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九章 饵
    秦然一把抓住了拉特的手腕,手掌微微缩紧。

    顿时,疼痛让对方的脸颊都抽动起来,但却强忍着没有痛呼出声,只是以不解、愤怒的目光看着秦然。

    “抱歉!”

    “请原谅我的鲁莽,因为一些事情的出现,让我不得不这样的警惕。”

    秦然道歉道。

    “警惕?”

    拉特抬手,将已经青紫的手腕向秦然示意,然后径直的说道:“如果这样做,能够让你的警惕消除,我并不介意前提是你知道哈罗德的下落!”

    说到最后,拉特已经是疾声厉色。

    哪怕是压低了声音,也别有一番威势。

    当然,只是对普通人而言。

    对于秦然来说,还不如清风拂面的动静。

    至于话语中的威胁?

    秦然更是不放在心上。

    他有很多办法让自己安然无恙。

    不过,突然出手试探的行为,早已让秦然充满歉意。

    哪怕其中有着种种缘由。

    因此,略微沉吟后,秦然总结了一些话语说道:“事实上……”

    他准备将自己知道关于哈罗德的一切,都告诉拉特。

    可就在张嘴说出几个字时,秦然清晰听到了一个靠近的心跳声。

    对方是以挪动脚步的方式靠近着马车。

    很小心,也很谨慎。

    周围的保镖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

    或者说……

    本身就是保镖一员的对方,根本不会引起同僚的注意。

    “夜种?”

    “还是?”

    瞬间,秦然就确定了对方的不怀好意。

    毕竟,哈罗德曾经的车夫、保镖,名为‘比尔’的男子就是一个夜种。

    所以,到了嘴边的话,就变成了

    “事实上,我知道哈罗德的下落,他和赫伯特在一起,很安全!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需要寻找一些食物、药品……毕竟,你知道的,赫伯特遇到了一些麻烦,即使皮尔努力的应对这些麻烦,也终究会有意外发生!”

    虽然是谎言,但秦然完全是根据事实编造的谎言。

    赫伯特被通缉,情况自然是不好的,有极大的可能遇到袭击,而在袭击时,能够挺身而出的也就是皮尔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琼娜的车夫、保镖:凯斯。

    秦然无法确定是哪个,或者说两个都有。

    因此,他故意隐去了具体的过程,只是含糊其辞的说道。

    而这样的描述,立刻让拉特紧张起来。

    “哈罗德没事吧?”

    拉特焦急的问道。

    “我说过了,很安全!”

    “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秦然继续着自己的谎言。

    “我会马上安排!”

    “现在返回我的府邸?”

    拉特询问着秦然。

    “客随主便。”

    秦然一笑,点了点头。

    之后的路途,车厢内没有再出现任何的谈话,拉特担忧着哈罗德,秦然则是在完善着自己的计划。

    一个因为意外出现的‘窃听者’而浮现在秦然脑海中的计划。

    赫伯特藏在哪里?

    谁也无法得知。

    但根据拉特此刻的表现来看,赫伯特就如同他猜测的那样,非常的隐蔽,即使是在伯尔市有着相当势力的拉特也找不到。

    以拉特表现出对自己儿子的紧张,在寻找过程中动用的人手数量可想而知。

    拉特发动了许多人手找不到,秦然并不认为自己就能够超越人数的限制,找到赫伯特。

    或许这些寻找的人加在一起,都不够他一只手打。

    可找人这种事情,一向是人多力量大。

    而且,秦然在看到拉特后,就有了一个猜测:赫伯特也许根本就不在伯尔市!

    眼前的副本世界,之所以被有着世界的后缀,自然是因为它的广阔、博大和历史、文化的完整性,每次进行主线任务时,秦然只不过是接触到很小的一部分,根本无法、也没有时间与更多的地方接触。

    简单的说,如果赫伯特真的不在伯尔市,那想要找到赫伯特就真的是大海捞针了。

    秦然自认为假设成立的话,他是根本找不到赫伯特的。

    那么,是否可以让赫伯特来找他呢?

    当‘窃听者’出现,秦然的思维,让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该如何引出‘窃听者’身后的人。

    接着,这个思维就扩散开来。

    以秦然对赫伯特的了解,对方并不是一个古板的老头子,也不会墨守成规的守住一块不放。

    假如有更好、更安全的方法,赫伯特一定不会拒绝。

    更何况,赫伯特对他十分信任。

    【古城异物】副本世界中的同行、共患难,甚至是经历了生死,都让双方建立了相当深厚的友情。

    如果得到他安然无恙的消息,赫伯特绝对不会不闻不问。

    “必须要‘宣告’我回来了吗?”

    秦然靠在座椅内,心底喃喃自语着。

    轱辘、轱辘辘。

    马车的车轮碾过碎石子的地面,驶入了伯尔市的一处庭院,黑色的铁栅栏大门在两个侍从的推动下迅速的开启。

    马车绕过宽阔的小广场后,在主建筑的大门前停了下来。

    拉特急匆匆的跳下马车就招来了管家快步的走了进去。

    随后走下马车的秦然扫视了一眼紧随其后,坐满保镖的马车,又看了看庭院内人数众多的侍从。

    “不知道有多少心怀叵测的家伙啊!”

    秦然心底这样的感叹着。

    大部分夜种对于秦然来说,并不算是强大,但是那种隐藏自身、变化为人的能力实在是让他无可奈何。

    除去知道利用‘疼痛无法让夜种保持原形’这一点外,秦然也无法准确分辨出夜种和人类的不同。

    “更高级别的感知,或者某些分辨技能会有用!”

    秦然猜测着。

    但不论是哪一个,都不是现在的他能够达到的。

    “也许可以利用已知的这一点……”

    秦然这样的想道。

    至于找到其它的办法分辨夜种?

    也许,精通‘尼克王朝’历史,深知种种传说的赫伯特能够从某些碎片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但他可不行。

    并不是妄自菲薄。

    只是日积月累后形成的事实。

    “您好,2567阁下,老爷吩咐我带您去书房,请您跟我来!”

    一位侍从走了出来,向着秦然躬身施礼,抬手做引后,就向内走去。

    秦然迈步跟随其后。

    但就在踏上台阶的刹那,秦然的身形却是一顿。

    ps第一更~

    马上中秋节了,好想吃月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