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九章 命令
    鹰架。★★

    熬鹰时必不可少的物品。

    不过,在熬鹰成功后,也会随之成为鹰隼的落脚之处。

    一些有着特殊技巧的熬鹰人,甚至,会让鹰隼养成只有在鹰架上才进食的习惯。

    贵族有着一个鹰架并不奇怪。

    事实上,也只有贵族才能但付得起熬鹰所需的一切消耗。

    但是出行在外,并且,明显就是肩负着特殊任务的斯格耐还带着一个鹰架却是耐人寻味的了。

    对方明显不是一无是处的纨绔子弟,自然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

    因此,这个鹰架的出现只有一个可能了。

    “通讯用的猎鹰吗?”

    秦然自语着。

    然后,开始在房间中翻找起来。

    用猎鹰通讯,必然会有专用的字条本。

    而在斯格耐的身上和刚刚的书房都没有,那么,只能是在这里。

    当秦然拿起了床上的枕头后,一个巴掌大小的本子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拿起由牛皮纸特制而成的本子,秦然从背包中抽出一支铅笔,迅的在上面涂抹起来。

    片刻后,一些字迹出现在了秦然面前

    车队内没有目标,已向斯伍特堡进。

    没有开头、街尾,更没有署名的话语,却足够秦然猜测到更多。

    毕竟,和斯格耐相关的目标实在是太好猜了。

    钦差!

    除去那位钦差外,就没有了其他人。

    不过,看起来那位钦差并不愚笨,独自离开车队带着密令向着斯伍特堡赶来,仅留下车队吸引人们的视线。

    “等等!”

    秦然猛地想到了什么,他再次将房间内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任何遗漏后,快步的离开了房屋,返回暂时的营地。

    当然,秦然并没有忘记玛丽的求助。

    趁着哨塔上守卫转身的一刹那,秦然就将两具尸体从杆子上摘了下来,拎在手中消失在了阴影中。

    ……

    “他们就是哈威和普尔?”

    玛丽看着面容血肉模糊的两具尸体,眉头紧皱。

    在看到这两具尸体后,女孩并不满意。

    因为,面容全毁的两具尸体,让她根本无法达成心中的那个想法。

    “嗯。”

    “在镇子外,我只找到了这两具尸体!”

    “对了,还有这个!”

    说着,秦然将玛丽母亲写给两人的信件递给了女孩。

    秦然能够清晰的看到玛丽的神情又一次变得奇怪起来。

    不过,相较于之前的疑惑,这一次秦然却是现了一些端倪。

    或者准确的说是,因为玛丽母亲‘艾莲’写给哈威、普尔两人的信件中现了的什么。

    ‘困惑’一词,都在两封信件中出现。

    这绝对不是老朋友见面时该说的话。

    相反,应该出现在那些在感情上纠缠不清的人间。

    很明显,那位原本的斯伍特堡主人与哈威、普尔和安迪在年轻的时候,应该生过什么。

    青春的荷尔蒙一旦碰撞。

    自然会有着别样的感受。

    只不过,哈威、普尔两人应该是失败者。

    安迪是不是,秦然不得而知。

    但玛丽想要干什么,秦然却是心知肚明。

    辨别自己的父亲是谁!

    在斯伍特堡内,完全没有所谓‘父亲’的痕迹,但并不代表,玛丽不需要父亲。

    但根据秦然的猜测,玛丽的母亲对于自己的‘爱人’忌讳不已,似乎从没有向玛丽提过。

    以至于玛丽不得不采取最笨的办法。

    看看对方和自己长得像不像。

    一路以来,玛丽已经不止一次做过这样的对比了。

    即使是他,玛丽都悄悄的对比过。

    虽然玛丽自认为做得很隐蔽,但根本逃不过他的目光。

    “父亲吗?”

    看着皱眉的玛丽,秦然摇了摇头,转过了身。

    对于从出生就失去父母的秦然来说,这样的场景,他实在是不擅长应付。

    只有静静的等待。

    足足十几分钟后,玛丽才出声。

    “谢谢你,2567!”

    女孩道谢着。

    脸上的神情却带着遗憾。

    如果能够辨认出两个面目全非的尸体和自己长的像不像的话,玛丽的直觉就实在是太可怕了。

    以这样的天赋,即使和真正的通灵者相比较,也差不了多少。

    而随着道谢声。

    支线任务完成的系统提示出现。

    【支线任务:帮助!(完成)】

    “那个钦差和你的母亲约定在提塔镇的哪里见面?”

    秦然转过身询问道。

    “就在提塔镇外的那棵大树前……”

    “怎么了?”

    玛丽疑惑的看着秦然。

    敏锐的感知,让女孩清晰的看到了秦然神情中的思考。

    “只是想到了一个假设!”

    “假如那个钦差是没有恶意的,他自始至终都抱有善意,那么……他为什么又要多此一举的将你母亲约到提塔镇外的那棵大树前呢?”

    秦然一边说着一边将那被铅笔涂抹出痕迹的纸条交给了玛丽。

    玛丽接过纸条后,就陷入了思考。

    而秦然的话语并没有停下。

    他继续说着。

    “这位钦差知道利用车队吸引一部分窥视者的注意,那他就一定清楚,这些人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来!”

    “密令?”

    玛丽道。

    “没错,就是密令!”

    “密令才是这些人的目标!”

    “而出于本能,所有人都会下意识的认为密令就在他的身上,从而忽略了其它!”

    “所以,这位钦差又耍了一个小花招他以自己为诱饵,吸引了剩余人的注意力,再派人将密令悄然的放到了某个地放,告知你的母亲。”

    秦然说着看向了若有所思的女孩。

    “你是说?”

    玛丽并不愚笨。

    相反,极为聪慧的女孩马上就想到了什么。

    “那封密令应该提前放在了提塔镇外的那棵大树附近!”

    秦然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可是我的母亲……”

    玛丽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话语没有全说完,就停了下来。

    女孩想到了之前被点燃的斯伍特堡。

    也想到了母亲平日的一些习惯。

    身为女儿的玛丽,无疑是最了解自己母亲的人之一。

    而正因为这份了解,让她猜到了什么。

    “我能够一起去吗?”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玛丽问道。

    “当然!”

    秦然一点头,就向着那棵视线中的大树走去。

    不过……

    有人却更快!

    ps第二更~

    因为停电,这章更的晚了!

    颓废抱歉的说!(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