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一章 春季的冬
    【单人副本进入!】

    【本次单人副本为特殊副本!】

    【难度确认:第四次副本难度】

    【背景:被未知石门挡住去路的你,并没有因此放弃寻找妮凯蕾等人的下落你开始以更加苛刻的方式训练着自己,努力的要打开那扇未知的石门;不过,随着圣堂考核的临近,你不得不先行搭船前往试炼之岛……】

    【主线任务1:在1周内通过圣骑士试炼,0/7】

    【主线任务2:在6个月内,推开未知石门,0/180】

    【获得临时语言,离开副本时,自动消失】

    【衣物、外貌临时改变,离开副本时,自动恢复】

    (提示:这是特殊副本任务,主线任务可以失败,但你需要付出400积分的赎金,且最高属性下降1级,当积分不足时,扣除装备,当所扣除装备无法弥补惩罚积分时,判定玩家游戏失败!)

    ……

    眼前的白色光芒消失,秦然已经置身于一个狭隘的房间内。

    脚下不停传来的晃动感,足以让秦然更加确切的把握自己所在:船上。

    “搭船前往试炼之岛的途中吗?”

    秦然再次扫视了一下主线任务的背景后,目光就开始打量着四周。

    他的背包就在脚边,半依在那个应该是属于他的木板吊床上,而在吊床的另外一角则是船舱的柱子,上面挂着一个日历本。

    e.4.16。

    这是上面的日期。

    一个已经来到了春末,马上就要进入夏季的日子。

    他离开这个副本世界已经有四个多月了。

    只是,他透过那圆圆的窗子,所看到的景象,却依旧是深冬。

    不!

    是比深冬,更加让人感到寒意的冰冻。

    白色!

    一望无垠的白色,充斥在整个世界中。

    哪怕是以秦然的视力,都无法看到尽头是什么。

    他能够看到的就是白色的雪、半透明的冰层。

    而他所乘的船只正在一条‘航线’上缓缓行驶着。

    随着船只缓缓的前行,

    浮在海面上较为浅薄的冰层,被撞开,开始向着两边涌去,有的碎成了更小的冰渣子,但更多的却是与那些根本不为所动的坚冰重叠起来。

    秦然看着那些坚冰,真的是一阵胆战心惊。

    他丝毫不会怀疑,这艘船的掌舵者只要稍微不慎,偏移一下船舵,就是船毁人亡的下场。

    “必然是一位常年经过这里,且经验丰富的船长!”

    秦然非常肯定的推断着。

    除了日积月累的经验,谁也无法在这些冰层中航行。

    再有天赋的人也做不到。

    除非……

    使用某些特殊的神秘手段。

    不过,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具备的。

    或者说,具有那样手段的人,绝对不可能来这里开船。

    但,世事无绝对。

    秦然可不会忘记他现在乘船是干什么去。

    圣堂的试炼!

    谁也无法保证,开船的人会是什么身份。

    有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的船长。

    但也有可能是……

    担任着考核任务的考官。

    类似这种‘不起眼’的把戏,秦然在曾经打工的地方做为旁观者,目睹了不止一次这样的应聘场面。

    他看到了意外的惊喜。

    更看了意外的尴尬。

    但不论是什么,秦然最记忆犹新的总是那些拥有决定权某人的微笑。

    面对惊喜的微笑。

    面对尴尬的微笑。

    微笑总是不变的,因为他们总是收获了。

    前者是可用的人才,后者是可用的名声。

    秦然清晰记得,当某位拥有决定权的高层,斥责了一位目中无人的应聘者,并随之解雇了担任面试者的两个员工后,整个公司随后发生的巨大变化。

    看似当下损失了两个‘熟练工’,但是带来的效益却是两个‘熟练工’的十倍、百倍之多。

    所以,秦然不反对这样的做法。

    不过,他并不愿意成为其中的一员。

    旁观才是最好的选择。

    因此,即使在感知中,秦然发现了船舱中有着几股远强于正常人的气息,但他却没有查探的想法。

    微眯着双眼,秦然躺在了木板吊床上。

    薄薄的褥子、被子,在这寒冷的气温下,足以让人怨声载道。但对于拥有【次级元素伤害抵抗】的秦然来说,这样的寒冷最多只能算得上是凉爽而已。

    秦然的呼吸开始变得悠长、有序。

    他身体中代表着【晨曦骑士锻体术】的力量,开始游走全身,以一种连他自己都无法准确判断的缓慢速度,改变着他的身体。

    可有一点,秦然却是可以确定。

    当真正将【晨曦骑士锻体术】达到一个极致时,他的身躯必然迎来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将是质变!

    而在此之前,虽然有着系统的辅助,但是水磨工夫还是少不了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当天色彻底的黑下来后,一份只能够被称之为简单的食物装在餐盘中,被一个水手端着,出现在了秦然的面前。

    三片干面包和少的可怜的一片蔬菜、一片火腿。

    蔬菜干瘪瘪的,没有丝毫的口感。

    火腿片同样如此,放在嘴中,好似是在咬着一块硬牛皮。

    喝着的饮料,名为热可可,但其温度绝对称不上热,最多就是常温,而且也没有一丁点的甜味。

    简单的说,这顿晚餐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地方。

    不过,听着外边不断响起的铲冰声,秦然则是不会有任何的不满。

    为了不让船冻住,还能够继续航行。

    水手们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去将船上、船下的冰铲除。

    和这些在恶劣环境中工作的水手相比较,秦然认为自己是幸运的。

    更何况,这些食物远比那些速食强得多。

    秦然狼吞虎咽的将干面包、一片蔬菜、一片火腿吃了下去,然后端起名为热可可的饮料,一饮而尽。

    接着,他略带满足的出了口气。

    分量再多一点的话,就更好了。

    秦然这样的想着。

    只是,不是所有人都和秦然一样容易满足的。

    “这是什么东西?”

    “你再给我吃猪食吗?”

    “不对!”

    “猪吃得都比这好不要忘记了,我是掏了足够的船费上船的,那足够我买下你们的这艘破……呃!”

    后面的‘船’字没有出口,叫嚣的声音就戛然而止了。

    大约十几秒后,就是一声落水声。

    落水的是什么?

    答案,显而易见了。

    “比想象中的还要‘严厉’呐!”

    早有猜测的秦然不带任何情绪的发表着自己的评价。

    然后,他就准备继续修炼【晨曦骑士锻体术】了。

    不过,一阵向着他所在船舱而来的脚步声却打断了他。

    ps第一更~

    抱歉,又一次晚了……

    正在努力的码第二章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