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二章 不远
    【主线任务:三十天内,护送玛丽前往王都,0/30】

    (标注1:发现关键任务物品,评价大幅提升)

    (标注2:如果玛丽无伤到达王都,将会获得额外评价)

    ……

    文字在视网膜上逐行出现。

    秦然略带讶异的看着手中被一层厚重火漆封好的羊皮卷轴。

    虽然猜到了密令很重要,但秦然却不知道,这封命令竟然会是关键任务物品,甚至,影响到了原本的主线任务。

    这让秦然升起了好奇心,想要一看密令上写着的是什么。

    不过,他却知道自己现在最应该做的是什么。

    握着密令的一端,秦然将密令递给了玛丽。

    不论是对方的母亲因此而死,还是居住的高塔被烧,都让秦然明白,对方才是最适合打开这封密令的人。

    更何况,之后的主线任务更是关乎到了对方。

    秦然可不愿意保护一个和他心生隔阂的小女孩。

    谁知道对方会不会因为小孩心性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哪怕,对方从开始到现在都表现的非常成熟。

    玛丽稚嫩的手掌略微颤抖,以至于卷轴也跟着颤抖起来,但是这并不妨碍女孩用小刀切开火漆。

    玛丽并没有遮挡的意思。

    所以,从秦然的角度看去,卷轴上的密令,他看得一清二楚。

    艾莲

    我的身体撑不下去了。

    每当夜晚我闭上双眼时,我都无法保证自己是否能够看到第二天的太阳。

    所以,我需要你带着玛丽回到王都,让她明白自己的身份、职责、权柄,她是我詹姆士的女儿,她理应成为沃伦的女王!

    以前,是我的过错,我也相信艾丽你能够很好的教导她,因此,我没有更多的干涉你带着玛丽逃离我的身边。

    但是,现在,她必须要回到我的身边!

    请尽快。

    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希望收到这封信的你一切安好

    詹姆士八世

    ……

    秦然一眼扫完了密令的内容。

    说是密令,看起来更像是一封家书。

    但是,上面的内容,却让秦然心底叹了口气。

    “原来如此!”

    秦然回忆着之前发生的种种,在这一刻变得豁然开朗了。

    为什么会有刺客、骑兵,甚至是潜伏多年的背叛者。

    一切都源于玛丽的身份。

    他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孩。

    金色的头发扎在脑后,蓝色的双眼微眯的看着密令,因此变得狭长,让本该年幼的她变得成熟,即使脸颊上还有一丁点小雀斑,也被人下意识的忽视。

    不漂亮。

    但身上却有着一股英气。

    这让女孩拥有了极为特殊的气质。

    “虽然带着玛丽离开了那位国王的身边,但是却在心底明白玛丽所需要面对的命运,从而精心的教育着女儿吗?”

    秦然默默的想着艾莲,这位原本斯伍特堡主人的做法。

    对方的‘理智’实在是让他感到佩服。

    没错,就是‘理智’,而不是所谓的聪明、深谋远虑之类的。

    眼前的密令,没有打开,但艾莲却已经知道了里面写着的是什么。

    并且,妥善的安排着一切。

    即使……

    其中关系到自己的生命也毫无畏惧。

    一个无惧死亡的人,是可怕的。

    秦然从不会否认这一点。

    但当他真正的见识到时,却发现原本的自己想得还是太肤浅了。

    秦然有把握艾莲已经发现了盖尔阿特的不对劲。

    可对方依旧无动于衷。

    或许,对方原本还有着什么打算。

    但随着国王钦差的离开王都,一切都变为了眼前的打算

    让对方辅佐玛丽!

    艾莲有把握盖尔阿特在看到这封密令后的选择

    对方早已经看透了盖尔阿特想要的是什么。

    哪怕其中有着无比的风险,但只要有着足够庞大的利益,盖尔阿特绝对会去做,就算是拼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贪婪的本性,足以迷惑盖尔阿特的双眼。

    甚至是……

    盖尔阿特身后的组织。

    一个王位的诱惑。

    一国之地的筹码。

    艾莲,玛丽的母亲,早已想到了一切。

    她,远离繁华,势单力孤。

    无法真正意义上的保护自己的孩子。

    那位国王或许曾经相当的强势,但在这个时候,同样变得虚弱不堪。

    她,不放心这样的父亲去保护自己的孩子。

    因为,她早已经预料到王都随着玛丽的到来会变得无比危险。

    王室的旁系。

    大贵族们。

    绝对不希望玛丽这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出现,继承王位,成为沃伦的主人。

    暗潮汹涌、诡云密布。

    明枪暗箭,接踵而至下,玛丽一个半大的孩子怎么可能抵挡的住?

    所以,她需要为前往王都的孩子找到一道护身符。

    盖尔阿特和其身后的组织就是一个绝佳的选择。

    艾莲已经洞悉了他们的本质。

    只是……

    秦然下意识的看着站在那里默不作声的玛丽。

    “你就这样确定自己的女儿,能够做到一起吗?”

    秦然以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自语着。

    艾莲所做的一切,看起来很完美。

    除去玛丽外。

    秦然真的无法得知,艾莲是如何确信自己的女儿,可以在虎狼徘徊、觊觎下,成功的登上王位的。

    就算是艾莲找到的那道护身符。

    在确定玛丽登基时,也随时可能变为致命的毒药。

    毕竟,他们是为了利益而来。

    无法满足的他们,必然会反噬玛丽。

    而这是必然的。

    秦然肯定,他们是无法被满足的。

    因为,贪欲本身就是无穷无尽的。

    秦然完全可以想象,他们会如何压榨玛丽。

    而玛丽?

    如果无法急速成长到和对方对等的地步,等待的会是什么?

    死亡。

    更何况,当玛丽得知盖尔阿特是自己的杀母仇人时,又会做出怎么样的选择?

    不论哪一种,都是残忍的。

    尤其当一切都是自己的母亲安排时。

    “仁慈和严苛?”

    “还是?”

    秦然第一次发现他无法评价一个人。

    这让秦然陷入了沉默。

    数分钟后,不语的玛丽开口了。

    “母亲早就知道?”

    女孩含糊的问道。

    似乎是在询问她的母亲早已知道密令上的内容。

    又好像是在询问她的母亲早已知道盖尔阿特的身份。

    但两个问题,本就是一个问题。

    秦然没有回答。

    在女孩问出这些话的时候,秦然就知道,早慧的对方已经猜到了一切。

    并且,有了选择。

    “2567,王都远吗?”

    女孩问道。

    “不远。”

    “我送你去。”

    秦然这样的回答着。

    ps第一更~

    颓废正在努力的码第二更,不码完不吃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