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一章 祭献
    墙壁!

    布满青色苔藓的岩石墙壁。

    没有所谓的墙缝,岩石墙壁是整体的。

    不单单是这一面,四面墙壁都是如此。

    “囚牢?”

    秦然看了看对面墙壁上的牢门,又看了看脚边的骸骨,以及那从墙壁上延伸而出的镣铐,眉头一皱。

    眼前的一切真的是太熟悉了。

    在特殊惩罚性副本囚徒中,他就有着这样的遭遇。

    唯一的区别就是,他比脚下的倒霉家伙幸运多了。

    “头骨破碎严重,应该是使用连枷、锤子之类的武器,正面一击敲碎了天灵盖”

    “当时被拷在这里的倒霉家伙,被逼入了死角,不停的挣扎、求饶,但都没有让行凶者有所心慈手软,直接一击致命!”

    秦然蹲下身检查了骸骨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并且在脑海中浮现了当时的画面。

    然后,他的目光看向了牢门。

    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囚牢的门竟然没有上锁。

    “外面有着灯光,囚笼的门却没有锁,如果将眼前是幻境的可能派出的话,那就是狱卒们知道这里的人已经死了!”

    “可是,既然已经知道对方死了,为什么会放任对方在这里白骨化?”

    新的疑惑出现在秦然心底。

    要知道,尸体白骨化的过程可不是什么赏心悦目的。

    不说其他,单单是那股恶臭,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

    更何况是在这种地下的囚牢。

    秦然完全可以想象当那恶臭弥漫时,所有人都不得不捂住口鼻的模样。

    但就算是这样,这具尸体都没有被处理掉。

    “难道有什么特殊之处?”

    秦然下意识的又看向了骸骨。

    他以更加细致的方式检查着骸骨。

    可却没有什么特殊的发现。

    没有任何的收获,秦然略带遗憾的站起身,他小心的打开了囚笼的门,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

    眼前的是一条不长,足够灯光射进来的走廊。

    “只有一间囚室?”

    秦然的目光扫视周围,惊讶的发现,他所站的位置证实走廊一侧的尽头,身后就是囚牢。

    可是在这条走廊上,竟然没有了任何的囚门。

    而在走廊另外一侧的尽头,则是给整条走廊带来光亮的光源处。

    秦然谨慎的走了过去。

    几乎每一步都会检查脚下和周围,确认没有陷阱后,才再次的前进。

    尤其是当靠近光源,即将失去阴影的庇护时,秦然更是拿出了狂妄之语。

    只是,又一次让秦然意外了。

    眼前这个有着光源的大厅,没有任何值得警惕的东西。

    不论是人,还是物。

    唯一吸引秦然注意力的则是面前的光源:散发着淡淡如同油灯一般光芒的雕像了。

    一尊很狰狞的雕像。

    雕像的基座并不是常见的圆形和方形,而是用石头雕成的数个人,被雕像踩在脚下,做出哀嚎模样。

    雕像身体魁梧,背有双翅,手中握着巨剑与鞭子,雕像的脸上则插着一只几近腐朽的箭矢,让面容看不太清楚。

    但即使如此,秦然也是看得心中打鼓。

    虽然细节方面有所差异,但是整体方面却和他变身恶魔后的模样极为类似。

    当然,秦然在恶魔形态时并没有细致的照过镜子。

    不过,神秘日报上却有着一副写实素描,足以让秦然知道他的恶魔形态是什么模样了。

    “这是怎么回事?”

    “这里怎么会有一尊恶魔雕像的?”

    秦然带着疑惑,看向大厅四周。

    除去他来时的走廊,还有另外八条走廊分布周围期间。

    每一条走廊的距离都是等距的,中心则是这个散发着光芒的恶魔雕像。

    而且,秦然还发现,每条走廊的地板是不同的。

    准确点说是,地板上的花纹不同。

    “魔法阵!”

    秦然对比检查后,得出了相当肯定的结论。

    虽然他的神秘知识等级不够,无法辨识出整个魔法阵的作用,但是其中的一些符文,却还是能够辨识的。

    尤其是由十五个字符构成的死亡。

    秦然几乎是一眼就辨认出来。

    这是他最初认识的几个字符之一,自然是记忆犹新的。

    而眼前九条走廊,都有着死亡的字符,无一例外。

    “祭献吗?”

    联想着囚牢位置的诡异布局和恶魔雕像,秦然猜测着。

    然后,他开始一一检查剩余的八条走廊。

    与他出现的那间囚室一样,每一间囚室内部都有着一具被敲碎头骨的骸骨。

    除此之外,也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秦然再次返回了恶魔雕像前,看着眼前散发着淡淡光芒的雕像,他不由沉思起来。

    “那迷雾应该是有着某种传送作用,它将我带到了这里:一个某种祭献仪式的场地!”

    “但应该很久没有使用了,甚至,那些主持仪式的人,都已经不知所踪,再加上恶魔雕像被破坏的模样来看”

    “这里当初应当是遭受了一次小范围的袭击!”

    “不、不是小范围的袭击!”

    “应该是一次刺杀!”

    秦然的目光不由看向了走廊内的阴影处,他将自己带入了那个角色。

    “刺杀者悄然无声的潜入了这里,他隐藏在一侧的阴影中,等待着被刺杀者的出现,可惜的是并没有一击毙命,反而是一箭射到了雕像上,接着,被刺杀者仓惶的逃命,刺杀者紧追不放!”

    秦然推演着整个过程。

    他的眉头缓缓的舒展开来。

    看似无用的过程,实则让秦然了解到,这里至少会有一个出入口。

    甚至是,两个!

    第一个是主持仪式的祭祀们进出的,必然存在的门。

    第二个则是那位刺杀者进出的,有可能存在的门。

    之所以是有可能,是因为秦然猜测那位刺杀者的身份很有可能是当初主持仪式的祭祀的一员。

    至于为什么要刺杀同僚?

    争权夺利!

    秦然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

    或许,还有其它的可能。

    但却不关秦然的事了,他现在只想要快点找到离开的出口。

    吱、吱!

    就在秦然刚准备检查周围时,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响起。

    下一刻,一道身影从天而降。

    第二更

    颓废掐指一算,今天五行缺肉

    所以,这章定时,颓废去吃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