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六章 冰与火
    那道身影看向了站立着的秦然,深蓝色的眸子中闪过了一丝不悦。

    呼!

    一股寒风凭空而起,吹向了秦然。

    寒风未到,秦然就已经感受到了其中的威胁,身体本能的向着一旁躲闪而去。

    嘎吱吱!

    秦然躲开的地面上被寒风吹到,立刻,一层冰霜以肉眼可见的度蔓延开来。

    这一层冰霜可不再是之前冰霜小径上一指厚的程度了,而是接近十公分的程度,并且,还散着令人颤栗的寒气。

    而那风,并没有停止!

    相反,是以更加冷冽、强大的姿态吹来。

    呼!

    寒风咆哮,它仿佛化作了一条无形的冰雪之蛇,蜿蜒的身躯急的盘起,蛇头高高昂起,嘶鸣震天。

    距离足有五米之远的秦然,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口鼻中出现的白色哈气。

    这些哈气在刚刚离开口鼻后,就化为了冰晶。

    他完全能够猜到如果真的被这道寒气击中的话,会是什么下场。

    所以,他绝对不会让这道寒气靠近。

    “aio!”

    单手伸出,五指伸开,掌心冲外,一道锥形烈焰勃然而出。

    轰!

    精通级别的【燃烧之手】在【融合之心】的特效【烈焰硫磺】下,火焰威力瞬间达到了强大级别。

    眼前3.5米的6o°夹角瞬间被烈焰所覆盖。

    包括……那道寒风!

    寒风肆虐,无形的冰雪之蛇昂嘶鸣。

    烈焰升腾,化为无尽火海烧蚀万物。

    冰火相击。

    万物失色。

    截然相反、势均力敌的能量碰撞,引了最为激烈的反应:爆炸!

    轰!

    一道无形的劲气横扫而过。

    顿时,寒风四溅,烈焰。

    饱受牵连的街道地面,就好似是压垮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般,开始大规模的龟裂,宽大的裂纹,足以吞没人们的小腿。

    而街道开裂,则让地基受损的房屋,纷纷倒塌。

    一间间、一座座。

    仿佛是多米诺骨牌。

    最终,查理街上的房屋,开始成片的倒塌。

    轰隆隆!

    激荡而起的烟尘冲天而起。

    周围的异种骇然失色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哪怕是那翠柏树人也都下意识的后退着,它想要离那爆炸中心远一点。

    可惜的是,庞大的身躯在这个时候是那样的笨拙。

    它成为了被波及最严重的那个。

    坚韧的能够抵挡刀斧、遂枪的树皮变得坑坑洼洼,满是被冰霜附着、烈焰烧灼的痕迹。

    尤其是那粗壮有力的枝干,更是不知道折断了多少。

    它毕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树人。

    即使它有着极为相似的外形,但真正的实力却和那种传说生物相差不知凡几。

    吼!

    疼痛让翠柏树人仰天大吼。

    庞大的身躯更是不停的扭动,带起的狂风瞬间吹散了周围的灰尘,显露出了面对面站立,丝毫没有被爆炸影响的双方。

    双方四目相对,截然相反的气势不停的攀升。

    一方好似要冰冻大地。

    一方则好似烈焰滔天。

    气温在骤然降下后,又骤然攀升。

    高低急变化的气温,让一道旋风在秦然与对方面前形成,并且,迅的增大到了一个让常人无法忽视的高度。

    呼呼呼!

    龙卷带着疾风,牵扯着大地上的杂物,迅的壮大着自身。

    就连稍重的砖石、瓦砾都开始蠢蠢欲动了。

    任何稍有预见的人都能够看出,这将是一次天灾的形成。

    异种们开始向后奔去。

    翠柏树人更是恨不得‘手脚并用’,好让自己跑得快一点。

    可是,一道身影却是反其道而行。

    它小心翼翼的靠近着对峙的双方,等待着那最为恰当的出手时机。

    事实上,它从没有想过秦然的实力竟然会如此的强大。

    但这对于它来说,实在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好消息。

    “打吧!打吧!”

    “最好拼到两败俱伤!”

    “到了那个时候……”

    它心底泛起了阵阵野望,手中则出现了一枚戒指,它双眼眨也不眨的注视着那越来越大的龙卷风。

    紧接着

    龙卷风轰然崩裂。

    在又一次冰与火的碰撞下。

    又是一次爆炸。

    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声音传出。

    一抹黑色突然的出现在了场中,将崩裂的龙卷风、寒冰、烈焰全都笼罩了进去,自然也包括秦然与对战的异种。

    “哈哈哈!”

    “宾斯!2567!”

    “你们没有想到吧?”

    狂妄的笑声从一旁传来,一个夜种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即使是宛如烧毁的容貌上,也带着难以掩饰的得意。

    它自然有着得意的理由。

    它竟然抓住了异种的统领宾斯,这简直是天大的功劳。

    它已经完全可以想象的到,领对它的奖赏了。

    所以,当看到一柄冰剑凭空出现的时候,眼前的夜种是完全无法置信的,尤其是巨大的、暗红色剑锋更快一步掠过它身体后。

    眼前的夜种到死都不明白,明明被‘漆黑之墓’所埋在的双方为什么都安然无恙?

    这实在是不可能的事情!

    秦然扫视了一眼尸体融化的夜种和那件橙色装备后,目光就再次放在了自己的对手身上。

    相较于,这好似小丑一般的家伙,眼前的异种才是真正让秦然在意的。

    事实上,对于夜种的出现,秦然完全是心知肚明的。

    在证明了异种的强大后,他就一直有个疑问。

    为什么在处于绝对优势的前提下,还要布局这么多,而不是在现赫伯特的第一时间就找上门去。

    要知道以他之前表现出的实力,尽管诡异,但对方完全可以以力压人!

    甚至,对方出现是,都没有遮掩双眼的行为,就足以说明对方并不在意他所表现出的能力。

    不在意他,那么还布置这么多看似无用的东西,是为了什么?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夜种!

    那个名为艾加的夜种!

    强敌在侧,秦然就算是交战中,也留了一个心眼。

    所以,在之前夜种出现的时候,秦然就已经现了对方。

    秦然现了对方。

    布置下了种种局面,名为宾斯的异种自然不会没有现。

    因此,那夜种的行为就变得好似小丑一般了。

    “不错!”

    宾斯这样的说道。

    似乎秦然值得夸赞一般,但是异种周围的气温却又一次开始了下降,仿佛连空气都要冻结了一般。

    秦然心底一凛,他很清楚对方在没有等到想等的目标后,准备要结束这次战斗了。

    简单的说,对方要认真,甚至是动用底牌了。

    呼!

    秦然心底深吸了口气,没有犹豫的,也准备动用自身的底牌了。

    异类的硫磺气息开始显现。

    接着,浓郁。

    蛮横、混沌的威势如山一般压下。

    ps第二更~

    抱歉,又晚了……(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