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三章 夜种 (二更)
    身形胖大的俘虏,看着手掌包裹电光的秦然后,整个人不由后退了两步,面容上更是浮现出了恐惧的神情。

    而对方的嘴中则是冒出了与眼前副本世界通用语类似,但又有些不同的呜咽声。

    “俚语?”

    秦然猜测着,嘴中则试探的说道:“你能听懂我的话语吗?”

    身形胖大的俘虏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让秦然一皱眉。

    而这个时候,赫伯特走了出来。

    “如果不介意的话,让我来试试!”

    学者这样的说道。

    “当然!”

    秦然点了点头,侧身让开了道路,双目则紧盯着胖大的俘虏,一旦对方有所异动的话,他第一时间就会出手。

    不过,出乎秦然预料的是,面对着面带微笑走过去的赫伯特,一直挣扎的胖大俘虏则是安静了下来。

    “这是?”

    秦然惊讶的看着赫伯特。

    这位学者正在以极慢的语速与那胖大的俘虏交流着。

    “冷静点,放心,这里没有任何人会伤害你!”

    “好、好。”

    “告诉我,你的名字!”

    “没,我没有名字……”

    “这样吗?”

    “那你是从哪里来的?”

    “不、不知道。”

    ……

    随着两人的交流,秦然终于听懂了胖大俘虏的话语。

    哪里是什么俚语,完全就是通用语。

    只不过,对方的声带或者舌头有毛病,才让那声音变成了之前的呜咽声。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秦然发现对方似乎智力不高。

    “是伪装?还是?”

    秦然怀疑着。

    可随着赫伯特解开对方身上的锁链,然后,对方很顺从的跟在赫伯特身后时,秦然放弃了自己的怀疑。

    同时,秦然心底一凛。

    他想到了昨天暗子房间的‘布局’。

    “那个陷阱,是对方精挑细选的!”

    “眼前的大家伙,做为‘诱饵’也是精挑细选的!”

    秦然完全可以想象,按照那个‘布局人’的计划

    在与一个皮糙肉厚、不拍疼痛,但头脑简单,连正常交流都困难,且极为暴怒的大家伙交手时,对方必然会使用武器。

    而一旦使用武器,按绿色的火焰陷阱就必然触发。

    有着大家伙的纠缠,对方肯定不能够顺利逃脱。

    最终的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布局人’唯一没有计算到的,恐怕就是大家伙愤怒和鲁莽的程度了。

    “可惜!”

    秦然看向一脸无害跟在赫伯特身后,来到厨娘身旁接过早餐的大家伙,心底不由叹了口气。

    诚然,从一个智力低下的人嘴中是问不出什么的。

    但是,一个身体如此胖大的人,在哪里都是显眼的。

    只要被看到,略微的打听就能够得到准确的消息。

    顺藤摸瓜的话,也不是不可能找到‘布局人’的下落。

    唯一让秦然不放心的则是那些前来应聘的佣兵、赏金猎人了。

    在完成护卫的筛选,甚至是找出别有用心者之前,他肯定是无法离开赫伯特身边的。

    一个可能会出现的支线任务和一个事关主线任务的原住民间,孰轻孰重,秦然是分得清楚的。

    “如果只是打听消息的话,科芬也可以不错的完成!”

    “他每天都会将报纸送到我这里来,今天也不会例外!”

    安抚好大家伙的赫伯特重新走到了秦然的面前,一边邀请秦然共进早餐,一边善意的说道。

    仅仅是十几分钟后,科芬就挥舞着报纸,走进了赫伯特的居所。

    对于秦然的拜托,并且听到秦然愿意教导一些格斗基础后,年轻人立刻拍着胸脯答应了。

    甚至,连早餐都没来得及吃完,就跑回了市区。

    “你最好记住自己的承诺!”

    “科芬可是很崇拜你的!”

    琼娜目送同伴离开后,走到了秦然身边说道。

    “你之前为什么道谢?”

    顿了一下,少女问道。

    “因为,我之前陷入了一个本不该是现在的我应该考虑的事情,而你的尖叫惊醒了做着无用功的我。”

    秦然简单的解释着。

    他无法向对方详细解释自己所遇到的一切。

    但这样简单的回答却是真实的。

    可惜的是,少女并不相信这样的答案。

    “真是说得轻而易举!”

    少女轻哼了一声后,就转身离去。

    不过,在走了几步后,却突然停下。

    “谢谢!”

    对方再说出这句话后,不再停留的向着厨娘走去。

    留下略带愕然的秦然。

    “真是捉摸不定!”

    秦然这样的评价着少女,然后,目光看向了以长辈目光注视着一切的赫伯特。

    他现在有着很多疑问想要向这位学者请教。

    之前卡尔金和对方车夫的‘异变’。

    还有面对大家伙时,赫伯特的那种确定大家伙不会伤害他的缘由。

    都让秦然在意。

    “夜种!”

    “卡尔金和那位车夫的变化,很符合这种源自尼克王朝传说的怪物它们拥有着不下于人类的智慧,而且,善于将自己伪装成人类的模样,死后会化为绿色的浓汁!”

    “刀枪不入这一点,也很符合你的描述。”

    “曾经肆虐在尼克王朝的沿海,但却最终被王朝大军剿灭!”

    “只有两点让我在意!”

    “第一:夜种在疼痛时,是无法保持正常形态的!”

    “第二:夜种应该是和人类的繁殖模式一样,不可能出现‘异变’!”

    面对着秦然的疑惑,赫伯特解答着。

    “夜种打算卷土重来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卡尔金算是一个不错的目标吧?”

    秦然轻声自语着。

    心底却有了一些猜测。

    “谁知道呢?”

    “托了活得时间够长的福,我这双眼睛能够辨别出心智单纯的人是善是恶,但却绝对不包括卡尔金这样的家伙,或者夜种这样的怪物!”

    赫伯特耸了耸肩。

    “但您已经给了我足够的帮助!”

    “至少,‘夜种’我是第一次听说!”

    秦然微笑的说道。

    “只是巧合。”

    “你应该庆幸它源自尼克王朝的传说,如果是其它的?”

    “我可就爱莫能助了!”

    老学者说着,就走向了一直盯着这里的大家伙,对方捧着空空如也的锅子,不停的向着老学者发出呜咽声。

    那意思不言而喻。

    秦然则是向着居所外,筛选护卫的地方走去。

    他发现,他可以用更加简单的方法来筛选护卫。

    或者说,为筛选护卫加一道选拨工序。

    而随着秦然的靠近。

    被筛选的佣兵、赏金猎人中出现了些许的骚动。

    几个被秦然重点关注的对象又一次的眼神交流起来。

    他们的手掌,摸向了各自的武器。

    ps第二更~

    第三更颓废正在码!

    争取十二点之前更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