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五章 安排
    援助者!

    玛丽的母亲在感觉事态不对劲时,曾写信求助过他人。网

    能够被玛丽母亲求助的人,自然符合熟人这一条件。

    而盖尔阿特显然是在怀疑玛丽母亲的死与这些人有关,所以,才会怀疑他。

    对此,秦然没有愤怒。

    甚至,有些感谢盖尔阿特。

    对方的态度,让他有了更多的猜测。

    玛丽的母亲实力不弱,这是事实,而能够让她求助的人,实力又会差到哪里去?

    可就是这样,提塔镇外却有着两具尸体。

    秦然可不认为以之前五个骑兵的本事能够干掉那种实力的强者。

    所以,疑问点来了!

    谁干掉了那两位援助者?

    “玛丽的母亲曾经想谁出了求助?”

    “或者说……一共向几人出了求助?”

    秦然径直的问道。

    “三个!”

    “哈威,普尔和安迪你应该是安迪在信中提到的弟子!”

    “看得出你继承了安迪的衣钵,他应该死而无憾了。”

    盖尔阿特思考了片刻,这才缓缓的说道。

    秦然看得出,对方并不想要回答他的问题。

    以至于话语中都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讥讽。

    不过,对方的答案,却让他不得不追问。

    至于系统安排的身份?

    并没有任何记忆的秦然,选择了避开这个话题。

    “三个吗?”

    “据我所知,在提塔镇外挂着两具新鲜的尸体……”

    “不知不觉中,我的嫌疑反而变大了吗?”

    秦然好似自言自语的说道。

    盖尔阿特警惕的看着秦然,玛丽却是眉头紧锁,脸上浮现出了一种,令秦然感到奇怪的神情。

    “所以,你认为是我杀了玛丽的母亲?”

    秦然看着盖尔阿特问道。

    为了阻击、骚扰斯格耐男爵,眼前的斯伍特堡主人的随从在昨天肯定去过提塔镇附近。

    因此,必然看到了那两具尸体。

    三个援助者,死了两个。

    斯伍特堡主人又是被熟人所刺杀。

    不论怎么看,秦然这个仅剩余的援助者都有着相当的嫌疑。

    盖尔阿特没有说话。

    算是默认了。

    “我暂时无法找到证据来说服你就算我向你表明我擅长使用的是双手巨剑,身上也没有玛丽母亲的佩剑,甚至,我救了你和玛丽的性命,你也会认为这是掩饰,为的就是达成我不可告人的秘密!”

    秦然的话语中带着疑问的口气。

    但却宛如再说事实。

    因为,秦然很清楚一个人如果固执的认为另外一个人是怀有恶意的,那么,不论后者做什么,都是无用的。

    与其花费工夫解释,远不如等待水落石出。

    不过,秦然不习惯被动等待。

    “时间会证明我的青白,而现在我们需要让这个时间快点到来!”

    秦然说着就示意玛丽是否可以继续上路。

    女孩犹豫了一下后,点了点头。

    眼前的一切,很明显了。

    盖尔阿特清醒了,但身受重伤的对方,完全的没有战斗力。

    而她?

    如果对付一般成年人的话,足够了。

    但对付秦然?

    玛丽回忆着她在高塔内,看着秦然挥剑的模样。

    那种力量,绝对不是她能够抗衡的。

    所以,假如秦然真的是那个杀了她母亲的凶手,她现在反抗,只会让秦然撕破脸皮。

    与其成为阶下囚,还不如虚与委蛇,寻找机会。

    看着眼神闪烁的玛丽,秦然马上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了。

    不过,秦然并没有在意。

    他思考着眼前的问题。

    “三个援助者死了两个,仅剩余我一个……”

    “是巧合?还是有人精心布局?”

    “如果是布局的话,对方为什么又要花费这么一番工夫将黑锅让我背呢?”

    越扑朔迷离的局面,让秦然的眉头紧皱。

    骑马落后秦然一些,但扭头就能够看到秦然面容的玛丽,一直以眼角的余光打量着皱眉的秦然。

    她似乎在对比着什么。

    可一直到立刻林间小道,女孩都没有得出什么答案。

    “我们无法直接进入提塔镇,需要在附近找个地方落脚……”

    秦然安排着。

    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停下了。

    秦然眯着眼看向了身后的方向。

    此刻,天色已经蒙蒙放亮。

    但这并不妨碍诸如火光之类更加明亮的存在,绽放着自己的光芒。

    相反,正因为这样的光亮,让浓烟越的清晰可见了。

    “那、那是斯伍特堡!”

    玛丽惊呼着,整个身躯摇摇欲坠。

    尽管为了躲避危险,玛丽选择离开了斯伍特堡,但斯伍特堡对于玛丽来说,依然是‘家’的存在。

    现在家被烧了。

    对于女孩的打击可想而知。

    盖尔阿特更是直接瞪起双眼,被硬生生的气晕了过去。

    “带着盖尔阿特先躲入丛林,清除周围的痕迹我很快回来!”

    秦然没有更多的时间安抚玛丽,只能是简明的说了一句,就跳下战马,拎起在另外两匹战马上的背包、装有【狂妄之语】的盒子,向着来时之路冲去。

    即使身背重物,但在秦然b级别的力量下,就好似不存在一般。

    他快若奔马,几个呼吸间,就消失在了玛丽的视线中。

    事实上,如果可以的话,秦然恨不得自己再快一点。

    因为,他预感到他摸到了一点那个刺杀者的尾巴。

    之前他推断牵扯其中的势力有三到四方。

    其中,斯格耐男爵一方和被他击杀的刺客一方,不可能这么快有所反应,这两拨的人至少要等到一两天后才会现己方的失败。

    而在抛开了这两拨人后,自然剩下了秦然猜测的追杀钦差大臣、刺杀玛丽母亲的一拨。

    当然,也有可能是两拨。

    但不管是一拨还是两拨。

    秦然都知道对方不会无缘无故的再次光临斯伍特堡。

    必然是有所图谋。

    可燃起的大火,却似乎在预示着对方并没有达成所愿,才泄恨一般的要烧毁斯伍特堡。

    至于图谋什么?

    秦然心底暗叹着玛丽母亲的聪明。

    “预感到不对后,就做出了层层安排,不仅为玛丽争取更多的时间,而且还做了最坏的打算吗?”

    秦然心底默默的自语着。

    奔跑的度则更快了。

    ps第二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

    再次推荐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