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八章 化尸
    “啊啊啊!”

    面对着眼前诡异的情形,卡尔金只剩下了尖叫。⊙,

    同时,不住的蜷缩身体,将自己隐藏在秦然的身后。

    “上路吧!”

    “上路吧!”

    嘴中宛如自语,面带可怖、狰狞笑容的车夫扑向了秦然。

    因为,剧烈的动作,对方脸上的烂肉随之抖动,甚至,靠近脸颊处的烂肉,径直的掉落在地,露出了幽绿色的骨头。

    虽然在对方出现的时候,秦然就断定了对方不可能是人。

    但是看着眼前的一幕,他依旧眉头一挑。

    并不是因为恶心或者恐怖。

    他曾见过的尸体中,比这模样恶心、恐怖的多得是。

    只是因为对方出现的时机。

    或者,换一种说法。

    对方是什么时候变成这副模样的?

    虽然坐在车厢内,但是外界的一些情况,并没有逃过秦然的感知,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发现车夫的异常。

    直到对方打开车厢的门,看到对方被烧烂的面容时,他才发现出事了。

    秦然无法确定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可秦然却能够肯定,在发生这样的变化时,一定不会是悄然无声的。

    至少,被变化者从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眼前类似活尸一般的怪物时,绝对无法保持缄默,看看那被烧毁的面容和绿色的骨头,这种本质上的改变,一定是极为痛苦的。

    痛呼出声,就成为了理所当然。

    但是,一路行来却根本没有。

    也就是说……

    “来之前就出事了!”

    “而来之前,车夫应该是和卡尔金形影不离的!”

    “既然车夫出事了,那么……卡尔金会没事吗?”

    心念电转间,随着这个想法的出现,秦然根本没有理会迎面扑来的车夫,身形立刻向左侧冲去,直接撞破了马车的车厢壁。

    吼!

    就在秦然撞破车厢壁的瞬间,一直将身体藏在秦然身后的卡尔金则是面容扭曲的发出了愤怒的如同野兽般的低吼,对方本该是苍白的面容,也急速的腐烂起来,呼吸间就变得与车夫可怖、狰狞的面容一般无二。

    而那低吼,则彻底的高亢起来。

    不过……

    砰!

    身在半空中的秦然,手中枪口火光闪现。

    卡尔金的脑袋就被【蟒蛇-bsp;   高亢的吼声,戛然而止。

    刚刚扑入车厢内的车夫看到这一幕后,身形一顿。

    接着,转身就跑。

    啪!

    【迷-02】消声手枪的子弹,从对方后脑勺处射入,巨大的冲击力,掀飞了对方的天灵盖。

    车夫的尸体随着惯性前进数步后,倒地不起。

    抽搐了数下,就没有了声息。

    【射击:要害攻击,造成对手300生命伤害(150火药武器.轻型枪械(超凡)x2),判定对方拥有坚韧皮肤,子弹信念2高于判定防御,且拥有破甲lv1属性,实际造成伤害400点,对手死亡……】

    【射击:要害攻击,造成对手300生命伤害(150火药武器.轻型枪械(超凡)x2),判定对方拥有坚韧皮肤,子弹信念2高于判定防御,实际造成伤害400点,死亡……】

    ……

    秦然一边浏览战斗信息,一边快速的检查尸体。

    “坚韧皮肤?”

    “不是亡者皮肤?”

    “而且,尸体上也残留有温度!”

    “也就是说,在被我开枪射杀前,应该是‘活’着的……”

    得出这样结论的秦然皱着眉头站了起来。

    只是,他看着眼前的两具尸体,实在无法与‘活’联系在一起。

    而下一刻,两具尸体更是发生了令秦然意想不到的变化。

    咕嘟!咕嘟!

    就好似是被煮沸的水,一个个绿色的液泡浮现在了尸体表面,密密麻麻的连成了一片。

    尸体迅速的融化、分解。

    三秒钟不到的时间,地面就只剩下了一滩夹杂着绿色汁液的骸骨。

    而且,那骸骨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着。

    “这是什么?”

    秦然一怔。

    他所拥有的精通级别【神秘知识】中,有数种和眼前类似的情况,但究竟是哪一种,秦然却是有些无法分辨。

    下意识的,秦然就要靠近还在融化的幽绿色骸骨。

    但是,一阵嘈杂的脚步和话语声却打断了他的行动。

    “是这里!”

    “枪声是从这里发出的!”

    接着,一队身穿制服的巡警出现在了秦然的视野中。

    显然,之前的枪声,引来了巡警们的关注。

    秦然一个闪身,躲入了一侧的阴影中,然后,快速的离开。

    他很清楚,随着巡警的到来,他彻底的失去了检查两具诡异尸体的机会。

    不过,秦然并没有返回赫伯特的居所。

    而是按照卡尔金所描述的,前往对方暗子所在的房间。

    对方的话语,有可能是谎言,但也有可能是带着一分真实。

    为了这一分真实所带来的信息,秦然并不介意多跑一趟。

    毕竟,这里距离卡尔金所说的地方,并不远。

    在前行时,秦然的脑海中依旧急速转动着。

    “卡尔金和他的车夫遇到了什么?”

    “是在离开了赫伯特的居所后,两人前往胡克的巢穴,遇到了那个杀胡克灭口的人?”

    “还是卡尔金向幕后黑手汇报时,遭受了对方的惩罚,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秦然猜测着。

    同时,回忆着之前卡尔金和车夫的变化。

    “可以说话,而且,条理清晰。”

    “证明是有着神智,不是浑浑噩噩。”

    “只是无法证明是否遭受控制,还是依然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

    “更加重要的一点,对方的实力明显有了变化坚韧皮肤的出现,能够让对方不惧一般的刀剑锐器,就是不知道力量、速度方面增幅了多少!”

    想到这,秦然心底不由叹了口气。

    但却没有后悔。

    对于秦然来说,面对未知的敌人,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一击毙命。

    如果因为心中有所顾虑,而被对方翻盘的话,那实在是得不偿失。

    秦然宁肯多在其他方面花费一番工夫,也不愿意在战斗中出现任何的意外。

    毕竟,那样的意外,很可能是致命的。

    “咦!”

    前行中的秦然猛地停下了脚步。

    黑暗中,一道人影正闪身走进不远处的房屋。

    按照卡尔金的描述,那栋房屋正是对方暗子的住处。

    ps第一更~

    早上颓废去医院来着,回来的晚了,抱歉!

    之前熬夜码字,颓废腿上突然出现疹子,原本以为是湿疹,没怎么在意。

    但是昨天晚上实在是痒的不行,还发疼发麻,逼不得已颓废今天去了趟医院,结果检查了一下说是被蜱虫咬了……

    颓废真心日了汪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