的增加,而第六次更是变得完全脱离了现实……”

    “所以,那些以度过副本次数来区分的玩家,才会认为度过第五次副本,就是资深者。”

    秦然向着之前与无法无天的闲聊。

    虽然他更加倾向于达到人物模板极限才是资深者的说法,但是这个时候想来,以次数为依据的玩家,也不是没有道理。

    甚至,以一般情况来说,这样才是更符合常理的。

    至于他?

    尽管不是绝无仅有的,但也是一个例外。

    决死一搏的进入到地下游戏,无意中占尽了先机,且从无法无天处得到了一些游戏的秘密,让他更好的规划自身的游戏之旅。

    接着,学会了【晨曦骑士锻体术】这一特殊的技能,让他快速的将潜力化为了优势。

    从而一直保持着某种程度上的主动。

    “必须要继续保持这样的主动!”

    体会到主动优势的秦然微眯的双眼中精光闪烁。

    他可不打算放弃这样的优势。

    事实上,已经尝到了其中甜头的秦然,也绝对不会放弃。

    更何况,他现在不是高枕无忧了。

    他还有着一个敌人:掮客。

    一想到那个家伙,秦然忍不住的吸了口气,开始摒弃着脑海中无谓的想法,专心致志的思考眼前的副本世界了。

    因为,秦然可不想死在对方的手中。

    那么……

    只剩下了不同的强大。

    用一次次更高的通关评价来换取更加强大的实力。

    “妖魔,隐藏在人的体内,在没有爆发前基本无法查探到不同也有可能是我感知不够的缘故。”

    “而在克娜的身上,我明显的发现了不同!”

    “她应该是妖魔和人的混血才对,还有……”

    “葬仪社!”

    一想到这个组织,秦然心底就是一沉。

    虽然他现在还没有接触过对方,但是从克娜透露出来的信息来看,‘葬仪社’应该是专门针对妖魔这一存在的组织:既要掩盖事实的真相,不让更多的普通人得知,也应该会提前处理一些妖魔,不让它们危害到普通人。

    不过,秦然更在意的是这个组织存在的意义。

    无疑,在眼前的副本世界中,已经有了自身的神秘体系,且是相当完善的那种。

    对他这个‘外来者’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就算是有着系统安排的身份,他也需要小心翼翼的,不让对方抓住把柄。

    不然的话……

    秦然不知道眼前的副本世界是怎么对待‘异界来客’的,但是在【通灵者搭档】世界中,‘异界来客’一般都是和珍惜的实验材料、知识挂钩。

    当然了,为了得到这样珍惜的实验材料、知识,手段肯定是会暴力一些。

    “真是麻烦!”

    秦然回忆着脑海中简单的属于他的那份‘老师记忆’,忍不住的暗自嘀咕。

    虽然从某些方面,让秦然证实了圣辉中学是很重要的一点,但是同样这个身份也在限制着他。

    至少,他在大多数人前不能够表现出不符和‘老师’身份的事情来。

    “怎么才能将这个身份变得没有那么多限制……”

    思考中的秦然,猛地抬起头。

    他的耳中,传来了敲门声。

    并不是他所在房间的门,而是旧校舍的大门。

    咚、咚咚。

    敲门声很有节奏,但是在这深夜,这样的节奏却让人心底感到发毛。

    而当敲门的人一身孝服时,更是能让人从后背窜上一股凉气。

    秦然打开门看着眼前披麻戴孝的男子后,眉头就是一皱。

    不仅是因为对方的妆扮,还因为对方脸上戴着的面具。

    银色的面具,在没有光亮的旧校舍前,依旧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上面用血色的颜料画着一个哭泣的表情。

    “见过‘告死鸟’阁下!”

    隔着面具,一道漂浮的声音响起。

    秦然一愣。

    然后,马上反应了过来。

    声望与称号!

    很容易被忽视的两者,在这个时候在发挥着作用。

    还是意想不到的作用。

    秦然双眼又一次的眯了起来。

    一直苦于‘身份限制’的他,有了一个不错的主意。

    只是,眼前的人则有些误会。

    “阁下并没有隐藏身份,您不是一个籍籍无名之辈,且葬仪社也并不是一个无序的小组织,在阁下成为圣辉中学的老师时,我们就受到了相应的消息,可没有想到的是……”

    “您的动作会这么快!”

    “竟然当下就消灭了吞口女!”

    “不愧是被关注的猎魔人,那么,这些赏金请您收下!”

    葬仪社的成员,掏出一个白色、写了‘奠’字的布袋,递给了秦然。

    扫视了一眼,确认没有危险后,秦然接过了布袋。

    布袋有点沉,里面发出的声音,让秦然判断是纸币一类。

    可这样的袋子,却让他感到不舒服。

    仿佛就是接过了一袋子冥币般。

    即使明知是酬金。

    不过,随着酬金的出现,秦然对于葬仪社的评价又高了一层。

    “以酬金来推动他人狩猎妖魔吗?”

    “必然需要极为庞大的经济实力,一般的民间组织可没有这样的实力……”

    “类政.府组织吗”

    秦然心底推断着。

    而看着秦然接过酬金的葬仪社成员,则是立刻再次开口。

    “虽然葬仪社不会限制任何猎魔人的自由,但是‘告死鸟’阁下请一定要小心圣辉中学!”

    “这里发生的事情很不对劲,我已经上报,很快会有‘猎手’来处理,在此之前请您保持警惕!”

    “我是李,负责圣辉中学一片的葬仪社成员,如果您有什么事,可以联系我。”

    “很高兴见到您,告辞了!”

    名为李的男子在秦然接过了小纸片后,就一欠身,缓缓的步入了身后的黑暗。

    秦然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与黑色融为一体的技巧,没有更多的表示,转身就返回了校舍内。

    他很清楚对方这样故意的表现是为了什么。

    展示自己,震慑他。

    只是……

    和超凡级别的【潜行】差的太多了。

    完全不值得秦然放在心上。

    不过,对方表现出的态度,或者说代表着的葬仪社态度,却让秦然在意。

    “恩威并施……”

    “权术吗?”

    秦然略带嘲讽的说道。

    接着,他的注意力就完全的放到了他刚刚想到的计划上。

    并且快速的将其完善着。

    黑夜退去,太阳再一次的升起时,一声尖叫却打破了晨光的安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