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一章 贤者之碑
    “贤者之碑?”

    秦然下意识的说道。

    “嗯,贤者之碑!”

    赫伯特点了点头,叹息的说道。

    “它上面究竟有什么?”

    秦然又一次的问道。

    在最初赫伯特让秦然炸掉贤者之碑后,秦然就曾向赫伯特询问过贤者之碑上的内容,但是赫伯特却是沉默不言。

    那个时候,秦然就对贤者之碑有了好奇。

    而随着眼前副本世界的开始,夜种和另外一些怪物对贤者之碑的‘执着’,让秦然这份好奇迅速的转变为诸多的猜测。

    毕竟,一块普通的石碑是无法让那些怪物如此上心的。

    赫伯特看着寻求答案的秦然,嘴角出现了一抹苦笑。

    只不过,这一次赫伯特没有继续的隐瞒。

    “贤者之碑上分为两个部分,分别由两个人篆刻上去一部分为警告,另外一部分则是提示。”

    “写下警告的人是伊索古城某位守护者之一,而写下提示的人,同样则是建立伊索古城之人!”

    “警告者详细的记录了尼克王朝那位皇帝陛下为了自己长生不老和统治世界所做出的一切:他让帝国最优秀的炼金、魔药师研究其它魔法种、长生种的奥秘,并且将至移植到人的身上夜种、猴怪都是一些不起眼的产物,它们认真的说起来,都只是失败品!真正可怕的是……那些成功品!”

    “这些成功品不仅成为了那位皇帝陛下最终实验的宝贵经验,还是那位皇帝陛下最为忠心的侍卫,让那位皇帝陛下对整个世界的统治越发的牢不可破,任何的反抗者都只有死路一条!”

    “而提示?”

    “则是那位皇帝陛下被封印的位置与咒语!”

    赫伯特详细的说着。

    “封印?”

    秦然一愣,本能的想到了一些猜测。

    “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位皇帝并没有被其他人打败,事实上,在尼克王朝存在的那个年代里,没有任何人能够打败那位皇帝陛下,除了……”

    “他自己!”

    赫伯特摇了摇头,否定了秦然的猜测。

    “那位皇帝陛下想要的是长生不死、永恒不变,但即使是长生、魔法种也无法达到那位皇帝陛下真正想要的程度,所以,他开始了更加危险的实验,而在这个实验出现了意外,让那位皇帝陛下不得不自我封印起来,陷入沉睡!并留下了忠心耿耿的护卫在约定的时间内,将他唤醒!”

    说到这,赫伯特再次叹了口气。

    “你不要告诉我,这个时间恰好是一千五百年前的现在?”

    秦然问道。

    赫伯特没有回答,但脸上的神情却早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么巧合?”

    秦然眉头一挑。

    多疑的性格,让秦然谨慎,也让秦然不愿意相信巧合。

    他总认为巧合就是一种提前的布局。

    而布局的人,大都不怀好意。

    “命运的安排!”

    “命运让那位皇帝陛下留下的守卫后代:伊索古城的守护者们发生了分歧,而分歧的源头则来自于他最初最为珍视之物:凯美瑞斯之眼!”

    “这个为那位皇帝陛下带来了无穷力量,并让那位皇帝陛下坚信自己可以获得永恒的宝物!”

    赫伯特又一次的叹息,神情中满是无奈。

    “凯美瑞斯之眼?”

    “那究竟是什么?”

    秦然追问起来。

    关乎到【融合之心】的秘密,秦然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可惜的是,老学者对于这件特殊的物品也知道的不多。

    “按照石碑上的记录,凯美瑞斯之眼是那位皇帝陛下年轻时从一位女巫那里得来的馈赠,但具体真相是什么,却无法得知了!”

    “你不相信这样的记录?”

    赫伯特的语气,让秦然明显发现了一丝嘲讽。

    “我可不是食古不化的老家伙,虽然年龄上差不多了,但是心里却是知道: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那位皇帝陛下可不是一个受人爱戴的人,他或许强大无比,但更多的却是暴虐,两者形成的恐惧,让人敬畏不已!而他获得物品的手段,也不需要馈赠威逼利.诱,强抢豪夺之类的手段,才更让人信服!”

    赫伯特非常客观的说道。

    秦然虽然没有像赫伯特一般对尼克王朝有着研究,但是他却愿意相信赫伯特所说。

    一个追求长生不死的帝王或许还没有什么。

    当权利、财富达到一个极致的时候,这样的想法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其中夹杂上凯美瑞斯之眼的话,那就完全不同了。

    亲身体验过欲.望之兽可怕的秦然很清楚,在那种无孔不入的侵蚀下,尼克王朝的那位皇帝陛下,将变成什么?

    恐怕,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将不惜一切代价。

    不要说是什么威逼利.诱,强抢豪夺之类的手段了,哪怕是屠戮天下所有人,只要目的能够达到,那位皇帝陛下都不会眨一下眼。

    而现在?

    他们则需要面对一群要将对方放出的怪物。

    那些有别于夜种的怪物是否要解开封印,将那位皇帝陛下放出还不得而知。

    但是夜种们想要做什么,却是可以确定了。

    ‘当军团降临的时候,就是你们的死期,我们夜种将会这个世界的真正主宰者……’

    那个被俘虏的夜种喊出的这句话,秦然在此刻有了更深的体会。

    “军团?”

    “那位皇帝陛下的卫队?”

    “夜种有自信绕开那位皇帝陛下控制对方的卫队?”

    “还是有着连那位皇帝陛下一起控制的手段?”

    秦然暗自思考着。

    做为那位皇帝陛下留下的守卫者后代,伊索古城的守护者无疑是对那位皇帝陛下最为了解的。

    哪怕其中的一部分变为了夜种,也是一样。

    所以,有什么特异的手段,秦然并不感到奇怪。

    最简单的,如果发生了留下的守卫无法阻挡的事情。

    例如:极为强大的敌人入侵,该怎么办?

    因此,秦然猜测那位皇帝陛下必然留下了一些后手,以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当然了,以那位皇帝陛下的做法,所留下的后手自然会有着限制。

    可经历了一千五百年,谁又能够保证那些部分转化为夜种的伊索古城的守护者,没有突破了那些限制呢?

    就如同他们摒弃了先祖的誓言一般。

    “没有了绝对的控制,人心……”

    “就是最不可靠的。”

    秦然轻声感叹着。

    接着,他抬起头,看向了赫伯特。

    “你准备怎么办?”

    “别告诉我,你在监狱中,就真的是为了躲藏!”

    秦然问。

    “当然不会!”

    “既然我犯下了错误,自然是需要弥补的!”

    “不过,我还需要一些时间!”

    “在这段时间内,我希望能够继续雇佣你保证我的研究不受打扰!”

    赫伯特很郑重的说道。

    “乐意效劳!”

    秦然同样郑重的回答着。

    而就在这个时候

    踏踏踏!

    急促的脚步声中,抱着一堆东西的拉特冲了进来。

    在看清楚那些东西时,赫伯特脸色瞬间苍白起来,秦然的眉头也皱到了一起。

    ps第一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