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三章 拒绝
    虽然决定前往沃伦的王都:勒尔德里。

    但在离开前却还有一件事要做。

    找回玛丽母亲的佩剑。

    在确认盖尔阿特就是凶手好,这样的寻找并不困难。

    因为,对方为了打消玛丽的疑虑,行凶后,根本不可能离开斯伍特堡的范围。

    与其隐藏在连自身都不熟悉的地方。

    已经熟悉的斯伍特堡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之前,盖尔阿特下属、弟子放火烧斯伍特堡,未必没有掩盖这柄佩剑下落的原因。

    所以,秦然与玛丽返回了斯伍特堡。

    吊桥,早已经在大火中烧毁。

    幸运的是,那残余的铁锁还算是结实。

    秦然一手攀在铁索上,一手环抱着玛丽,迅速的通过了铁锁,然后,在玛丽的确认下,快速的开始翻找起眼前的残垣断壁。

    高塔的上层已经完全的坍塌。

    仅留下被火焰烧灼成黑色的底部。

    高温、烈焰,让这些砖石变得脆弱,秦然很轻松的就用双手刨出了一条通往盖尔阿特房间的道路。

    当碎石被扫除后,一扇经过掩盖的门被找到了。

    “这里原本有着一张毯子。”

    玛丽指着门说道。

    秦然则已经检查起周围。

    他无法肯定盖尔阿特是否留下了什么后手,自然是一切小心为上。

    而下一刻,就证明了这样做的必要性。

    秦然先是向玛丽示意来到自己身后。

    接着,猛地向上一拉门,

    嗖嗖嗖!

    七八支箭矢就这样的从门内喷射而出,径直的射穿了对面残余的墙壁。

    如果有人站在那里的话,绝对会被射出几个大窟窿。

    但随之而来墙壁上的变化,却让秦然、玛丽脸色一变。

    发出一阵‘嗤嗤’的响声后,那墙壁竟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了。

    仅仅连三个呼吸后,就化为了一滩好似沥青般的液体。

    “小心!”

    眼前的一幕,让秦然越发的警惕了。

    他对着玛丽提醒了一句后,开始向密室内看去。

    数次确认后,这才翻身跃入其中。

    密市不大,只有四、五个平方。

    放着的东西也不多。

    仅有一把连鞘的骑士剑。

    剑身比一般的长剑宽一倍有余,长也多出一半,但又比双手巨剑狭窄、短小了许多,剑柄末端有着配重,让这把剑不仅能够在步战中占尽优势,骑战时同样出色。

    【名称:荆棘之剑】

    【类型:剑类武器】

    【品质:传说】

    【攻击力:强大】

    【属性:1,荆棘之刺;2,斩锐;3,高昂】

    【特效:无】

    【需求:艾莲的继承人】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否】

    【备注:它曾是沃伦王室的象征之一,直到它成为了艾莲的佩剑】

    ……

    【荆棘之刺:向前方斩出一道攻击判定为强大的剑气,3次/日】

    【斩锐:低于传说的品质的武器、防具时,有一定几率被斩断】

    【高昂:在触发斩锐属性时,攻击等级+1】

    ……

    “斩锐!高昂!”

    秦然看着【荆棘之剑】的属性,不由一怔。

    他现在忽然有些理解盖尔阿特的贪婪了。

    因为,他也有了相似的、将【荆棘之剑】占为己有的想法。

    想想看,如果拥有一把能够斩断传说品质之下武器、防具的长剑,并且同时将自身攻击判定达到极强级别的长剑,会是什么模样?

    大部分的玩家都将退避三舍吧!

    秦然心底默默的向着。

    然后,叹了口气。

    先不说【荆棘之剑】的需求,就注定了他不可能拥有这把传说级的长剑,单单是玛丽的态度就让秦然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

    此刻的对方,可是关乎到他的主线任务。

    主线任务失败,最高属性下降2级的惩罚和一件根本不能够使用的传说级长剑,孰轻孰重?

    只要不是白痴,就知道该如何选择了。

    翻身跳上了地面,秦然将【荆棘之剑】交给了玛丽。

    女孩略显吃力的抱着已经达到.胸.口处的骑士剑,虽然一副随时可能会摔倒的模样,但却没有任何开口的意思。

    有了一把【荆棘之剑】,但对于秦然来说,这一点负重完全算不上什么。

    不过,就在秦然带着玛丽走到一半时,对面却出现了一个人。

    顿时,秦然心中一紧。

    虽然贵重物品,他都是随身携带,但他现在带着玛丽身在半空中,本身就处于劣势。

    突然出现的人,如果是敌人的话,只需要斩断铁索,就足以让他狼狈不堪了。

    就在秦然仔细计算,该如何安然度过眼前危机的时候,对面的人却开口了。

    “我没有恶意!”

    “我是国王陛下的大臣、顾问:博思科!”

    对方表明了身份。

    可这并不足以取信秦然。

    哪怕秦然带着玛丽安然无恙的通过了铁锁,脚踏实地后,看向眼前一身麻布装,农夫打扮的博思科时,依旧满是警惕。

    至于国王陛下的大臣、顾问等身份?

    对方说是就是吗?

    没有确切的证据前,对方只是一个陌生人。

    “果然如同传闻中的一样,2567阁下您真是一个谨慎的人可以将‘密令’给我吗?它能够证明我的身份!”

    “放心,我没有想要知道里面内容的打算!”

    “毕竟,陛下是当着我的面,写下了上面的内容!”

    来自繁华王都的博思科显然听说过秦然的名声。

    他以一个和善的笑容看向了玛丽。

    只是,玛丽却将目光看向了秦然。

    女孩选择相信秦然。

    秦然点了点头,接过了卷轴,再将卷轴递给自称博思科的男子后,不动声色的将装有【狂妄之语】的盒子交给了左手。

    他的惯用手是右手。

    要远比左手灵活、有力。

    应对什么突发事件的话,也是更加的得心应手。

    光芒从卷轴上发出。

    秦然右手微颤,却没有更进一步行动。

    他清晰的看到,那光芒从卷轴上升起,蔓延到了博思科的左手上。

    一条鲜红的血管从手背上浮现。

    “血脉相连?”

    秦然猜测着。

    “这是沃伦王室的秘术,以血脉的力量来确认身份!”

    “我想我已经证明了我的身份,那么……”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是否能够与2567阁下和玛丽殿下同行呢?”

    博思科示意秦然检查后,就面带微笑自顾自的说道。

    可是,下一刻……

    “不行!”

    秦然果断的拒绝。

    顿时,博思科一怔,不解的看着秦然。

    ps第二更~

    朋友的婚礼,颓废累惨了……

    昨天晚上更是几乎一宿未睡……

    这是第二更,颓废先吃口饭,然后,滚去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