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四章 忽略的一点
    在玛丽收拾需要带走的物品时,秦然牵过了两匹战马,用高塔卧室内盖尔阿特的被褥做了一个简易担架,将对方放在了上面。

    他希望对方快一点苏醒。

    因为,现在他得到的信息还是太少了。

    而且,大部分都源自自己的猜测,真正意义上能够确定的几乎没有。

    不过,有一点,秦然却是极为肯定的。

    那个钦差身上有猫腻!

    斯伍特堡距离提塔镇并不远,骑马一天就到,

    如果是秘密会面的话,根本没有必要抖个圈子去提塔镇。

    一个人口只有200左右的镇子,对于陌生人可是极为敏锐的,镇子大门外的守卫,或许无法应对真正的战斗,但是辨识陌生人的话,还是轻而易举的。

    而带有国王密令的钦差大臣本该隐秘行事,却非要挑选这么容易暴露的地方,实在是令人不解。

    除非……

    “有什么事情逼得他不得不这样做!”

    “是受到了追杀,所以,求助斯伍特堡的主人?”

    “还是……”

    秦然心底浮现了一个带有恶意的猜测。

    一切都源于‘斯伍特堡主人’的刺杀。

    那种可能被熟人刺杀的情形,令秦然不得不多想一点。

    但着只是一个猜测,并没有被证实。

    “可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竟然能够让几方实力接连不断的出手?”

    秦然不解的想道。

    他可以肯定之前的斯格耐男爵和被他击杀的刺客不是一伙儿的。

    显而易见,如果斯格耐男爵手里有着一位合格的刺客,绝对不会亲自赶到斯伍特堡采取攻坚战。

    而刺杀斯伍特堡主人的‘刺客’,则代表着另外一方势力。

    这一股势力应该是最隐秘的,而且,反应最快!

    因为,这股势力极有可能就是追杀那个钦差大臣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独立的。

    “三方到四方势力吗?”

    “都代表了哪些人?”

    秦然摸着下巴思考着。

    直到玛丽将需要的东西都搬上了战马,只理清楚了一条头绪。

    反应最快的那一方势力,应该是国王身边极为亲近的人。

    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观察到国王的一举一动。

    “身边竟然有其他人潜伏,这位国王也真是……”

    秦然摇了摇头,不做更多的评价了。

    在没有真正了解到一个人前,他不会做出任何的评价。

    即使是原住民也一样。

    因为,那会让他产生先入为主的观念。

    一旦这样的评价是错误的,且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对于秦然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那会让他的判断出现错误。

    甚至,产生致命的威胁。

    “我们能够出发了吗?”

    转身将高塔的门封死后,玛丽向着秦然问道。

    “当然!”

    秦然一点头,就骑马走在了最前面。

    之后是玛丽,当女孩表现出非常不错的骑术时,秦然并没有惊讶。

    以对方母亲所表现出的实力,言传身教下,对方拥有骑术、剑术之类的才是正常。

    而在玛丽之后就是昏迷的盖尔阿特,和一些玛丽要带走的东西,需要靠三匹战马驮负。

    秦然一眼扫过,那些东西大部分都是一些琐碎物品。

    不过,其中却有着一把相较于玛丽来说的长剑。

    这把特制长剑的出现,更加证实了秦然之前的猜测。

    踏踏踏。

    战马匀速的通过了吊桥,属于斯格耐男爵等人的尸体,立刻的显露出来。

    秦然能够清晰的看到玛丽脸上浮现的厌恶、憎恨。

    “需要我处理一下这些尸体吗?”

    秦然问道。

    “我自己来!”

    玛丽这样的说着,就跳下了战马。

    女孩处理尸体的方法也极为的简单。

    一一推下了山涧。

    不过,来回拖拽近20具成年人的尸体,对于一个十三岁的女孩来说,还是有着相当的负担。

    在完成了一半后,女孩已经气喘吁吁了。

    但在秦然表示愿意帮忙时,女孩依旧拒绝。

    花费了大约半个小时后,将全部尸体都推下山涧后,秦然一行三人再次上路了。

    夜晚的月光明亮、皎洁,照亮了林间小道。

    抬起头,还能轻松的从两边的树冠缝隙中看到点点星光。

    耳边有着清晰的虫鸣。

    幽静的感觉,让人感到惬意。

    如果不是心情不对的话,真的是一次不错的夜晚漫步。

    玛丽在再次上路后,就一言不发的低着头。

    既有着之前的疲惫,也有着某种心理上的变化。

    秦然很熟悉这样的变化。

    他在初入游戏时,也经历过这样的变化:熟悉尸体,学会冷静。

    这并不是什么好的经历。

    但为了活下去,却是咬着牙都得去亲身体会的。

    更重要的是,面对这样的经历,其他人是无法帮忙的。

    只能够靠自己。

    所以,秦然只是看着,并没有多说什么。

    或许略显残忍。

    但自己对自己的残忍,远比他人对自身的残忍来得温柔。

    默不作声的前行中,仅剩下了马蹄声。

    直到昏迷中的盖尔阿特发出了一阵呻.吟。

    “盖尔阿特!”

    低头不语的玛丽欣喜的跳下了战马,向着那副简易担架跑去。

    “玛、玛丽?”

    刚刚苏醒的盖尔阿特显然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但在看到女孩时,却立刻的清醒起来。

    尤其是在看到秦然时,更是浮现了警惕的神情。

    哪怕在玛丽介绍了秦然的身份后也是一样。

    “你好,盖尔阿特。”

    秦然则是面带微笑的向着对方问好。

    除去随着对方的苏醒,他能够得到更多的消息外,自然是因为随着对方的苏醒,他的支线任务【救治!】出现了完成的提示。

    但盖尔阿特却对秦然的问候表现出了冷淡、疏远。

    “嗯,您好,2567阁下!”

    “感谢您得救命之恩!”

    虽然嘴中说着感谢,但秦然却没有听到丝毫感谢的意味。

    “在提防我?”

    秦然并没有因为这样而有所恼怒。

    相反,他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老人。

    对方的态度,提醒着他,他之前忽略了一些东西。

    一些极为重要的东西!

    ps第一更~

    颓废真心无语了,颓废家这面的邻居装修家,昨天干到晚上十二点,今天早上六点就继续开工……

    那电钻、敲打声真心是连绵不绝,快把码字的颓废淹没了!

    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