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章 殃及
    嗡!

    金属的轻鸣从对方手中长剑上发出。

    那把长剑,剑身本来黝黑没有一丝寒芒,看起来如同是一根烧焦的木棍,但是随着这一阵轻鸣却泛起了绿色的光芒。

    并不是生命的翠绿。

    而是一种黯淡,好似将灰色加入其中的绿。

    让人看到的第一眼,就觉得难受、不舒服。

    秦然也不例外。

    他看着对方手中的长剑,眉头下意识的一皱。

    就在这一皱之间。

    呼!

    那挂着骸骨,满是残肢断臂的房间中,铺满了鲜血的地板,突然的燃烧起来。

    不是正常的赤红色火焰,而是……

    绿色!

    与对方手中长剑上的绿色光芒很相似。

    下一刻,这些绿色火焰,就《无》《错》如同是乳燕归巢般,被一股特殊的力量牵引着,纷纷向着那把长剑涌去。

    秦然心底一凛,手指就要扣动扳机。

    但马上出现的一幕,却出乎秦然的预料。

    啪!

    对方避之不及的把长剑扔在了面前,转身就跳上了屋顶破开的大洞。

    “快跑!”

    并且在离开前不忘告知秦然一声。

    秦然虽然不知道究竟为什么会发生眼前的一幕,也不会相信对手的话语,但是直觉中出现的危机感却让他明白该怎么做。

    【普鲁斯之披甲】

    【鸦之迅捷】

    护腕幽光一闪,秦然的身体表面立刻浮现了一层防御力场,满是黑色羽毛的斗篷微微抖动间,整个人就如同离弦之箭般向外冲去。

    当秦然冲出房屋时

    轰!

    巨大的爆炸出现了。

    一颗绿色的火球,在夜空下升腾而起,直径超过三米,强劲的气流夹裹着碎木、碎石和一些骨头以堪比强弓劲弩的力道射向四面八方。

    嗖嗖嗖!

    那极速的破空声中,直径四、五十米的范围内,都被波及在内。

    奋力奔跑的秦然,也被波及其中。

    不过,有着【普鲁斯之披甲】带来的强大级别防御,这样的波及却根本难以对秦然造成任何的损伤。

    可扭头望去的秦然心底却满是惊骇。

    如果不是他已经离开了爆炸的核心范围,哪怕是有着【普鲁斯之披甲】,恐怕也是难以幸免。

    看看那被夷为平地,只剩下个近两米深坑的爆炸点,就可以想象是多么巨大的威力了。

    要知道,那里原本是七八个房间组成的房屋。

    “陷阱!”

    “是针对那个黑影的陷阱!”

    “双方都异常的熟悉,一方追击,而一方布局。”

    “而我只不过是恰好进入其中,被殃及的池鱼!”

    秦然回忆着之前的一幕,嘴角不由泛起了苦笑,然后,他立刻转身去寻找被砖石淹没的胖大身影,希望从对方嘴里获取一些线索。

    虽然一切看起来都是恰逢其会,但是那绿色的火焰,让秦然本能的联想到了卡尔金和车夫尸体融化后的绿色汁液。

    而且,卡尔金之前对于暗子房间的描述,实在是太详细了。

    不像是临时瞎编的谎言。

    当然,也许这一切只是一个巧合。

    但如果不是呢?

    这让秦然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返回的脚步。

    以他现在的角度,能够清晰的看到对方被埋在砖石下面的模样。

    当最上面的一根横梁被搬开后,额头红肿的对方,出现在了秦然面前。

    “撞到了头部,陷入昏迷,而被砖石掩埋。”

    “可也正因为砖石的掩埋,才避免了在爆炸中受到更大的波及。”

    “真是好运气!”

    秦然一把将那胖大的身躯抗在肩上,飞快的向着一侧的黑暗中跑去。

    而在他的身后,后知后觉的巡警们又一次的出现了。

    与之前一样。

    同样没有发现秦然的踪影。

    ……

    当秦然回到赫伯特的居所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左右了。

    除去赫伯特本人还在书写着什么外,只剩下两个轮流守夜的车夫了,琼娜和厨娘已经在帐篷内陷入了熟睡。

    哈罗德则是抱着一柄长剑,坐在篝火旁,微微打着鼾。

    年轻人执意要加入守夜的队伍中,不过,看起来效果不是很好。

    “收获不错?”

    赫伯特看着肩膀上扛着人的秦然,放下了手中的铅笔,一边揉着手腕,一边打趣道。

    “真的不错!”

    秦然将肩膀上的大家伙放了下来。

    对方的体重就如同对方所看到的胖大身形一样沉重。

    甚至,更重一分。

    如果不是扛着对方的话,秦然绝对能够更早一点回来。

    “除了这个大家伙外,还有一些事情!”

    秦然并没有隐瞒卡尔金和对方车夫的事情。

    他希望从赫伯特这里获得一些帮助。

    毕竟,对方是知识渊博的‘学者’,很有可能会知道卡尔金和对方车夫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且,即使他不说,旁边昏迷的大家伙,一旦醒来的话,也会说出一些事情。

    与其那样,还不如主动说明,寻求帮助。

    “面容好似被烈焰烧毁一般的腐烂?”

    “却又能够保持神智的清晰?”

    “凭借皮肤肌肉可以不惧一般的刀剑?”

    “这是什么样的生物?”

    “似乎和某个传说中的怪物类似!”

    “不、不,有些不同,那些怪物更加高大!”

    “那是……”

    赫伯特喃喃自语着。

    整个人都陷入到了之前秦然见到过的沉浸状态中。

    顿时,秦然一耸肩。

    之前的经历告诉着秦然,一旦赫伯特陷入到这种状态,他能够做的就是静静的等待。

    不过,对于这样的等待,秦然这次却满是期待。

    因为,他从赫伯特的喃喃自语中,可以确认,赫伯特对于卡尔金和对方车夫的变化是有着一些线索的。

    “漫长的一夜!”

    秦然向着篝火中加入了两块干柴,看着溅起的火星子和越发旺盛的火苗,不由长长的吐了口气。

    接着,秦然眯起了双眼,假寐着。

    他很清楚,当天亮后,会有更多的事情等着他。

    当然,该有的警惕还是会有。

    要知道,那个胖大的家伙就在身边,一旦醒来后,秦然并不认为两个车夫能够对付得了对方,即使他们手持武器也是一样。

    连续撞破、撞塌房门、墙壁的对方,虽然最后被房梁砸晕,但头部除了一些红肿外,基本上就是没事。

    其它部位,更是连皮都没擦破一点。

    检查过对方身体的秦然,可以很肯定的得出这样的结论。

    对方表现出了非凡的防御力。

    这样的防御力,足以让秦然多出一些猜测。

    “对方是否和卡尔金、车夫也进行了类似的‘异变’?”

    秦然一边想着,一边放松着身体。

    除去篝火内木柴的轻微爆裂声外,整个居所附近,就没有了任何声响。

    当两个车夫又进行了一次交接后,朝阳驱散了天空中的最后一丝黑暗。

    崭新的一天开始了。

    而刚刚从帐篷内爬出的琼娜则发出了一声惊呼。

    少女的目光看向了远处。

    在那里,六七个全副武装的人正向着这里走来。

    而且,在更远的地方,少女视线所及之处,还有着更多的人,向着这里走来。

    ps第一更~

    医院排队比颓废想象中的还要困难……

    一个早上+上午什么都没干,就排队了,接着是治疗,颓废回到家已经快五点了,要知道颓废可是早上八点就出门的!

    唉!

    这是今天的第一章!

    第二章,颓废正在努力码!

    再次,向大家说声抱歉。(未完待续。)

    第二十章殃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