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五章 克制
    黑暗,遮挡了视野。

    只剩下,耳边粗重的呼吸声不断的响起。

    恐惧的种子,在这样的呼吸声中生根发芽。

    宴会大厅中的神秘侧人士,在突如其来的变化前,比普通人强的多,他们没有发出尖叫,也没有慌不择路的逃窜。

    而是缓缓的向着宴会大厅大门的方向移动着。

    之前秦然身上爆发出的邪异气息,足以告知他们犯下了何等错误。

    他们错误估计了局面和对手。

    这意味着死亡。

    死亡灌溉着名为恐惧的幼苗。

    随着时间的流逝,惊慌的感觉开始弥漫在宴会大厅所有人的心间。

    不少人加快了动作。

    清晰的声音开始出现在宴会大厅内。

    但他们顾不了这么多了。

    他们要离开这里。

    至于点亮灯火?

    此刻的他们,谁也没有这个多余的想法。

    黑暗遮蔽了他们的视野,同样也应该遮蔽了秦然的视野,这让他们自认为是安全的。

    简单的说,所有人都清楚,谁点亮了灯火,谁就有可能受到袭击。

    即使短暂的光明,能够加快他们逃离的速度。

    但谁会为了他人而去牺牲自己?

    宴会大厅内的神秘侧人士们可做不到。

    他们可是有着远超普通人的高贵,怎么能够去做无谓的牺牲!

    贪婪、嫉妒、傲慢

    三种气息在他们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之兽在这样的气息熏陶下,越发的舒展了自己的身躯。

    成百上千的手臂、双腿,纵横交错,不断碰撞、连接。

    手臂、腿部的交汇处,一颗颗赤红的眼睛张开了。

    散发着七彩的光芒。

    黑暗被驱逐了。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宴会大厅中的人们宁肯自己还处于黑暗中。

    这是什么怪物?!

    所有人心底大呼。

    他们都看到了紧紧贴在宴会大厅天花板上的怪物,更看到了七彩光芒交汇处出现的大嘴,布满了獠牙利齿的怪嘴。

    嗖!

    在这些人惊骇欲绝的时候,饥饿的之兽开始攻击了。

    怪嘴一张,数个人就被吸入其中。

    吱吱吱!

    一圈圈,一层层的獠牙,如同是电锯般迅速的转动起来,搅碎了那些人的身体。

    呼吸间,被吸入其中的数人,就被吃的一干二净。

    而这仅仅是开始。

    嗖、嗖、嗖!

    吱吱吱!

    吞噬生,利齿的转动声,完全成为了宴会大厅的主节奏。

    每一个人都想要逃跑。

    但这只会加快他们的死亡。

    那一只只怪眼,射出了一道道七彩的激光,洞穿了、融化了那些逃跑者的身躯。

    没有一个例外。

    包括那位手段跌出的东海岸神秘侧领头者恶灵巴里。

    对方化作了一道阴影,真的宛如幽灵一般,向着地面钻去。

    可随着之兽的万千手掌一捞,对方无形的身躯就被紧紧的攥住了,接着,就被扔到了嘴中。

    吧唧。

    清脆的响声中,恶灵巴里被消化了。

    不同于其他人,在消化这位东海岸神秘侧领头者的时候,暂时与之兽心意相通的秦然能够清晰的感知到一股满足感从心底浮现。

    不过,这样的满足感,并没有让之兽停下。

    相反,它以越发的狠厉、狂暴。

    对于之兽来说,满足感就好似毒药,只会激发它那沟壑难平的,让它更加的危险。

    贪食!

    本源的邪异力量,笼罩在整个宴会大厅。

    突如其来的饥饿感,从每一个人身体中升起。

    他们神情茫然,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看着彼此,目光却逐渐的改变。

    代表着理智的人性消失了。

    只剩下了饥饿所带来的贪食。

    饥饿让他们忘却了身在何处,忘却了身边的危险。

    他们眼中只有彼此。

    相互扑向了彼此,张开嘴撕咬着对方。

    嗤!嗤!

    鲜红色的血肉在嘴中咀嚼,满足感充斥在他们的心中,但很快就再次被饥饿所代替。

    撕咬!

    吞咽!

    这些人在这一刻只剩下了吃的本能。

    吃掉对方。

    或者被对方吃掉。

    欢愉的笑声,悲惨的呼声交织而起。

    被锁链捆绑的秦然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任由之兽的操控着局面。

    对于敌人,他没有怜悯。

    身后站着的史奇,却有些无法直视这一幕。

    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

    只是转身,不再去看让他无法接受的事实。

    金色的光辉又一次明亮起来。

    照映着秦然的神情越发的冷峻。

    这个时候的秦然,就好似真正的国王一般,冷眼看着反叛者被处刑。

    “告死鸟,不要以为你赢了!”

    莱特尔的声音从秦然身后传来。

    牧亡人的首领单手抓着史奇的脖颈,将对方挡在身前,出现在秦然的面前。

    对方很小心,只从史奇的脖颈、肩膀的夹角处,露出一只眼睛,看着秦然。

    然后,大声的说道。

    “让这个怪物停下!”

    “不然我就”

    “不然你就怎么样?”

    “杀了他吗?”

    秦然打断了对方的话语,冷笑的反问道。

    然后,秦然一抬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不要停下,继续!”

    他说道。

    “你不要以为我不敢!”

    莱特尔一怔,随即就怒吼起来,而且,牧亡人首领的手掌不断的收紧,对方以此来向秦然表明自身的决心。

    只可惜的是,秦然无动于衷。

    甚至,嘴角出现了一个嘲弄的微笑。

    “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你的朋友死亡吗?”

    “地上之神的助手有着恶魔血脉,也会变得如同恶魔一般冷酷吗?”

    “你想过地上之神返回后,得到这一消息的反应吗?”

    握着史奇脖颈的莱特尔放松了手指,开始鼓动唇舌。

    凭借着之兽的感应,秦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对方内心的恐惧。

    一种泛甜的气息。

    从之兽的嗅觉来判断。

    很美味的甜点。

    秦然以理智克服着这种想要品尝恐惧的。

    他以话语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那么,你想过蕾返回后,得到牧亡人再次向她身边人出手后的反应吗?”

    “有利于你时,你所做的一切就是理所应当,不利于你时,就变成了道德的绑架”

    “真是可笑的辩白!”

    秦然嘴角的嘲弄越发的浓郁了。

    他看着莱特尔,也看着被挟持的史奇,一字一句的说着。

    “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的朋友死亡!”

    “这一点,毋庸置疑!”

    “可前提是,对方得是我的朋友才行!”

    什么?!

    莱特尔一愣。

    下一刻,异变突生。

    第三更

    这章是给同为单身狗们的书友加更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