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四章 怜悯?仁慈?
    突如其来的万蛇嘶鸣、噬咬。

    一瞬间就让奥哈拉陷入了幻觉之中。

    不仅是奥哈拉,尼西尔也没有逃脱。

    【剑技.万蛇】半径20米的有效范围,虽然还不足以被称之为大范围,但在这建筑内却是足够了。

    而且,以秦然最强大的属性精神为判定的【剑技.万蛇】,在突袭之下,真的是无往不利。

    只是

    砰!

    一次有力而直接的拍击,奥哈拉如同是断线的风筝般,撞穿了墙壁,飞出了这个房间,深深的陷入到了走廊的墙壁上。

    而秦然却面色异样的捂着自己的左.胸.口。

    就在他准备干掉奥哈拉的时候,他的心脏突然出现了一丝异样。

    非常熟悉的感觉。

    每当欲.望之兽和恶魔之力有所躁动的时候,他都会清晰的感受到这丝异样。

    只不过,与两者迷惑、引动.欲.望不同的是,这一次却是‘怜悯’!

    没错,秦然以‘怜悯’形容这丝异样。

    因为,他很清楚的感受到,他面对束手待毙奥哈拉下不了手。

    “该死!”

    秦然心底暗骂了一声。

    对于眼前的情况,秦然只需要略微思考一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吸收了【圣堂之星】完成了额外特殊进化的【融合之心】必然又有了什么东西加入其中!

    至于是什么?

    看看【圣堂之星】的属性就知道了。

    ‘储藏着上一代圣骑士之一的生命力量!’

    想到这,秦然的脸色都快绿了。

    秦然并不讨厌真正意义上的圣骑士。

    他也不否认,这些人是值得尊敬的。

    可如果让他成为其中一员的话,秦然是死都不干的。

    实在是太束缚了。

    失去了自由的感觉,是生不如死的。

    那是一种异样的绝望。

    呼!

    深深的吸了口气,拎着【狂妄之语】的秦然大踏步的向着奥哈拉走去。

    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束缚。

    呜!

    【狂妄之语】又一次卷动着气流,向着明显陷入到昏迷中的背叛者斩去。

    之前出现的异样又一次的出现了。

    而且,带着‘妥协’。

    仅仅是某种情绪上的表达,而不是完整的意思。

    但有着凯美瑞斯之眼、恶魔之力这样的前车之鉴,秦然第一时间的停下了手中的斩击。

    压制并不是最好的办法。

    沟通才是。

    早已知道这一点的秦然就是这样做着。

    “怜悯、救赎?”

    秦然自语着。

    他的心脏则以别样的节奏跳动着。

    一道虚幻的白色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全身的金属盔甲,白色的皮肤,没有头盔,一张温和的脸上,带着对时间万物的热爱与谦卑。

    这道虚幻的身影在秦然的注视下,转身看着奥哈拉。

    两三秒后,转回身,以祈求的目光看着秦然。

    “只是她一人!”

    秦然斩钉截铁的说道。

    虚幻的身影犹豫了一下后,点了点头。

    接着,消失不见。

    秦然的目光立刻扫视着【融合之心】,可包括【圣者之刺】在内的属性、特效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圣骑士之力,不同于凯美瑞斯之眼、恶魔之力的狂暴,但也无法做到每一次的有效‘沟通’就获得一次力量上的变化……”

    “果然,‘邪恶’的一面都是这样重利益吗?”

    “怪不得很多人喜欢。”

    秦然自嘲的一笑。

    然后,他看着奥哈拉,一把将对方拎起。

    既然已经有所承诺,秦然自然不会出尔反尔,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会物尽其用。

    “尼西尔!”

    秦然一声低喝。

    陷入【剑技.万蛇】之内的尼西尔一个哆嗦的清醒过来。

    圣堂执事的脸上还带着被噬咬的恐惧。

    不过,当看到秦然手中的奥哈拉时,这样的恐惧就被震惊所代替。

    “奥哈拉她、她……”

    内心的震惊,让尼西尔的话语都变得结巴起来。

    “放心吧,她还没死!”

    “我需要你帮个忙。”

    秦然这样的说道。

    “请说!”

    松了口气的尼西尔马上点头。

    “帮我把和她一起叛变的人聚集起来!”

    秦然这样的说道。

    ……

    夜晚的海浪,由于潮水的涨退而显得分外汹涌。

    斯穆特捏着一个炼金战士的头颅,面带不屑的笑容。

    “这么多年了……巴里竟然还是这样的不上进!”

    “一些残次品,竟然还拿出来丢人现眼!”

    斯穆特说着,手掌用力。

    啪!

    炼金战士的头颅立刻就如同西瓜一样的被捏烂了。

    红白色的脑浆子混杂着一丝丝绿色,就这样的爆了出来。

    斯穆特厌恶的甩了甩手掌。

    呼!

    夜晚的海风吹过。

    腥臭的气味却弥漫不散。

    足足上百具炼金战士的尸体,就这样的随意丢弃在沙滩上,仿佛是被孩童厌恶的积木玩具。

    斯穆特的目光看向了远处。

    他一边静静等待着重要目标之一的出现,一边准备在此期间做做‘热身运动’。

    他抬起了右手,握拳击出。

    没有任何的威势、气息。

    就好似平时无意中的挥手一般。

    但是

    轰!

    一道炽白色的冲击波,仿佛是出鞘的圣剑,带着无尽的狂傲之气,向前直刺而出。

    一艘战舰径直的被湮灭其中。

    没有爆炸。

    没有惨呼。

    当光芒消失时,海面上就只剩余点点残骸。

    斯穆特看到了那点点残骸。

    他不满的一皱眉。

    应该全部消失才对。

    而不是留下一点残渣。

    所以,斯穆特吸了口气。

    他准备稍微认真一点了。

    击出的右手缓缓的收了回来。

    炽白色的‘圣堂之力’在斯穆特拳头上聚集着。

    可一道从天而降的烈焰冲击波却更快。

    轰!

    又一艘战舰被击中了,不同于被‘圣堂之力’击中后的湮灭,这艘战舰在高温中被打了一个对穿。

    金属的船身,就好似是纸糊的一般。

    完全不堪一击。

    附近冰冷的海水更是在这一刻就沸腾了起来。

    灼热的水蒸气足以烫伤任何一人。

    可这样的灼热与附着在船身上的火焰相比较而言,真的是不值一提。

    烈焰如同跗骨之蛆般燃烧着所有生命。

    没有谁能够逃脱。

    惨叫声连连,死亡的恐惧气息充斥海面。

    刚刚遭受了一轮袭击的舰队,根本没有想到还有其它的敌人。

    他们纷纷的抬起头,寻找着敌人。

    实在是太显眼了。

    所有人几乎都是在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云层下,烈焰双翼不住扇动的敌人,看着那如同剑一般锋锐的长角,螺旋蜿蜒而上,看着那将整个天空都染成了红色的岩浆身躯,所有人都惊骇欲绝。

    “恶、恶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