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二章 威胁
    秦然的记忆力一向不错。

    因此,他在拉特怀抱的这些东西中,他看到了属于皮尔、哈罗德、科芬、琼娜的一些配饰。

    再加上赫伯特苍白的脸色和拉特惊慌失措的神情,秦然几乎是瞬间把握到了事情的关键:皮尔一行遭遇到了大麻烦。

    虽然在之前的交谈中,秦然没有与赫伯特交谈过几人的下落。

    但也猜到了个大致。

    必然是分开而行,缩小目标减少被发现的几率。

    不过,随着皮尔等人的随身物品被送来,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送东西的人呢?”

    秦然问道。

    “就在大厅!”

    “他……”

    没等拉特说完,秦然已经大踏步的向着大厅走去,赫伯特紧随其后,因为担忧而有些愣神的拉特,则是慢了一拍。

    大厅内,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站在那里,手中拄着一根黝黑的拐杖,身上却是以一块皮制披肩。

    那块披肩不仅大,而且异常的厚实,披在‘老者’的身上,直接挡住了对方的全身,令人无法细致大量。

    ‘老者’看到走进来的秦然、赫伯特时,立刻露出了一个令人很不舒服的笑容。

    干枯的皮肤、黑黄的牙齿,为这个笑容‘添砖加瓦’。

    而低低的、沙哑的声音,则令这个笑容变得无比的阴沉。

    “赫伯特、2567阁下,初次见面,真是不胜荣幸,你们可以称呼我为巴索,或者其它什么,对于我们来说,名字也就是一个代号罢了!”

    “不过,看来我的‘礼物’,两位已经收到了!”

    “怎么样,还满意吗?”

    巴索又一次笑了起来,那干枯的笑容实在是让人心生厌恶。

    但不论是秦然,还是赫伯特都是直视对方。

    秦然在推断着对方的什么,思考对方嘴中的‘我们’。

    赫伯特则是径直问道。

    “皮尔、贝克和我的学生们在哪?”

    老学者的声音中带着颤抖。

    并不似惧怕,而是愤怒。

    而接着?

    这样的愤怒几乎让老学者窒息。

    因为,巴索毫不犹豫的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他们现在都很好,虽然一开始的时候,我们有些不愉快,但是随着一些‘交流’后,他们学会了该如何跟我们相处相信我,我在拷问方面是大师,就好似你对尼克王朝的研究一般!”

    “那个叫做哈罗德的,我折断了他的一条手臂,科芬打断了一条腿,当我准备阉割他们两个的时候,叫做琼娜的开口阻止我,所以,我在她的脸上来了一刀,而她的车夫、保镖护住心切对我破口大骂,我不得已把他的舌头割了下来。”

    “至于您的管家和那个傻子?”

    “放心吧,他就是因为炮烙、电击过度变得有些虚弱,而那个傻子实在是有些不好对付,我不得不二十四小时让人鞭打他,让他保持在一个安全的范围内。”

    “您看您想要知道的我都告诉了您,我想要知道的是否也可以告诉我了呢?”

    “陛下的封印地点在哪里?”

    “解封的咒语又是什么?”

    巴索一边说着一边向老学者行了一礼。

    仿佛是一位优雅的贵族。

    如果不是因为对方嘴中满是恶毒的话。

    “你!”

    老学者瞪大了双眼,平生罕见的出现了杀死一个人的冲动。

    而拉特在听到自己儿子的遭遇后,整个人就变得摇摇欲坠起来,当这位父亲站稳的时候,远远超过老学者的杀意开始在心头酝酿着。

    巴索感受到了这样的两股杀意,它再一次露出了那两人心生厌恶的笑容,干枯的脸上浮现了一个不屑。

    “赫伯特阁下,您的时间不多了!”

    “我临走时说了,如果我1个小时还没有回去的话,你的管家、学生们必然会遭受新的一轮折磨,而且,你可以放心的是:相较于即将出现的折磨,之前他们遭受的那些,不过是开胃菜。”

    巴索一字一句的说着。

    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好似刀子一般捅入了赫伯特的心底。

    痛彻心扉的感觉漫延赫伯特全身。

    老学者看着眼前的巴索,嘴唇微张,那到了嘴边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他想要一口拒绝。

    因为,他知道如果真的让那位尼克王朝的皇帝解封的话,整个世界都将会陷入到灾难之中。

    到时候成百万、千万的人将死去。

    这样的数目与皮尔等寥寥几人相比较,后者实在是不值一提。

    可这并不是一个比大小的数学题。

    而是……

    感情!

    对于既是管家又是好友的皮尔、三个勤奋好学的学生和留在身边的大家伙,乃至那位琼娜的车夫、保镖,赫伯特都做不到无视对方的生死。

    但是,无视更多无辜的人,赫伯特也做不到。

    老学者左右为难。

    尤其是当一旁拉特以祈求的目光看向他的时候,老学者的喉咙就好似被堵住了一般,完全的说不出话来。

    “很为难吗?”

    “赫伯特阁下,需要我给你一个下定决心的勇气吗?”

    “我的手下里有几个,可是对您的学生琼娜情有独钟的……”

    巴索再次开口了,故意拖长的语调内,充斥着恶意。

    它又一次的逼迫着眼前的老人。

    并且,完全的沉迷其中。

    如果不是因为有着更加重要的任务,它不介意把这个过程变得更加漫长一点。

    毕竟,这么‘优质’的对象,并不好找。

    所以,在话语声落下后,它就死死的盯住赫伯特的模样,它要欣赏一下,赫伯特被逼到绝境后,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只是,巴索注定是要失望的。

    并不是说赫伯特无动于衷。

    事实上,老学者在这个时候几乎要被折磨的崩溃了。

    但巴索看到的是一张年轻、淡然的脸。

    那是一种淡然到漠不关心,又似乎一切都不放在心上的神情。

    巴索很不喜欢这样的神情。

    “2567阁下,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或者……”

    “您准备替赫伯特阁下做决定?”

    眯着眼,巴索阴沉的将压力放到了秦然的身上。

    然后,它的视野中,秦然就消失了。

    咔吧!

    一声脆响中,巴索就感觉自己的膝盖一阵剧痛,身体就跟着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一只有力的手掌捏在了它的天灵盖上,那巨大的力道,让它直以为自己的脑袋会被捏碎。

    接着,随着手掌的移动,跪倒在地的它被拎了起来。

    它再次看到了那张年轻的脸。

    淡然的神情没有任何改变。

    只是,那捏着它天灵盖的手掌却是不断的缩紧。

    “你想要我替赫伯特做决定吗?”

    秦然问道。

    声音冰冷,如刀锋一般的杀意,好似浪潮一般倾泻而出。

    顿时,将巴索淹没。

    ps第二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