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九章 恶意的觊觎(第二更)
    卷轴由山羊皮和橡木杆组成。?中文?小说bsp;   长不过15公分作用,但重量却有些出乎秦然的预料。

    看起来不太厚重的卷轴,至少有着10斤以上的分量。

    不过,真正让秦然惊讶的却是卷轴本身

    【名称:亡者的低语】

    【类型:卷轴】

    【品质:稀有】

    【属性:盟约:1/1】

    【特效:无】

    【需求:无】

    【备注:这是由‘地上之神’妮凯蕾亲手撰写的卷轴,用于特殊的时刻,将会发挥出想象不到的功用】

    ……

    【盟约:你将与眼前的所有亡灵生物签订一份你情我愿的盟约;花费2000积分,你将可以用卷轴召唤它们】

    ……

    “果然,眼前的一切都在你的‘注视’下吗?”

    秦然低声自语着。

    他很清楚,这张卷轴出现在他手中的目的。

    因此,转过身,对着奥哈拉说道:“我们除非的时间得稍微推移一下了,我需要离开一下。”

    “好的,2567你要注意安全!”

    奥哈拉没有任何的反对。

    但那种关系亲密的叮嘱却让艾丽.琼斯再一次的对圣堂大执事怒目而视。

    不过,奥哈拉却始终无视着少女的目光。

    这让少女越发的气恼了。

    她狠狠的等了奥哈拉一眼后,气冲冲的向着楼上的房间走去。

    自始至终的,奥哈拉都面带微笑。

    希蒙斯、查尔斯两人互视了一眼后,一耸肩返回了各自的房间。

    塔丽.兰奇离开了一直倚着的墙壁,如同是猫一般的伸了一个懒腰,丝毫没有在意奥哈拉的目光,径直的将自己曼妙的身材展现了出来。

    “我订了旅店的最后一间房,你需要吗?”

    “我可以让给你。”

    塔丽.兰奇这样的说道。

    “不需要!”

    “我在这里等2567就好!”

    圣堂大执事强调着。

    “2567吗?”

    塔丽.兰奇没有任何压低声音的意思,很是直接的就在奥哈拉的面前自语起来,而且语气莫名。

    顿时,圣堂大执事看向塔丽.兰奇的目光就变得警惕起来。

    “不要误会,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晚安,大执事阁下!”

    塔丽.兰奇笑着说道。

    然后,就以摇曳生姿的步伐离开了房间。

    而在对方的身后,奥哈拉的眉头却是紧紧的皱起。

    好奇?

    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有了好奇后,会有什么结果?

    奥哈拉实在是太清楚。

    而她更加清楚的是,塔丽.兰奇远不是艾丽.琼斯那样的小姑娘般好对付。

    她需要更加小心应对才是。

    已经失去了一次修斯,她不想要再失去第二次。

    不论是以什么样的方式。

    ……

    驾驶着一辆改.装.车的艾辛德以眼角的余光打量着眉头微皱奥哈拉。

    在四天前,离开霍隆斯港口时,这位圣堂大执事的神情中就充斥着‘我不高兴,别惹我’等意思。

    以至于在这四天以来,艾辛德大气都不敢出。

    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知道,如何让自己不卷入其中。

    至于秦然?

    艾辛德通过后视镜,偷看了一眼。

    在后排座位上,秦然上半身靠着自己的背包,双腿平放在座椅上,整个人都陷入了酣睡。

    立刻,艾辛德就又将呼吸的声音变小了一点。

    如果说圣堂大执事的心情不好,让艾辛德小心翼翼的话。

    那么可能吵醒秦然带来的后果,那就真的是胆战心惊了。

    他可是很清楚,秦然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

    那次‘落水’,他已经领教过了。

    因此,本就平稳的改.装.车,在艾辛德的驾驶下,越发的平稳了。

    不要说是急刹车了,就连路面出现一个细微的坑洞,艾辛德都会绕过去,一点都没有发挥出他座驾的优势。

    当然了,对于秦然在四天中,每天都是嗜睡的状态,艾辛德有着相当的好奇心。

    一定发生了什么。

    不然的话……

    就在艾辛德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阵哈欠声响起。

    酣睡的秦然苏醒了。

    他以中指指尖揉了揉眼睛后,翻身坐了起来,然后,一伸懒腰。

    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而僵硬的骨节立刻一阵脆响。

    “到哪里了?”

    秦然问道。

    声音有着久不开口的沙哑。

    “马上就要到锡兰市了!”

    “2567,你?”

    奥哈拉立刻扭过头回答着,她的脸上满是担忧。

    四天来,圣堂大执事固然是因为塔丽.兰奇而感到忧虑,但更多的却是秦然的酣睡。

    相较于什么都不知道艾辛德,奥哈拉可是亲眼的看到,在夜晚离开旅店还精神充沛的秦然,第二天早上回来时的萎靡不振。

    仿佛普通人连续熬夜一个月似的。

    要不是秦然身上没有其它异样的气味,奥哈拉绝对会认为秦然是做了什么。

    但这更加的让奥哈拉担心了。

    因为,抛开了那个可能后,她知道一定和那个神棍交给秦然的卷轴有关。

    “该死的神棍!”

    心底的怒骂,没有丝毫快感。

    相反,圣堂大执事看向秦然的目光越发的担忧了。

    “没事。”

    “只是出现了一些小意外现在已经恢复正常了!”

    秦然笑着说道。

    他并没有细说那晚的事情。

    做为此行的又一张底牌,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秦然并不是不相信奥哈拉和艾辛德。

    只是上次珊瑚号意外的遭袭,最后却没有找出任何的叛徒,让他留了一个心眼。

    谁也无法保证是否掌握了某种诡异的技术。

    科学与神秘侧的相结合。

    不是笑柄,就是足够名垂千古的东西。

    以巴里的表现,秦然更加相信后者。

    奥哈拉没有追问。

    圣堂大执事安全没有想那么多,她只是单纯的不想逼问秦然,不希望秦然因此而对她反感。

    “2567,我们需要去见斯穆特吗?”

    轻描淡写的,奥哈拉转移了话题。

    一个经过了圣堂大执事慎重考虑后才问出的问题。

    “嗯。”

    秦然点了点头。

    他知道如果他说不,奥哈拉就会改变行程,但秦然在在这个时候,并不介意见到那位圣骑士。

    毕竟,双方都有着共同的敌人。

    呼!

    秦然深吸了口气。

    在他的视野尽头,一片浓郁的黑色出现了。

    太阳的光芒都无法传统的黑暗,散发着腐朽、阴冷与令人感到极度不适的气息。

    哪怕还有相当远的距离,秦然已经发现了奥哈拉和艾辛德的坐立不安。

    而他?

    不论是恶魔之力,还是凯美瑞斯之眼,都是在欢呼雀跃着。

    似乎……

    看到了故乡、沃土。

    而在不远处,无数的视线,看着这辆越来越近的汽车。

    有好奇。

    也有嘲笑。

    但更多的却是一种满是恶意的觊觎。

    直接,赤.裸。

    秦然下意识的一挑眉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