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六章 理念
    被发现了!

    秦然一惊,随即却明白了斯特格纳的意思。

    因为,实在是太好懂了!

    眼前费林、默克大公被斯特格纳束缚在怀中,完全的挣脱不得,哪怕两人用尽了办法,拳打、脚踢、头撞都是无用。

    不会移动的目标,对【野蛮冲撞】来说,真的是一个好的不能再好的机会。

    “斯特格纳必然仔细检查了我和‘疾风’骑士团的战斗痕迹!”

    “所以,他对我用【野蛮冲撞】破坏‘疾风’骑士团盾阵的方式有了猜测!”

    “因此,在发现自己陷入到默克大公布置的陷阱,自身已经无法改变后,就有了利用我,来彻底扭转局面的做法!”

    “只为了……”

    “莫尔德勒能够活下去!”

    “即使他明知道,莫尔德勒并不是他的亲儿子!”

    秦然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这些猜测。

    相较于斯特格纳来说,默克大公完全就是冷血无情的。

    对方为了能够获得对提坦公国的彻底胜利,不惜牺牲两个儿子。

    如果更大的‘利益’放在眼前,牺牲仅剩余的那个儿子,又算得了什么?

    对于这种自私到了极致的人来说,只要完成他所想的,即使牺牲了一切,都是无所谓的。

    所以,斯特格纳想要让默克大公死。

    顺带的让莫尔德勒成为下一任默克大公。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对方有着更多的机会干掉默克大公才对。

    呼!

    一个为了自己无所不用极其,牺牲自己的儿子都无所。

    一个为了自己的儿子,却甘愿牺牲自己的生命。

    两种不同的理念冲击着秦然,让他不得不深吸了口气,将这种冲击感暂时放在一旁。

    然后,他握紧了手中的【穿刺长矛】,对准了三人。

    下一刻

    地动山摇。

    嗷!

    随着若隐若现的犀牛虚影出现,大自然最原始的力量,带着秦然发动了冲锋。

    凶悍,且可怕!

    长矛毫无花俏的刺入了正在挣扎着的费林身上。

    砰!

    费林整个人就如同是一个被卡车碾压的西瓜般,爆裂开来。

    对方身躯上,如纱般的阴影却全部的笼罩在默克大公身上,带着对方脱离了斯特格纳的束缚。

    为了让默克大公活下去,费林甘愿放弃自己的生命?

    秦然惊讶于对方的忠诚。

    但【野蛮冲撞】并不会因此而停下。

    默克大公的手臂依旧被【穿刺长矛】擦到了一点边。

    啪!

    默克大公的整条手臂碎裂了。

    骨肉分离,骨头粉碎,肌肉糜烂。

    接着就是斯特格纳了。

    不过,胸口中剑的对方,看着逃脱的默克大公可是无法坦然面对死亡的。

    嗖!

    斯特格纳深深的吸了口气。

    身躯径直的膨胀了数分,接着,猛地拽出了胸口的刺剑,向着默克大公掷去。

    沾染着鲜血的刺剑,直直的穿透了被薄纱阴影所笼罩的默克大公,后者惨呼一声,倒地不起。

    斯特格纳一笑,扭头看着昏迷的莫尔德勒,硬朗的面容上露出了柔和的笑容。

    不过,下一刻,这个柔和的笑容中,出现了一丝惊诧。

    他看着与自己擦肩而过,却猛地倒地不起,口中连连吐血的秦然【野蛮冲撞】无法停下,却可以改变方向。

    即使只是一丁点的改变,也会变得截然不同。

    斯特格纳整个人一愣。

    然后,放声大笑的向着秦然走去。

    笑声浑厚有力,与那艰难的脚步完全不像是一个人的。

    但每一步都是坚定有力的。

    斯特格纳走到了秦然的身边,低下头看着手握断裂的长矛,挣扎着站起来的秦然。

    “有意思的人!”

    “‘这个’做为酬劳,送你了!”

    斯特格纳拿出一枚硬币大小的金色徽章,放在了秦然的手中。

    不等秦然回答,就转身向着莫尔德勒走去。

    越走,步伐越慢。

    越走,气息越弱。

    当走到莫尔德勒身边后,斯特格纳跌坐在地。

    他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后。

    头颅重重的垂下。

    气息全无。

    ……

    【支线任务:阻击(完成)】

    秦然的视网膜上出现了支线任务完成的信息。

    在上面则是战斗信息。

    【野蛮冲撞.穿刺:判定对手防御级别没有达到强大级别,你将造成对手500点伤害,判定对手无法闪躲,实际造成对手500点生命伤害,对手死亡,并激发碎裂效果……】

    【野蛮冲撞.穿刺:判定对手防御级别没有达到强大级别,你将造成对手500点伤害,判定对手拥有防御技能且处于躲闪状态,实际造成对手100点生命伤害,对手左臂残废,并激发碎裂效果……】

    【野蛮冲撞.穿刺:强行扭转冲锋路线,判定承受一次弱于强大级别,高于较强级别伤害,你实际承受伤害400点,陷入重度伤势……】

    ……

    各个属性的下降,告知着秦然他此刻的状态有多么的不好。

    但秦然并不后悔这样的选择。

    他不认为斯特格纳这样的人,应该死在他的手中。

    尤其是当他还有能力改变的时候。

    秦然认为自己该做点什么。

    所以,他偏转了冲锋的方向。

    这本身只是秦然自己的选择。

    但却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好人有好报吗?”

    秦然低下头看着手中散发着金色光芒,篆刻有狮子模样的徽章,低声自语道。

    【名称:狮心王】

    【类型:饰品】

    【品质:传说】

    【攻击力:无】

    【防御力:无】

    【属性:狮之勇猛,狮之无畏,王之潜质】

    【特效:无】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被斯特格纳认可的人,将获得应有的奖赏,它远没有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

    【狮之勇猛:开启技能时,10秒钟内,获得力量 1、敏捷 1、体质 1三项之一(三项加持,只能够选择一项)效果,1次/日】

    【狮之无畏:开启技能时,将在10秒内免疫包括但不限于伤势、震慑、恐惧、中毒等状态,1次/日】

    【王之潜质:在开启狮之勇猛、狮之无畏时,你视线内所认可的队友(人数上限不可超过5人,人数上限包括你自己在内),将会获得与你同样的增益】

    ……

    “不愧是传说级别的装备!”

    看着【狮心王】的属性,秦然感叹着。

    不论是【狮之勇猛】【狮之无畏】还是【王之潜质】都可以说是扭转战局的技能。

    尤其是【王之潜质】,更是带有群体增益,这在战斗中完全可以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

    哪怕有着人数限制,却不妨碍秦然将其直接佩戴在内衬里。

    无疑,这将是他此行的最大收获。

    当然,他的收获远远不止这些。

    费林已经粉碎的尸体上,还浮现着一本紫色的技能书,而被斯特格纳投掷而出,插在默克大公身上的刺剑也散发着橙色的光芒。

    一本特殊技能书。

    一件稀有级别的武器。

    “咳咳、咳咳!”

    突然,在他认知中,应该死亡的默克大公咳嗽了起来。

    立刻,秦然双眼一眯。

    对于斯特格纳,因为自身的理念,他下不了手。

    但是,对于默克大公,秦然可不会手软。

    拎着断裂的长矛,秦然走了过去。

    噗!

    鲜血从咽喉处冒出。

    刚刚从昏迷中苏醒的默克大公完全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变化。

    他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的秦然,感受着秦然眼中冷漠,那就如同是感受死亡的来临。

    “呃!呃!”

    默克大公还想要说些什么。

    他努力的抬了抬手,最终,却是无力垂下。

    【击杀默克公国大公,改变主线任务进程,通关评价获得极大提高,主线任务将提前结束!】

    【玩家将于五分钟后离开新手副本……】

    【请携带自身能够携带的物品,做为带出物品!】

    (标注:超出自身携带上限的物品,将会被自动辨认为不可带出副本物品!)

    ……

    一连串的系统提示并没有超出秦然的预料。

    他一把拔出插在默克大公身上的刺剑,快速的捡起了对方爆出的一套同为稀有级别的盔甲后,就向着那本特殊技能书走去。

    当把一切全部都由【欺骗者的钥匙】绑在身上后,秦然看了一眼还在昏迷的莫尔德勒。

    准确一点说是,看着戴在对方食指上的‘戒指’。

    这是之前默克大公做戏,为了刺激斯特格纳戴在莫尔德勒食指上的。

    按照对方的描述。

    这枚戒指很特殊。

    应该是和默克公国的‘传承之物’类似。

    或者……

    就是那件‘传承之物’!

    对于‘传承之物’,他所得到的信息不多。

    甚至,可以说是很少的。

    那么,‘传承之物’为什么不能够是一枚戒指?

    至于默克大公藏宝室内丢失的‘传承之物’?

    秦然肯定,那件事情是真的。

    ‘传承之物’是真的丢失了,通过斯特格纳之手,落入了莫尔德勒这位长子手中。

    但随着莫尔德勒被费林的俘虏,‘传承之物’自然又回到了默克大公的手中。

    毕竟,在来余辉峡谷的路上,费林不止一次的与其他人见面。

    想要将一枚戒指大小的‘传承之物’交还默克大公,实在是太简单了。

    所以,现在的秦然必须要面对一个问题。

    ‘传承之物’拿不拿?

    ps第一更~

    今天是朋友那边有些事,颓废必须要去一趟,所以这章本该是放在中午的更新,直接放到了晚上,而且,因为走的太急,也没有通知大家,颓废真心对不起大家了,第二章颓废正在努力的码。

    保证不码完,不吃饭。

    再次说声抱歉!

    对不起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