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五章 烈焰
    烈焰熊熊,燃尽的余灰顺着焰苗飞向夜空,夹杂在火星子中,围绕着皓白的明月与之纠缠起舞。

    一种别样的美感,浮现在众人面前。

    可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心思欣赏这样的景象。

    “救火!救火!”

    这样的喊声在街道内响起。

    井上的摇手转动不停。

    盆、桶接二连三的盛满了清水,泼向了着火的杂货店。

    但,杯水车薪。

    火焰丝毫没有减弱,相反越来越旺盛。

    人们为了减少损失,不得不准备将连接着杂货店两旁的围墙推倒,隔绝火焰的燃烧。

    不过,那两面围墙却超出人们想象的坚固、沉重。

    “再来几个人!”

    “快点!”

    “不能让火势漫延!”

    一个看起来就颇有威望的中年男人高声喊道,数个年轻力壮的男子马上就跑了过来,只是……

    依旧没用。

    即使所有的人咬紧牙关,用出了吃奶的劲也是一样,那两面墙,就好似是焊死在了地面上,纹丝不动。

    “隔开这两面墙,我们推倒后面屋子的墙壁!”

    中年男人喊道。

    人们犹豫了一下后,最终依言照办了。

    虽然破坏两间完好无损的屋子,是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

    但是,他们更加的清楚,如果不这样做的话,这大火将漫延整个街区。

    他们赖以生存的街区。

    “让开!”

    就在众人才走了两步时,一声低喝传来。

    接着,就是一阵狂风。

    夹裹着烈焰的热气,几近让人们睁不开眼。

    人们下意识的向着左右闪避着。

    轰隆!

    他们的耳中传来了沉闷的响声,当他们睁开双眼时,两面坚不可摧的墙壁已经倒塌在地。

    看着被隔绝的火势,人们高声欢呼,并且寻找着推倒了两面墙壁的大力士。

    只可惜,周围的人都是熟识,没有一个附和大力士的标准。

    唯有中年人面带疑惑。

    “刚刚好像有人冲进了火场……怎么可能?”

    “一定是太热,眼花了!”

    中年人自嘲的笑着。

    ……

    烈焰不住的蹿腾,仿佛是地狱魔鬼的舌头,不住的舔食着任何进入其中的人。

    秦然漫步其中。

    让他根本无视了这些让常人致命的火焰,在他的眼中,这些烈焰也就是清风拂面罢了。

    低着头,秦然努力的寻找着密室入口。

    没错,就是密室!

    当看到十几人合力都无法推倒的墙壁时,秦然就断定了,这栋燃烧的房屋另有猫腻。

    如果不是在房屋中建造了某些特殊的房间,那看起来有些陈旧的墙壁绝对不会如此的坚固。

    而在帮助那些平民将墙壁踢到时,秦然更是无比肯定了。

    通过力量的传播,秦然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两面墙壁,在地下还有着相当深的长度。

    远远超出了一般地下室的程度。

    “找到了!”

    几秒钟后,有着之前的确定,秦然很快的找到了通往地下的通道。

    一块已经要被烧穿的地板,不仅失去了它仅有的遮掩作用,还为后来者指引着道路。

    只不过,这样的指引,也就只有秦然这样的人才能够‘看到’。

    而这也是‘纵火者’的失误!

    对方对烈焰太过自信了!

    认为在大火中,一切都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但对方唯独忽略了秦然。

    砰!

    一脚踢飞还在焚烧的地步,秦然纵身跳入了密室。

    眼前的密室,也已经被烈焰侵蚀着。

    甚至,可以说,起火点就是在这里。

    整栋房屋的火焰是从下向上漫延的。

    因此,上面的火才怎么也无法扑灭。

    烈焰中,几具烧焦的尸体纵横交错的跌倒在那,烈焰让他们早已经失去了原本的面容。

    融化、又燃烧殆尽的脂肪,则让他们的身躯连接在了一起。

    秦然一眼扫过,低声呢喃起来。

    “杀人灭口后,毁尸灭迹吗?”

    眼前的情形实在是太好判断了,除非是这几人想不开了,要引火.自.焚.外,不然在起火的一瞬间,就该把火扑灭。

    即使无法扑灭,也能够安然逃脱才对。

    密室出入口的地方,既没有被重物压制,也没有其它能够阻碍逃脱的东西。

    而所有人都死在了这里,只有一个解释。

    大火发生前,他们就都死了。

    接着,干掉他们的人,才放了这把火。

    “夜种还有其它传讯的手段吗?”

    秦然猜测着。

    现在的秦然,可以肯定在之前的赏金猎人、佣兵中一定混有夜种,并且,这个夜种应该掌握了某种远距离传信的手段!不然的话,以他的速度,那混在赏金猎人、佣兵中夜种不可能比他更快的到达伯尔市给剩余的夜种们通风报信。

    至于是最初的袭击者出手?

    也有这样的可能。

    但可能性非常的低,基本是忽略不计的地步。

    因为最初的袭击者是要‘阻碍’夜种们。

    他们或者是它们一定会以最狠辣的手段出击,但可不会在干掉某些人后,又跟着毁尸灭迹。

    实在是太过多余了。

    以最初袭击者的手段,应该是更加光明正大。

    甚至,以更为惨烈的方式,威吓夜种们才对。

    “大意了!”

    “果然,因为最近的顺风顺水,而放松了警惕吗?”

    “明明知道夜种最大的特性,竟然给忽略了!”

    秦然心底叹息了一声,然后,又一次的警告着自己。

    他不会给自己找借口。

    疏忽就是疏忽。

    哪怕夜种是利用了心理上的漏洞,让他本能的忽略。

    但被对手利用了这样的漏洞,本身就是一种需要铭记的教训。

    因为,不是每一次,对方的目标都是其他人。

    最有可能的是他才对!

    秦然低头又看了一眼那几具焦尸。

    他要让对方的惨状深入心底,做为警示。

    可细致的打量,却让秦然有了另外的发现。

    那手指……

    秦然看着一具焦尸绷直的手指,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旁边的烈焰后,故作无恙的向上而去。

    嗖!

    就在秦然身在半空时,一旁剧烈燃烧的火焰突然的一顿,接着,就不住的延伸,化为了一根小臂粗细的烈焰鞭子,向着身在半空的秦然抽来,烈焰组成的鞭子尖,如同是长剑一般,刺向秦然的喉咙。

    这一击,袭击者是等待许久的。

    也是十拿九稳的。

    所以,袭击者一出手就是全力,没有任何的留情。

    不过,这样全力的一击,却落空了。第一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

    再次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