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一章 劝说
    走廊,窗户前,秦然眺望着远处拉特家族的喷泉。

    时值深秋,天气渐冷,泉水早已没在喷出,但是环抱水瓶的泉水女神雕像,却依旧美轮美奂。

    大师的雕琢,足以让雕像变得精致、完美。

    秦然注视着雕像。

    脑海中浮现出了拉特的介绍。

    ‘海瑟格大师少有的年轻时留下的作品!’

    海瑟格是谁,秦然不知道。

    但对于美的欣赏,却是通用的。

    在看到雕像的第一刻起,秦然就认为对方一定是一位了不起的雕刻大师,而他希望通过观察眼前的雕像,来让自己的大脑获得短暂的休息,让紧绷的精神获得缓和。

    事实上,最近两周,秦然总是这样做。

    在阅读或者操控那缕不听话的火焰到筋疲力尽的时候,他总会出来走一走,看一看能够令他能够转移注意力的雕像。

    不过,今天显然不行了。

    哈罗德和科芬的脚步声实在是太过清晰了。

    尤其是还拄着拐杖的科芬,拐杖点地的声音,即使是普通人离得老远,也是能够听的一清二楚。

    而两人的方向,则是向他而来。

    “有些事情,我也是无能为力!”

    秦然转过身看着两个走近的人,抢在两人开口前就说道。

    对于两人找他是为了什么,秦然是心知肚明的。

    琼娜!

    被毁容的琼娜!

    同为,赫伯特的学生,相较于只是被打断手脚的哈罗德和科芬来说,身为少女的琼娜却被毁容,实在是一件令人愤慨、惋惜的事情。

    赫伯特在两周内,曾不止一次劝说自己的这位女学生。

    但效果……

    略等于无。

    从周围侍女、仆役和哈罗德、科芬等人的谈话,秦然十分清楚琼娜现在的状态。

    将自己完全的封闭在了一个房间中,连父母都不愿意见。

    面对这个模样的琼娜,秦然可不会自大的认为自己在对方的心里会比赫伯特、对方的父母更重要。

    甚至,真要论重要程度,就就连眼前的哈罗德、科芬,他都是比不上的。

    所以,秦然绝对不会自讨没趣。

    “我希望您能够帮助琼娜,除了您之外,我想不到还有谁能够做到这件事了!”

    拄着拐杖的科芬,一脸哀求的看着秦然。

    “是啊,您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

    哈罗德同样祈求道。

    看着老学者的两个学生,秦然真的想要问一问两人对他的信心,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如果是战斗,即使面对再强大的敌人,我也有着一战的勇气,但是……有些事却远远比最强大的敌人,都让我素手无策!”

    秦然叹息着摇了摇头。

    “您也说了,面对再强大的敌人,您也有一战的勇气!”

    “那么,这件事您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哈罗德再次说道。

    “是啊,您只需要试一试,就算不成功,又有谁能够怪嘴您呢?”

    科芬连连附和。

    与此同时,系统的提示出现了。

    【发现支线任务:劝说!】

    【劝说:琼娜的状态让大家十分担心,如果你能够让琼娜振作起来,必然会受到所有人的感激!】

    ……

    看着系统支线任务的提示,秦然一怔。

    一次劝说竟然会出现支线任务,无疑是出乎他预料的。

    不过,随即秦然就内心重视起来。

    按照他对地下游戏的了解,既然能够出现支线任务,那么这一次对琼娜的劝说难度就是非同一般的。

    但支线任务已经出现了,秦然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我去试试!”

    秦然这样的说着,然后,看到哈罗德和科芬的欣喜后,他立刻又补充了一句:“但我不能够保证成功!”

    ……

    琼娜的房间位于拉特家族府邸主建筑的二层左边的走廊。

    而秦然、赫伯特等人则是在右边的走廊。

    整个二层,几乎都是客房。

    对于在拉特家族居住了两周的秦然来说,找到琼娜的房间完全是驾轻就熟的。

    咚咚咚!

    站在门前,秦然总结了一下话语,敲响了房门。

    但却没有人应答。

    咚咚咚!

    “是我,琼娜!”

    秦然又一次的敲响了房门,并且,报出了身份。

    可里面却依旧无人应答。

    秦然眉头一皱,侧耳倾听着。

    当听到房间内异样的动静时,他脸色一变,立刻就要撞开房门,不过,马上就想到什么的秦然,在最后一刻,却是选择了更为温柔的方式:以无双级别的【开锁】,用【欺骗者的钥匙】轻易的打开了房门。

    几乎就是悄无声息的,秦然进入到了房间中。

    随手关好房门,看着用床单挂在屋梁上,套着自己脖子的琼娜,秦然一抬手就将对方摘了下来。

    窒息让琼娜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但却不致命。

    将对方放在床上后,秦然拉过一把椅子坐到了床边,静静的等待着对方彻底清醒过来。

    几分钟后,琼娜回过了神。

    她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的秦然,接着,又看到了房梁上还挂着的床单。

    并不愚笨的对方,立刻知道发生了什么。

    然后,琼娜一言不发的扯过了被子和枕头,将自己埋在其中。

    没有质问,更没有歇斯底里。

    但这却让秦然感到更加的棘手。

    至少,如果琼娜开口的话,秦然还能够通过交谈来开解对方。

    而眼前的沉默?

    则需要他主动打破僵局了。

    可以什么样的话语来打破现在的僵局,却是值得思考的。

    因为,一个不好,就会适得其反。

    斟酌片刻后,秦然开口了。

    “死亡并不是结束,或许只是另外一种开始!”

    “而且,很可能比你活着的时候,还要更加的可怕!”

    “如果可以的话,你应该做足准备再去死至少要让自己有着自保之力!”

    “不然,你只会遭遇和现在一般悲惨的事情!”

    直接,甚至可以说的上是狠厉的话语,从秦然嘴中说出。

    这样的话,完全是血淋淋的揭开了琼娜的伤口,丝毫没有留有情面。

    但同样的,也是秦然经过了深思熟虑。

    安慰、劝导的话语,赫伯特等人一定说了不知道多少遍,如果他再说的话,也不过是重复一遍而已。

    更重要的是,这样的话语,很明显是没有用的。

    不然,他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因此,秦然认为自己应该从另外一个方向入手。

    无疑,这样的话语有了作用。

    枕头飞向了秦然。

    同时还传来了琼娜的低喝。

    “出去!”

    ps第一更~

    宿醉……起得晚了……

    抱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