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八章 劝说
    从边际一侧的暗门,走出会客大厅。

    秦然跟在范德尔身后,沿着蜿蜒的小路,来到了一座高塔前。

    高塔以白色的类大理石砌成,一些绿色的藤蔓,沿着墙壁缝隙攀爬,夹杂着成片的苔藓。

    一切就和秦然认知中的高塔没有什么差别。

    除了……

    高度!

    秦然抬起头,想要寻找这座高塔的顶端在哪里。

    但以他的视力,竟然无法确认。

    他只能够看到白色的塔身穿过了云层,消失在苍穹的模样。

    秦然以毫不掩饰的惊讶眼神,打量着眼前仿佛要连接天地的高塔。

    他可以确定,在登上圣堂岛的时候,他并没有看到过这座高塔。

    事实上,以这座高塔的高度,根本不需要登上圣堂岛,在海面上就能够清晰看到了。

    “以幻术遮掩了吗?”

    秦然心底推断着,并且猜测着眼前高塔的来历和作用。

    毕竟,就算是神秘侧想要制造遮掩的高塔,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在制造了这样的高塔后,自然是有着必须的作用。

    至于囚禁人?

    别开玩笑了。

    一座地牢可要比这样的高塔容易多了。

    “会是什么呢?”

    秦然猜测着。

    脚步却是不停,跟在范德尔的身后,推开了那看似非常具有年代气息的木门,走进了高塔。

    就在跨过门槛的一瞬间,秦然清晰的感受到了一道视线扫过他。

    虽然一闪即逝,但其中的警惕之感,却是显而易见的。

    “守卫!”

    秦然饶有兴致的看向了这层高塔内的那处阴影。

    对方的身份是毋庸置疑的。

    但令秦然感兴趣的却是对方表现出的潜行技巧。

    他所见过的圣堂人不算多,但也不算少,不论是圣骑士斯穆特,还是普通的预备役骑士,每一个人的战斗技巧都是偏向于直来直往,像是这种隐藏的技巧,秦然还是在圣堂内第一次看到。

    下意识的,秦然想到了那位老骑士贡兰森。

    同样的骑士身份,且擅长正面进攻,却有着相当刺客技巧。

    只不过,眼前的守卫和老骑士贡兰森不同。

    老骑士贡兰森是逼不得已下的‘转型’。

    而对方?

    无疑是刻意培养而出的。

    “光芒之下的阴暗吗?”

    秦然默默的想道,然后,他的目光就再次看向了范德尔。

    如果说圣堂的阴暗面在哪里滋生的话,秦然绝对会首先选择对方。

    对方的不要脸、无底线,都实在是符合这一点。

    范德尔面对秦然的目光,依旧面带温和。

    “修斯,去楼上吧,奥哈拉在那里等你!”

    对方这样说完,就走向了高塔的入口处。

    显然,对方不准备继续与秦然同行了。

    秦然一眯眼就走上了高塔内仅有一条通往上层的楼梯,当转过一个弯,看着戛然而止的楼梯和一旁仅有的木门,秦然没有丝毫的意外。

    “果然如此!”

    假设这条楼梯能够真正的连接整个高塔的话,范德尔怎么可能会让他一个人走上来。

    不过,不论是眼前的楼梯被某种手段遮掩了,还是有着其它真正能够连接整个高塔的楼梯,秦然的注意力却都放在了木门上。

    木门后,无疑就是奥哈拉。

    脑海中浮现着那位面目秀丽看不出多大岁数的女子发狂的模样,秦然忍不住的深吸了口气。

    劝服一个因为感情而发狂的女子,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秦然站在木门前,将自己准备的几套方案又过了一遍后,这才敲响了房门。

    咚、咚咚。

    木门在手指的敲击下,发出了脆响。

    “请进!”

    出乎秦然预料的是,房间内的人竟然给予了回应。

    秦然敲门本来只是一种礼仪习惯,他并没有指望一个‘自我封闭’的人会做出什么反应。

    带着惊讶,秦然推开了木门。

    充斥着书籍的房间出现在秦然的面前。

    书架、书桌是唯一的摆设。

    剩下的就是书,一本本、一摞摞,或是有序,或是随意堆放。

    奥哈拉就坐在一堆书籍间,手中捧着一本封皮全黑色的书籍,看着推门走入的秦然,这位圣堂三大执事之一,就缓缓的说道:“范德尔说服你了吗?”

    声音平静。

    甚至可以说是清冷。

    表情更是浮现着一种漠不关心的随意。

    没有初次见面时的疯狂、愤怒。

    可就是这种状态的奥哈拉,却让秦然一皱眉。

    虽然在之前听到奥哈拉的回应时,秦然就心中就预感到了事情会出乎他的预料,但在看到奥哈拉此刻的状态后,秦然才发现自己还是过于的乐观了。

    诚然,劝服一个因为感情而发狂的女子,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可劝服一个冷静状态下的人就容易了吗?

    恐怕会更难的!

    因感情而发狂,至少会让本人对一些事物的辨识变得模糊不清,在这个时候只要抓住感情一点,想要沟通的话,虽然困难,但不是不可能。

    可是,一旦这个发狂的人冷静下来,情况就会大大改变了。

    清晰的判断足以让对方建立起一层层的心理防御体系,阻挡着一次又一次的话语沟通。

    更加重要的是:从对方的问话来看,他事先准备的几套方案没有一套能够用了。

    面对着直言不讳的奥哈拉,秦然大脑急速转动着。

    同时,嘴里不往回答。

    “范德尔?”

    “那个不要脸的混蛋虽然刷新了我对不要脸的定义,但是,在某些方面来说,他的无底线更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答应他与你谈话,然后,他就把传承之殿内所有关于‘荆棘灵光’的记录给我。”

    “尽管他口口声声的说我是那位修斯圣骑士的转世,但从这个交易来看,他最在乎的还是你!”

    “知道吗?”

    “圣堂现在有了大麻烦!你的那位合作者真的是出乎预料,让西蒙、迈耶两位大执事的‘突袭’计划变得陷入泥潭,还将重伤苏醒的斯穆特扯进其中一场圣堂和西海岸政.府的战争变得不可避免了!”

    原本只是敷衍的话语,逐渐变成了一种讲述。

    因为,秦然很快就想到了眼前的女人可不是一般人。

    奥哈拉,圣堂三大执事之一。

    或许不是专职战斗的那种,但能够成为三大执事之一的对方,会是傻瓜吗?

    答案是否定的。

    因此,一些谎言和话语技巧就变得多余起来。

    说谎和玩弄话语技巧只会让对方心生警惕、厌恶。

    与其产生负面效应,还不如直接实话实说。

    或许,这样还能够有着一点希望。

    不过,秦然有些低估了奥哈拉的抵触。

    “关我什么事?”

    “如果你说完了的话,请你离开这里!”

    “一个转世圣骑士与一个犯下大错被关押的囚徒待在一起,可不是什么好事!”

    对方径直的说道。

    秦然眉头就是一皱。

    但是,很快的,把握到了一些话语信息的秦然,眉头则再次舒展开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