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七章 审判
    看着‘秦然’比划出的口型。

    布雷德一愣。

    而眼前的‘秦然’却在布雷德一愣间,就化为了虚无,从黑色的桎梏中消失不见。

    或许布雷德在某些方面与常人不同。

    但他的实力却是真实的。

    不然也不会由他出面主持这次计划。

    就在‘秦然’消失不见的刹那,布雷德没有回头,更没有转身,迈开步子跳上了祭台。

    呼!

    黑色如同胶质的液体,从他的背部喷涌出来,如同是炸裂的地下管道,径直将在他身后现身的‘秦然’笼罩其中。

    不同于之前的禁锢。

    这一次的黑色胶质液体内带着强烈的腐蚀。

    淋在‘秦然’的身上后,呼吸间,‘秦然’就变为了一个黑皮、红眼的骷髅。

    摸了一把带有强腐蚀性的液体,高等邪灵‘血腥玛丽’的骷髅脸上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

    “邪灵!”

    布雷德狂热的声音咆哮着。

    “该死!”

    布雷德冷淡的声音宣判着。

    但这只是换来了‘血腥玛丽’更多的嘲讽,

    它抬起手指了指周围。

    浓郁的黑色在这个时候沸腾了。

    遮蔽着阳光、侵蚀着生命的负能量旋转起来。

    一个又一个的漩涡在平地生成。

    风暴来了。

    完全由负能量形成的风暴,拔地而起。

    亡魂的哀嚎。

    恶灵的怒吼。

    死亡,如影随形。

    生机,一去不返。

    “一个高等邪灵。你在吓唬我吗?”

    “你知不知道这是我搭建的舞台,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又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呢?”

    布雷德狂热的声音吼着。

    冷淡的声音没有开口,似乎不屑于开口。

    但有人开口了。

    而且,不是一个。

    “吓唬你?该死的家伙,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

    “有必要吗?很累的。”

    “看起来,一点都不好吃!”

    “可惜长得太丑!”

    “我喜欢他的外套,我也想要!”

    “我为什么没有这样的祭台?”

    “哼!”

    一句话,一个人。

    逐渐的在负能量风暴中显出了身影。

    每出现一个人,锡兰市的负能量就弱一分。

    并不是消散了,而是再次的聚集。

    如同是鲸吞水一般,弥漫在整个城市、周边的负能量都想着城市中心的广场聚集着。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在向着这七个‘人’身边聚集着。

    风暴越发的猛烈。

    黑色的闪电撕裂着天空与大地。

    天空被侵染,失去光亮。

    大地被侵染,失去生机。

    黑色的负能量,以远比之前更为狂暴的姿态掠夺着无数生灵的生命。

    可是……

    七个身处在这样风暴眼中的‘人’却是是那样的舒适。

    而对外狂暴的负能量风暴,对内里的‘人’则是乖巧、温顺。

    好似忠诚的奴隶面对着主人。

    它们无私的奉献着自己。

    它们让自己当做了养料。

    滋养着世间最邪恶的原罪。

    一切都在遵循着世间的规则。

    七道身影,七个相同的容貌。

    七个看似同样的秦然。

    却带着七种不同的气质。

    在负能量的风暴中,它们注视着布雷德。

    邪异的气息。

    原罪的注视。

    上一刻还狂妄无比、叫嚣不已的布雷德,这一刻就僵直在了原地,他的身躯好似被冻僵。

    从心脏开始,那股沁入灵魂深处的冰冷,漫延到了全身各处。

    直至冻彻灵魂。

    高等邪灵一笑。

    它如同一位彬彬有礼的演员,鞠躬弯腰,向着四周的‘观众’示意感谢,然后,消失不见。

    它的任务已经完成。

    舞台留给了色.欲、贪婪、暴食、懒惰、愤怒、妒忌、傲慢。

    七位原罪,则以自己的心思肆虐着这里。

    很自然的来自南方古国的神秘侧成员,则是被肆虐的对象。

    色.欲吟吟浅笑,寻找着外貌俊美的目标。

    贪婪与妒忌一起鼓动着目标心底的执念。

    愤怒则趁虚而入。

    暴食与懒惰相互合作,那些被选中的目标,很快就忘却了一切,只知道吃与睡。

    但这些南方古国的神秘侧成员却没有发现自身的异样。

    他们认为这就是他们应该追求的。

    他们开始忘却了教条,屈从于自身的欲.望。

    他们欢呼、呐喊。

    他们生机流逝。

    他们迎接死亡。

    “灵、灵祖!”

    布雷德艰难的吐出了两个字。

    不是狂热之声。

    也不是冷淡之声。

    而是完全的、真正意义上属于布雷德自己的声音。

    布雷德很久没有使用自己的声音了。

    既有着天生的原因,也有着派系的原因。

    他选择的道路,让他根本无法保持更多的自我。

    虽然他很有可能完成他所在派系中没有人能够完成的壮举,但是眼前的一切却在明白的告诉他:一切都完蛋了。

    不仅是他积年累月的谋划,还有他的野心。

    都随着眼前灵祖的出现而功亏一篑。

    “巴里!”

    “混蛋的家伙!”

    “我一定会让你不得好死的!”

    “还有你们!”

    “即使你们是灵祖也是一样!”

    狂热、冷淡和真正的声音,三道声音齐齐的出现在了布雷德的嘴中。

    接着

    砰!

    布兰德那个布满了疤痕的头颅,就这样的爆裂开来。

    两道闪烁着别样光芒的晶石就这样的从布雷德的脑袋中飞出。

    轰!

    飞出的晶石,几乎是在接触到空气的一瞬间,就爆炸开来。

    原本只是失去了脑袋,还有着身躯的布雷德,在这样的爆炸中彻底的消失了。

    不仅仅是身躯,就连随身所带的物品,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但在锡兰市的银行墙壁。

    或者准确一点说是:曾经的神庙墙壁上,那诸神的画像开始闪动着完全不属于人间的光芒。

    一个个的画像亮起。

    接着,又一个个的熄灭。

    到了最后,唯有一个最为完整的画像彻底的亮了起来。

    一手拿着天枰,一手握着长矛,拥有三颗头颅,男人、狮子与蛇的神灵从壁画中缓步的走出。

    那身影虚幻,不真实。

    就如同男人头颅上,被纱巾遮挡着的双眼一般。

    “审判!”

    虚幻的身影高声大呼。

    男人、狮子与蛇的头颅,一起仰天长啸。

    啸声震耳欲聋。

    可下一刻,就被直接掩盖。

    轰!

    一道燃起火焰的身影,犹如一颗坠落的流星,急速的落下。

    烈焰。

    巨剑。

    当头砸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