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三章 直入
    王宫门前,阶梯过百。

    每一阶阶梯长足有十米,宽则半米,高则是三十五公分,是一个让人攀登起来,极为不舒服的宽度和高度。

    但却衬托出王宫大门的威严。

    大门金红两色为主,上雕刻有代表着沃伦王室的荆棘花图案,大门两侧,长方形的挂毯从二十米高的塔楼上垂下,离地三米左右,一面是出鞘长剑,一面是耸立的盾牌,秦然没有相应的纹章学知识,但也能够猜到其中的意思。

    勇敢和无畏。

    而事实上,两面挂毯的意思,就与秦然猜的差不多。

    长剑代表着沃伦王室中的某位国王曾亲自远征。

    盾牌则是代表着某位国王亲自登上城墙抵御外敌。

    此刻,在两面挂毯中间,大门前的位置,一个全身银色盔甲的骑士,端坐在一匹白色的战马上。

    对方面甲撩起,露出一张颇具勇武的脸,但眼角的皱纹,却在表明对方不在年轻的岁数。

    不过,对方手掌依然有力,手中的长枪斜指夜空,没有似乎的晃动。

    在看到秦然后,对方没有任何谈话的兴致,一拍战马,就发动了冲锋。

    “驾!”

    一声如同狮虎咆哮的低喝声中,白马骑士径直从王宫门口冲下。

    白色的战马的四只马蹄,矫健且准确的踩在阶梯上,如履平地一般,由上而下的冲击力,则似乎让对方变得势不可挡。

    面对着冲下的白马骑士,秦然没有犹豫的冲了上去。

    希律律!

    夜枭一声嘶鸣,赤红的双瞳死死的盯着那匹白色的战马,咧开的嘴中,露出了锋锐的獠牙。

    夜枭对于白色有着天然的排斥感。

    尤其是白色的战马,更是如此。

    但对面的白色战马,完全无惧夜枭的威势。

    相反,奔跑的速度越发的快了起来。

    白马骑士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不屑,他放下了面甲,斜指夜空的长枪也随之平举,锋锐的枪尖直指秦然。

    白马骑士有着绝对的信心,将秦然一枪挑下。

    不仅是因为他.胯.下有着沃伦最优秀的战马,还因为手中的长枪。

    这并不是一柄标准的骑兵使用的长枪,而是由曾经的龙枪缩减而来。

    可就算是缩减了,也依旧有着四米左右的长度,坚韧且锋锐,再加上巫师的附魔,更是让其变得无坚不摧。

    配合着战马的冲击力,即使是一块钢铁,也能够刺穿,更加不用说是一个人了。

    而也正是因为战马、长枪,才让他有了百战百胜的名号。

    再看看他的对手。

    一柄看起来就沉重不已的双手巨剑。

    或许,在步战的时候,威猛无比。

    但骑战中?

    只要是一个合格的骑兵,就能够找到致命的弱点。

    长度!

    那柄双手巨剑足有一人之高,在常规武器中,已经是十分了不得了。

    可和基本上都达到三米的骑兵长枪比?

    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更何况,他使用的是缩减而来的龙枪。

    以及……

    此刻下冲的力道。

    他占了不止一项优势,胜负在最开始时,就已经决定了!

    我就是胜利者!

    白马骑士发出了这样的胜利宣言。

    并且,在脑海中已经幻想着简妮.詹姆士对他的奖赏。

    因此,白色的战马更快了,手中的长枪更稳了。

    白马骑士对赢得这场战斗,变得迫不及待了。

    哒哒哒!

    一白,一黑。

    一下冲,一上行。

    双方越来越近,白马骑士心底默算着距离,然后……

    一枪刺出!

    枪快如流星,破空声形成一道急速的风压,仿佛弓弩射出的箭矢,向着秦然而去。

    嗖!

    可是,这道风压却落空了。

    不仅仅是这道风压,连带着之后的长枪,都落空了。

    “什么?!”

    看着夜枭空空如也的马背,白马骑士惊呼出声。

    本能的,白马骑士就要收回长枪,向着夜枭的肚子刺去。

    白马骑士有把握,秦然就藏在那里。

    可是,太晚了。

    或者说,太慢了。

    四米左右的长度,在刺出时,有着令人望尘莫及的攻击距离,但过长的长度,注定了它无法灵活使用。

    噗!

    暗红色的巨剑一记横扫。

    双马一错而过,秦然再次端坐在了夜枭的马背上。

    而白马骑士则是随着战马前冲了两步后,上半截身躯跌落在地。

    一本带着绿色光芒的书籍和装备在对方的尸体上浮现。

    白色的战马为主人的逝去而嘶鸣。

    秦然面色平静的捡起了自己的战利品。

    他不会为敌人的逝去而难过。

    因为,如果不是他有着大师级别的【骑术】且恰好有着夜枭这样一匹异于普通战马的坐骑,刚刚死得就是他了。

    普通的战马,绝对不可能达到如同夜枭一般,背负着诸多沉重的物品,还让他游刃有余的做出蹬里藏身这样的技巧。

    恐怕,背负着诸多沉重物品的他稍有动作,就会连带着战马一起跌倒,就算是有大师级的【骑术】也不行。

    毕竟,【骑术】并不可能从本质上改变坐骑。

    没有过多的留意两件战利品,秦然的目光就已经被紧闭的王宫大门所吸引。

    敏锐的感知,能够清晰的从中感受到浓浓的恶意。

    吱呀!

    下一刻,紧闭的大门,在秦然的注视下,就缓缓的开启了。

    略显刺耳的门轴与门框摩擦声后,就是一片令人感到压抑的寂静。

    哪怕是夜风,在这个时候也停止了。

    剩下的,就只有王宫大门内一成不变的黑暗。

    那里仿佛变成了一头巨兽的嘴,正在等待着秦然自投罗网。

    秦然面容淡然,眼神平静的看着这一切。

    【震慑:你在对手震慑的范围,你的精神通过了判定,没有异常状态发生……】

    【震慑:你在对手震慑的范围,你的精神通过了判定,没有异常状态发生……】

    战斗信息记录中,不住显现的提示,清晰告知着他,眼前的一切并不是所谓的装神弄鬼。

    但这并不是秦然后退的理由。

    费了偌大的工夫,秦然可不是为了收获两三件魔法级别的装备而来。

    他心念一动。

    与秦然心意相通的夜枭,立刻就四蹄抛开,如同离弦之箭般,冲入了王宫的大门。

    吱呀!

    在秦然冲入后,大门又一次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

    它,缓缓的关上了。

    夜风,又一次轻抚大地。

    一切都似乎回到了静怡的夜晚中。

    突然——

    轰!

    王宫内,烈焰滔天而起。

    ps第一更~

    颓废这手残,一加更就得晚睡。

    一晚睡,第二天就起不来,更新就得晚点……

    唉,完全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今天保底两更,大家让颓废缓一天,明天继续加更!

    最后,求月票的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