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八章 通缉
    酒馆内,人影稀稀。

    仅有的数人,也不过是宿醉未醒。

    酒保和侍者已经开始清理一夜的狼藉,并且时不时催促宿醉的客人离开,看得出双方关系十分熟稔,客人没有什么不满,哪怕是骂骂咧咧的,也是笑骂居多。

    所以,当秦然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就显得无比突兀了。

    略微大量四周,大致了解到自己身处坏境的秦然,并没有停留,他快步的向着酒馆外走去。

    但是,在经过酒馆门口的时候,秦然却不由停下了脚步。

    酒馆一侧的墙壁上,贴满了通缉令,每一张通缉令上都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除去……

    最中间、悬赏金额最高的那副。

    “赫伯特?!”

    秦然一怔。

    他细细查看着通缉令上的样貌、名字数秒后,确认了通缉令上的人,就是他这次副本世界主线任务的保护人:赫伯特。

    “麻烦了!”

    秦然低声嘀咕着。

    不仅仅是因为他保护的人成为了头号通缉犯,会吸引来诸多的佣兵、赏金猎人等,还因为赫伯特为了躲避这些人,必然会将自己隐藏起来,以至于他这个保护者都难以找到的地步。

    秦然从不会怀疑赫伯特的智慧。

    再加上年龄给予足够的阅历,秦然有把握赫伯特一定能够给自己找到一个极为隐蔽的藏身之处。

    只是,对方依旧处在危险中。

    并且,已经开始危及到了生命。

    主线任务早已说明了一切。

    “必须要加快寻找的速度了!”

    说着,秦然就快步的离开了酒馆。

    在有更好的渠道下,他可不想向几个疲惫了一夜的酒保、侍者,打探消息。

    因为,他无法保证在这样的疲劳状态下,酒保、侍者面对打探会给予几分真消息。

    当然,如果给出了足够的金钱,他自然能够知道自己想知道的。

    但那实在是太过麻烦了,不单单是过程的麻烦,还有会为自己惹来麻烦。

    财不露白的道理,秦然早就懂了。

    而你指望一群时常在酒馆内宿醉的人有极高的道德和教养?

    别开玩笑了。

    虽然没有刻意感知,但酒馆旁的小巷子内传来的鲜血气味,早已经告知了秦然那里发生了什么。

    更何况这个副本世界本身就是危险的。

    在和平的粉饰下,既有着佣兵、赏金猎人,还有着夜种这样的食人种。

    现在,更是多了许多为所未闻的怪物。

    在没有找到赫伯特前,秦然并不打算找麻烦。

    但有的时候,总是事与愿违。

    就在秦然惊讶的发现他所在的城市是曾在【古城异物】中落脚、赫伯特的居所附近的伯尔市,并且打算购买一份报纸了解更具体的信息时,两个身着一身黑衣制服的警察挡在了他的面前。

    “2567?”

    个子较高的那个拿出一幅画像与秦然对比了片刻后,这才问道。

    秦然耸了耸肩,没有否认。

    那画像虽然有些失真,但还是与他本人有四五分相似的,并不是拒绝就能够否认的事实。

    “我们没有恶意!”

    “只是我们需要向你了解一些事情!”

    矮个子的警察解释着。

    个子较高的那个在一旁做了个请的手势,不远处有着一辆车厢封闭的马车,马车旁站着数个身材健壮、高大带有武器的保镖,而在秦然的感知中,车厢内却只有一个人。

    显然,车厢内的人才是真正要找他的人。

    至于两个警察?

    只是幌子罢了。

    但这足以让秦然有了一些猜测。

    能够随意指使两个警察,拥有众多保镖,并且在他‘出现’不到二十分钟就确认了他的身份、找到他的具体位置。

    对方的身份自然是不简单的。

    不然不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势力。

    而在伯尔市拥有着这么大势力,还非要见他的人,在眼前的副本世界可不多见。

    “哈罗德也跟着自己的老师藏了起来吗?”

    秦然心底暗道。

    赫伯特的学生中,科芬最为贫穷、琼娜中等,而哈罗德则应该是家庭巨富,从平时的言谈举止,秦然轻松的分辨而出。

    抛开一切的不可能。

    也就只剩下了这个可能。

    至于是因为赫伯特悬赏而来?

    看看那马车、马儿和保镖吧。

    真要是为悬赏而来的人,可没有这样的排场。

    即使赫伯特的悬赏足有一万块。

    因此,秦然没有拒绝的登上了马车。

    当他看清楚车厢内的人时,秦然越发的肯定了之前他的猜测。

    虽然眼前的男子已经人到中年,但面容、轮廓却和哈罗德分毫不差,身材也是那种高大型的,一身西装穿着的异常得体。

    秦然看着对方,就能够想象得出哈罗德日后的模样。

    “2567阁下?”

    “您好,我是哈罗德的父亲,你可以称呼我为拉特。”

    “我的儿子哈罗德在与赫伯特阁下离开伯尔市后的一段时间,就彻底的失去了音信,当发生了淘金人营地大屠杀后,我更是派人前去寻找哈罗德,但是所有人都失踪了,直到您的出现……”

    “如果可以的话,您能否告知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可不相信赫伯特阁下会做出那么疯狂的事情屠杀整个淘金人营地?”

    “只有蠢货才会相信一个学者能够干出这样的事来!”

    本该是疑问的话语,眼前的中年人以极为肯定的口吻说着,并且,没有遮掩自己的意图,直接的开门见山。

    不过,并不咄咄逼人,礼仪十足,显示着自身相当的交易。

    同样的,也为秦然解释了赫伯特为什么会被通缉。

    屠杀整个淘金人营地?

    说实话,当听到有人把这样的罪名按在赫伯特那位老学者身上的时候,秦然十分的同意拉特的评价。

    谁相信谁就是蠢货。

    而为什么会出现这样荒唐的通缉令?

    除去高层的腐朽外,自然少不了隐藏其中的夜种推波助澜。

    甚至,一切都有可能是夜种主导的。

    而这让秦然明白,夜种怪物对人类社会,或者确切的说是,对伯尔市的腐蚀,比他最初猜测的还要深。

    那么……

    秦然看向了哈罗德的父亲,抬手就向着对方抓去。

    ps第二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

    再次推荐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