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三章 终结之岛
    眼前的人,身材高大,但面容却丑陋、狰狞。

    裂开的嘴中,有着一口烂黄牙,手中染血的长刀,地上的头颅,则让对方看起来杀气腾腾。

    但秦然却双眼平静的看着对方。

    既因为自身的实力足以应付眼前的危机,也因为对方‘露’出端倪。

    看似杀气腾腾的对方,并没有真正的杀意!

    哪怕是被对方这样盯着直视,秦然也没有感受到如芒在背的难受。

    简单的说,对方在装腔作势。

    至于为什么这么做?

    圣堂的试炼!

    除了这个答案外,秦然想不到其它。

    “在一上船后,试炼就开始了吗?”

    “那么……”

    “这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吗?”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脚边的头颅,艾辛德呲牙咧嘴,显然死前痛苦不已。

    如果真的是试炼,艾辛德自然不会死。

    甚至,之前落水者,也很有可能是试炼的一部分。

    不过,头颅上溢出的鲜血是真的。

    这一点,秦然只依靠嗅觉,就不会判断错误。

    而头颅本身?

    在秦然将其拿了起来,手指触碰的一瞬间,就辨别出了真假。

    “以泥土烧制成的?”

    秦然惊讶的问道。

    刚刚对方抛头颅的时候,可没有轻拿轻放,以泥土烧制后的硬度,被那样的抛下,本该是摔成碎片的。

    很显然,里面加入了什么特别的东西。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气势汹汹的闯入者在秦然检查头颅的时候,就无奈的放下了手中染血的长刀,以不解目光的看着秦然。

    而那声音,赫然是艾辛德!

    已经被发现,就没有了遮掩的必要,艾辛德驱除了身上的伪装,再一次恢复了之前见面的模样后,忍不住的追问道:“我哪里出现了破绽吗?”

    事实上,做为初审的考官,艾辛德自认为做到了足够的好。

    不论是时机的把握,还是道具的配置,都应该是天衣无缝的。

    其它上当的试炼者也足以说明了这一点。

    但秦然……

    虽然在之前就感觉到,秦然不好搞定,所以,他才亲自出马的,可没有想到的是,依然搞砸了。

    “没有杀意,杀气虚有其表。”

    “现在可以告诉我现在这里发生了什么吗?”

    尽管猜到了大半,但秦然依旧希望听到完整的来龙去脉。

    “在你们一上船的时候,试炼就开始了重新介绍一下,试炼的初考官艾辛德!”

    耸了耸肩,艾辛德再一次的自我介绍着。

    不过,却没有和上次一般伸出手,而是以古老的骑士礼一欠身。

    “2567。”

    秦然站直了身躯,以相应的礼仪回应道。

    “大名鼎鼎的‘告死鸟’‘烈焰恶魔’,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厉害。”

    “恭喜你!”

    “做为船上唯一一个发现了我的破绽的人,你过关了!”

    艾辛德笑着说道。

    “发现破绽是过关的条件?”

    秦然问道。

    “当然不是!”

    “勇敢、正义、智慧、怜悯只要有其中的一点,就算是过关了!”

    “不过,可惜的是,与你同船的试炼者们,并不具备这些他们冷漠,不愿意对船上劳苦的水手伸出援助之手,更缺乏真正的勇武!如果没有足够的利益,他们只会是一群胆小鬼,而在出现了更多的利益时,他们更是完全的被迷惑了!”

    艾辛德摇了摇头。

    “只需要其中的一点就可以?”

    尽管对圣堂的‘圣骑士’了解不多,但按照秦然的猜测,也不应该是这么简单的‘具备一点’就可以。

    “如果是在数百年前,必须要四点全部具备,但现在……”

    “圣堂历经了1500年的历史,它能够没有被‘断层’所影响,并不单单是因为它地处偏僻,还因为它有着足够的应变!”

    艾辛德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并不是自傲的表情。

    而是一种夹杂着尴尬的无奈。

    但秦然却能够看出,对方还有一丝隐瞒。

    不过,秦然很知趣的没有追问。

    以他现在的身份去追问的话,一定是什么有用的信息也得不到,而且,会让双方此刻看起来还算不错的交谈变得如同对方的表情一般尴尬。

    所以,秦然径直的改变了话题。

    “能说一说这次试炼吗?”

    “除去一个预备役骑士的称号外,博伊尔并没有告诉我更多的事情。”

    秦然问着自己最想要知道的事情。

    “当然!”

    “作为初试的过关者,2567你有权知道你现在能够知道的一切我们马上要再次出发,在明天日落时分会到达试炼之岛,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终结之岛!在那里,你会面对进一步的考验!”

    艾辛德这样的说道。

    立刻,秦然一挑眉。

    “这就是我现在能够知道的一切?”

    秦然加重了发音,用来强调对方是否有什么疏忽。

    毕竟,对方的话语,简直和没说一样。

    “是的。”

    “你所知道的,只有这些!”

    “事实上,之后的试炼是什么,即使我身为初试的考官也是不知道的,但我可以给你一个私人的建议,在明天登上终结之岛前最好养足精神!”

    艾辛德却是很认真说道。

    但却没有解释更多,起身捡起了那颗‘头颅’就向外走去。

    随着房门的关闭,船舱内再次剩下了秦然一人。

    他微皱眉头思考着。

    对于艾辛德所说的‘即使我身为初试的考官也是不知道’这句话,秦然是半信半疑的。

    因为,这和对方给出的私人建议是自相矛盾的。

    不过,并不能够说明对方是在说谎。

    也有可能是对方根据往年的经验来给予他提示。

    但不论对方说的是真是假,秦然都知道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眼前的,只是开胃菜而已。

    “终结之岛?”

    秦然低声念叨着这个带来不详之感的名字。

    而船,则又一次的动了起来。

    以比之前快了数倍的速度前进着。

    显然,完成了任务的艾辛德不需要在伪装什么了。

    船只全速前进。

    夜晚过去,太阳升起。

    然后,又将一次落下的时候,一座小岛出现在船只的前方。

    落日余晖下,冰面和同样被冰雪覆盖的小岛,都被染成了红色,既好似火烧,又好似血沁。

    而早已等候在甲板上,查看着眼前小岛的秦然却是脸色一变。

    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人,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