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九章 寻找
    言语如刀似剑。

    锋锐的插入了眼前‘神灵’的内心。

    不,准确的说是,眼前的‘神灵’感受到自身的尊严受到了挑衅。

    它早已经没有了神智。

    残存的丁点儿力量被唤醒之后,就只有本能的行为。

    但这并不妨碍眼前的神灵铭记着类似秦然这样的生物,该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它才是正确的。

    匍匐在地。

    大声祈祷。

    这才是应有的。

    而不是诋毁与……不屑。

    没错,就是不屑。

    哪怕只是残存的丁点儿力量,眼前的‘神灵’也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秦然那种不屑的情绪。

    这让它越发的愤怒了。

    ‘神灵’的愤怒好似潮汐。

    风起云涌间,人类、狮子和蛇,三颗头颅仰天怒吼。

    它举起了手中的长矛。

    光辉开始绽放。

    下一刻,长矛一挥!

    轰隆隆!

    黑色的天地,被一道闪电打破。

    炽白色的光亮,带着毁灭一切的气息,向着秦然而去。

    就如同是从天空中坠下的流星。

    然后……

    挡在秦然身前的原罪之兽中属于‘暴食’的头颅,悍然的张开了乌黑的大嘴,一口将其吞噬。

    轰!

    爆炸发生了。

    ‘暴食’被炸得粉身碎骨。

    “罪恶的人,必受惩……”

    ‘神灵’高喊着。

    它再一次遵循本能的来显示着自己的权威。

    可惜这样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戛然而止了。

    被炸得粉碎的‘暴食’头颅,随着原罪之兽的其它头颅吸了一口周围的黑色负能量后,竟然就这样的再次长了出来。

    而且,一长出来就对着‘神灵’发出了一声嘲讽的咆哮。

    面对着这样‘不知好歹’的原罪之兽,‘神灵’再次举起了自己的长矛。

    轰隆隆!

    更多的仿佛雷霆一般的炽白色亮光。

    毁灭的气息又一次的出现。

    原罪之兽却毫无畏惧的冲向了拥有着这样气息的‘神灵’,就如同真正的野兽一样,扑了上去。

    一颗头颅被打爆,马上就生长出另外一颗头颅。

    身体破损了,一口负能量就马上复原。

    在浓郁负能量的气息下,原罪之兽就仿佛是生命力最旺盛的野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但更让惊讶的是,经历了初期的不适应后,原罪之兽竟然对‘神灵’造成了伤害。

    ‘懒惰’与‘神灵’蛇的头颅缠绕,让蛇的头颅昏昏欲睡。

    ‘愤怒’与‘神灵’狮的头颅缠绕,让狮的头颅仰天大吼。

    ‘色.欲’与‘神灵’人的头颅缠绕,让人的头颅产生了迷茫、困惑。

    而属于‘暴食’‘贪婪’‘嫉妒’的三颗头颅,缠绕着‘神灵’的四肢,并且不停的撕咬着那庞大的身躯。

    唯有‘傲慢’没有动。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傲慢’对那根长矛和那架天枰有了兴趣,正在细细的观察。

    一种极其霸道的观察。

    以原罪之力侵入其中!

    有着庞大的负能量作为后盾,原罪之力堪比是无孔不入的毒虫,以侵蚀的方式漫延其中。

    呜!

    负能量的风暴越发的狂暴了。

    笼罩在锡兰市郊区的负能量防御完全的崩塌了,它们化为了最为纯净的负能量,融入到了风暴内。

    而风暴更是毫无保留的供养着原罪之兽。

    让它越发的强大、可怕。

    黑色逐渐的褪去。

    仅剩余锡兰市中心广场天空上的一片。

    但有些人宁肯一切还保持着原样。

    他们看到了什么?

    审判之神!

    神话中都值得令人敬畏的神灵。

    可是……

    此刻的审判之神却被压制了。

    被秦然压制着。

    包括斯穆特在内,在负能量防御消失后,就匆匆赶到这里的神秘侧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淡然站在一旁的秦然与从秦然身上蔓延而出的原罪之兽。

    “这、这是什么?”

    艾辛德这位预备役骑士,几乎是以呻吟的口吻问道。

    “灵祖!”

    斯穆特、西蒙、迈耶却是异口同声的回答着。

    灵祖一词的出现。

    让匆匆赶来的神秘侧众人全部的安静下来。

    他们面面相觑,相互对望。

    惊讶、敬畏、恐惧等等神情一一浮现,然后彻底的融入到了那不敢置信的神情中。

    然后,他们看向秦然的目光也变得格外古怪起来。

    恶魔血裔。

    已经是让人无比惊讶的血脉了。

    远远的超过了神秘侧内一些家族的精灵、矮人、侏儒等血脉。

    但当恶魔血裔再加上一个灵祖之裔的话……

    ‘我的助手,犹如乌鸦,带来不详,名为告死,身带混沌,心有光明,犹如王者,君临大地。’

    这样的预言又一次浮现在了在场众人的心底。

    他们第一次不再是以讥讽、玩笑的心态去看待这个预言。

    接着,他们想到了另外一则消息:秦然是圣骑士转世。

    嘶!

    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这个时候才发现,一个人竟然会这么可怕。

    拥有着号称至圣、守序的圣骑士的灵魂,却同时拥有恶魔、灵祖两种邪恶的血脉。

    然后,他们的心底就是一阵庆幸。

    他们在庆幸,秦然拥有着圣骑士的灵魂,是懂得克制的。

    不然的话,面对一个拥有两种至邪血脉的家伙,可是足以让任何人都头疼的。

    看看眼前的‘神灵’投影吧!

    在神话中,它几近是无所不能,是公正、强大的代表。

    但现在……

    却只能够在恶魔、灵祖的血脉之下苟延残喘了。

    可即使这样的苟延残喘,它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

    站在这里的每一个神秘侧成员都能够承认这一点。

    同样的,他们更加承认的是,秦然比对方更加的强大。

    奥哈拉缓步的走下了那栋建筑。

    没有了更多负能量的压制,圣堂大执事逐渐的恢复了正常,她向着秦然走去。

    围观的神秘侧众人没有谁敢于阻拦。

    既因为她圣堂大执事的身份,更因为传闻中‘转世’修斯的恋人身份。

    而现在,那位转世者正显露出了‘连神都杀给你看’的戏码,没有谁敢在这个时候,不开眼的去触霉头。

    他们可不想成为转世者脚下的尸骸、功勋。

    奥哈拉毫无阻碍的出现在了秦然的身旁,脉脉含情的看着秦然。

    在来锡兰市前,奥哈拉心中是有着一些打算的。

    她不会让秦然冒险。

    因为,她不想要经历一次痛心了。

    所以,她早已决定出现了什么危机的话,就该她成为秦然的盾牌了。

    简单的说,奥哈拉抱着牺牲之心来到了锡兰市。

    并且,锡兰市的恶状,让她更是有了觉悟。

    只是……

    不需要了!

    一切都不需要了!

    秦然的强大,打破了一切。

    他没有需要她做任何事情,只是静静的跟在他的身旁。

    不需要紧张,更不需要担忧。

    虽然没有帮上忙,有些小小的失落,但奥哈拉更喜欢现在的感觉。

    “你,回来真好!”

    奥哈拉轻声的说着。

    秦然一哆嗦。

    在被奥哈拉用炽热眼神看着的时候,秦然就浑身不自在,如果不是由七原罪组成的原罪之兽让他暂时无法移动的话,他此刻一定会跑的。

    而现在?

    “嗯!”

    秦然故作淡然的点了点头。

    奥哈拉看着似乎所有事情都尽在把握的秦然,那种安心的感觉涌上心头,又一次笑了起来。

    笑得秦然藏在袖子中的双手都一抖。

    嘎!

    一声脆响。

    响亮的好似打雷的脆响。

    ‘神灵’的身躯破碎了。

    在原罪之兽的撕咬下,那一丁点儿的力量终于消耗殆尽了。

    失去了最后的力量,‘神灵’巨大的身躯再一次的变为了……石头!

    破落神庙的石头。

    不过,秦然却没有关心这些。

    哪怕他看到了石头中的金色闪光。

    他的感知覆盖着附近,寻找着

    ‘堕落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