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三章 疑点重重
    在玛丽推开房门,秦然看到房间内的情况时,他就知道自己刚刚的猜测没有错。

    这是一个不大,却也称不上小的房间。

    左手边,两个三米高、五米宽的书籍完整的挡住了一面墙壁。

    右手边,则只摆放着一个矮几,上面放着一个空着的架子。

    按照架子的样式,应该是放置长剑类武器的架子。

    不过,现在架子上却是空无一物。

    秦然的正对面,却是一张书桌。

    这张书桌正常大小,一头冲着门口,一头冲着与门相对墙壁的窗口。

    一把椅子推到了桌子下,只露出椅背。

    月光从窗口照射进来,让地面都披上了一层银霜,也让地面上的一道剑痕越发的显眼起来。

    这道剑痕从门口处漫延,一直到窗口,近乎十米长短,足够陷入一只手掌。

    “好锋锐的一剑!”

    秦然蹲下身,将手掌深入剑痕后,不由轻声感叹道。

    对于这种剑痕,他十分的熟悉。

    他的【脚刀】也能够造成类似的痕迹。

    可却无法达到这种长度。

    “这一剑是从房间内斩出,一直到……”

    秦然沿着剑痕来到窗子前。

    锋锐的剑痕在这里有着扩散感,地板都有些崩碎,远不如之前切割的笔直。

    而根据经验判断,能够造成这种扩散感的原因只有两种。

    第一,实力不足,不熟悉这种技巧。

    就好似最初掌握【脚刀】的他。

    第二,发生意外,猛然收力!

    之前锋锐、笔直的剑痕足以说明斩出这一剑的人十分熟悉这种技巧。

    所以,只剩下了第二种。

    “不仅收敛,而且还因为收敛受到了反噬,并被人一剑钉在了门上吗?”

    秦然重新走回了斩出这一剑的起始点。

    在门后发现了残余的血迹和一道深入门板数寸的剑痕。

    这道剑痕极为的狭窄,应该是刺剑或者细剑。

    又一次开启【追踪】视野,在房间内转了一圈,确认自己没有任何遗漏后,秦然这才转身看向了玛丽。

    “这是你母亲遇害的房间吗?”

    他问道。

    在之前玛丽坦然自己从母亲的手中,接任了‘斯伍特堡主人’这一称号时,秦然就猜测过对方的母亲已经遇害了。

    只是,秦然没有想到玛丽的母亲竟然有着相当的实力。

    以他在房间中所看到的情景来推断,斩出那一道笔直剑痕的就是玛丽的母亲。

    不过,很可惜,对方是有备而来。

    直接以某种小手段反败为胜。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以更轻松的方式取得了胜利。

    即使玛丽的母亲有着反噬、愣神等原因,但一击穿过十米的距离,将目标钉在门板上,也不是一般的刺客能做到。

    “有意思!”

    秦然心底升起了浓烈的好奇。

    一个身手不凡的城堡女主人,一个有备而来的刺客,再加上带有国王密令的钦差大臣,秦然不自觉的猜测着他们之间的关系。

    当然,这并不妨碍他认真听着玛丽的回答。

    “是的!”

    “这里就是我母亲遇害的房间!”

    玛丽点了点头,强忍着自己的悲伤,尽量以平静的语调说着自己知道的事情。

    “母亲习惯在夜晚的时候,在这里阅读,那一晚也是一样在看着我入睡后,母亲来到这里继续阅读着,整晚没有回到卧室,这样的事不常发生,但也不是没有,所以,醒来的我并没有在意,直到……”

    虽然强忍着自己的情绪,但说到这里,玛丽的声音依旧有些哽咽。

    秦然想要安慰对方,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只能是保持沉默。

    大约几秒钟后,玛丽的声音再次响起。

    “早饭时分,我和盖尔阿特都已经前往了餐厅,但是母亲还没有出现!感觉不对劲的我和盖尔阿特来到这里,就发现母亲被钉在这扇门后,完全没有了气息。”

    玛丽说道。

    似乎是在说着别人的事情。

    相较于之前的哽咽,这个时候的模样,在秦然眼中更加的让人感到悲切。

    做为孤儿他从不知道父母之爱是什么。

    但他知道,如果原本有着父母之爱,可又失去的话……

    那滋味一定不好受。

    “你知道你母亲的佩剑在哪里吗?”

    “还有当时她在书桌上看什么?”

    秦然指了指除去鹅毛笔和一些空白纸张外,就空空如也的书桌,他的语速很快,希望通过对话,扫除这样令人难受的气氛。

    “没有!”

    “除去因为要安葬我的母亲外,我并没有动过这个房间内的任何东西,这里保持着我母亲遇害时的模样!”

    女孩摇了摇头。

    “失踪的佩剑和书籍、书信……”

    秦然自语着,却猛地停住了。

    佩剑失踪的话,只能说明佩剑不凡或者有着其它意义。

    书籍、书信消失的话,只有一个可能。

    上面记载着着的文字。

    而眼前的情况,则让秦然下意识的想到了上一位‘斯伍特堡主人’和那位国王钦差的联系方式:书信!

    “之前,我向你问过‘你的母亲为什么能够知道钦差大臣失踪’,他们不会是依靠书信来往吧?”

    秦然看着玛丽问道。

    “是的!”

    “他们是以书信交流,不过,每一次看完后,母亲都会立刻将书信烧掉!而且,据我所知,母亲不会将那些烧掉的书信再默写出来,所以,消失在书桌上的应该不是书信才对!”

    玛丽说道。

    “是这样吗?”

    秦然沉吟着。

    玛丽的母亲足够的小心,这样的人可不会被人轻易的抓住机会才对。

    “你知道书信的内容吗?”

    秦然继续问道。

    “知道一些!”

    “那个钦差在信中约定与我母亲在提塔镇见面,可是对方却没有按时出现,这让我的母亲感到不安,所以,她开始联系一些包括2567你在内的朋友,向他们发出了求助!”

    说着,玛丽就看向了秦然。

    秦然年轻的面容,令女孩怀疑秦然是怎么和自己的母亲成为朋友的。

    “你的母亲的预感是对的!”

    “她在这里遇到了刺杀!”

    “刺杀她的人,很熟悉她,准备的十分充分不仅让这里变得无声,而且还抓到了给你母亲一击致命的机会!”

    秦然完全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他只能够将话题扯回到了最初女孩的求助上。

    “所以,刺杀她的人,应该是原本的熟人、朋友!”

    秦然强调着。

    “这样吗?”

    玛丽低下了头。

    不知道在想什么。

    “虽然不想要打扰你,但我必须要提醒你,我们需要赶紧离开这里了之前的那个刺客,可不会是最后一个。”

    秦然一拍女孩的肩膀道。

    他并不想看到对方悲伤的表情。

    “我们要去哪里?”

    女孩茫然的问道。

    “提塔镇!”

    秦然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里实在是有着太多的疑点了。

    包括……

    那个钦差。

    ps第二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

    再次推荐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