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九章 一个不留
    【击杀特殊敌人,获得黑色印记……】

    【黑色印记:这是仇恨,不死不休(只要你还在这个世界内,你就会遭到源源不断的追杀,直到你死亡、离开,或者它们全部的覆灭)!】

    “不死不休的追杀?”

    秦然看着视网膜上的信息,眉头紧锁。

    谁也不想遭到追杀。

    尤其是当追杀者还是一群不惧怕火焰、雷电、阴影和一般的祝福物品、咒术都不起作用的怪物时。

    即使是秦然,也不得不重新审视与这些怪物相关的支线任务【消失的镇子】的危险程度。

    似乎要远比额外支线任务【百年仇怨】危险的多。

    不过,这可不代表秦然会放弃。

    因为,他深知,越危险就越是有着巨大的收益。

    “进去说!”

    冲着史奇一挥手,秦然走进了黑街1号。

    事实上,之前的战斗已经惊动了里面的人,希蒙斯、艾丽.琼斯和劳尔夫妇已经冲了出来。

    体内隐藏着邪灵的罗克更是冲在最前头。

    只是在看到秦然后,暴躁的罗克,立刻变回了那种木讷、呆滞的模样,只是本能的走到了秦然的身边就不言不语了。

    居所内的其他人,都看到了黑色骑士化为黑烟消失的一幕。

    众人的脸色凝重、沉吟。

    做为神秘侧的一员,他们或许实力不是很强大,但是一些必要的常识和特殊的知识,却是极其精通的。

    那远在弗洛德镇的黑色骑士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追寻而来!

    每个人心中都有着这样的猜测。

    所以,当看到秦然的手势后,众人都返回了黑街1号。

    所有人坐在一层的大厅中,下意识的将目光看向了秦然。

    或许希蒙斯的年纪最为大。

    但秦然的实力却是最强。

    不过,秦然的目光却放在希蒙斯的身上。

    他希望借助对方的阅历与经验。

    “知道这些怪物是什么吗?”

    “我在它身上发现了这个。”

    秦然询问着,同时拿出了【夜枭令牌】,递了过去。

    “古代炼金术!”

    希蒙斯接过【夜枭令牌】仅仅看了一眼后,就给予了肯定的答案。

    魔药师抬起头看着周围好奇的众人,开始解释道:“这是‘断层’之前的炼金技术,我年轻时和蕾挖掘一座古迹时,曾经看到过,只是……”

    希蒙斯的话语一顿,似乎想到了什么。

    最终,却是摇了摇头,错开了这个话题。

    而且,不等众人开口询问‘断层’是什么,就继续的说了起来。

    “如果这些家伙真的是古代炼金术的产物,那么,我们现在所熟知的力量将很难对它们造成伤害那是一种等级的压制!”

    “毕竟,我们所熟知的神秘知识,相较于古代来说,真的是边角料,九牛一毛!不过,幸运的是……”

    “现在的我们还有其它的解决办法!”

    希蒙斯一边说着,一边神情郑重的看向了史奇。

    “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史奇很干脆的道。

    “重武器!”

    “神秘的力量无法抵抗这些家伙的话,只有依靠火药的力量了感谢火药的出现!”

    希蒙斯说完,仿佛是自嘲般的耸了耸肩。

    在场的众人除去秦然、史奇外,都有些不自然。

    自认为神秘侧的一员,却用火药武器对付敌人,真的是太别扭了。

    而这对身为独行玩家的秦然来说则是非常自然。

    他早就习惯了什么样的情况,用什么解决方法。

    不然的话,也不会学习诸多的技能,背负诸多的武器。

    史奇这个不合格的神秘侧一员则完全没有这样的体会,他向众人打了个招呼后,就匆匆离去了。

    并且,保证天黑前会回来。

    突兀出现的追击者,让我们的警长也感到了不舒服。

    至于罗克?

    完全是不明白众人说什么。

    当然,在离去前,史奇简单的讲述了一下警局发生的事情,他希望剩下的人来劝阻秦然冒险的行为。

    对于塔丽.兰奇,史奇有着极差的印象。

    这样的印象,很自然的延伸到了对方的爷爷罗斯德.兰奇身上。

    “太危险了!”

    “东海岸的那些家伙可不是好对付的!”

    “事实上,如果不是蕾在,东海岸的那些家伙早就把手伸到这里来了!”

    希蒙斯摇着头,并没有直接劝说秦然,而是开始讲述一些秦然之前没有接触到的信息。

    同样的,这也是艾丽.琼斯和劳尔夫妇没有接触过的信息。

    “西海岸和东海岸的神秘侧并不和睦?”

    劳尔夫妇讶异的问道。

    曾经走南闯北的他们,并没有这样的感觉。

    甚至,觉得东海岸的神秘侧氛围要比西海岸友好一些。

    “你们应该感谢妮凯蕾!”

    “‘血色之月’爆发后,西海岸的神秘侧势力几乎遭到了灭顶之灾,面对这样的局面,有人出于道德,会伸出援助之手,而有人出于私利,则会落井下石可惜的是,东海岸是后者!”

    “他们兴奋于西海岸神秘侧几大势力的损失惨重,所以,他们开始了掠夺。”

    “从普通的资料,到珍贵的咒术,再到施法材料,整艘整艘的装船,运回了各自的大本营!”

    “知道五大结社中的暗星、夜魔和独角兽、白鹿为什么相互针对吗?”

    希蒙斯问着。

    当他看到众人脸上浮现恍然时,这才点头道。

    “没错,就是你们想得那样!”

    “总部位于东海岸的暗星、独角兽,就是当时对西海岸掠夺的带头人,而西海岸中损失最大的就是夜魔、白鹿!”

    “这样的明争暗斗持续了一百多年,直到蕾成年为止她一个人灭掉了东海岸对西海岸的那次‘彻底占领西海岸’总攻,暗星、独角兽前任社长的脑袋被蕾挂在了码头,供海鸟啄食,直至风干成骨头!”

    “而对想要反攻的夜魔、白鹿,也是一顿暴打!”

    “双方的战争由此结束,并且签下了互不侵.犯的条约!”

    希蒙斯缓缓的讲述着当年隐秘的历史。

    艾丽.琼斯的双眼中泛起了光芒。

    劳尔夫妇也是惊骇、颤抖。

    他们从没有想过妮凯蕾会这样的强大。

    一个人面对东海岸的总攻,那是什么场面?

    更加不用说还将暗星、独角兽前任社长的脑袋挂在码头,供海鸟啄食,直至风干成骨头了。

    五大结社其中之二,完全的被吓破了胆,连自己社长的脑袋都不敢取回……

    哪怕是早知妮凯蕾曾经灭掉牧亡人这样不逊色于五大结社组织的秦然也是一怔。

    要知道一个结社,和一片大陆的力量。

    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地上之神’吗?”

    秦然呢喃着这个称号。

    此刻,他才觉得这个称号,真的是实至名归。

    至于最后暴打夜魔、白鹿?

    秦然只能是耸了耸肩。

    那个脾气略带暴躁,但心肠并不坏,还有着一定正义感的老太太不会让西海岸遭受屠戮,也不想看到东海岸陷入战火。

    “该说不愧是蕾的风格吗?”

    秦然心底暗道。

    而希蒙斯的话语却是继续着。

    “所以,2567,我不会阻止你去!”

    “但如果你要去的话……”

    希蒙斯缓缓的说道,神情却是变得极为严肃、郑重,就如同是弥留之际的嘱托。

    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请记住你是‘西海岸最强通灵者’‘地上之神’的助手干掉他们,一个不留!”

    艾丽.琼斯、劳尔夫妇都是一愣。

    他们没有想到希蒙斯不仅没有劝说秦然,还说出了这样几乎苛刻的话语。

    就如同他们远远没有想到‘西海岸最强通灵者’‘地上之神’所代表的含义一样。

    秦然想到了。

    所以,秦然笑着答应了。

    “好的!”

    他说道。

    ps第二更~

    总算码出来了……

    颓废滚去吃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