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四章 真假莫辨
    默克公国与提坦公国的战争进入到了尾声。

    就如同是骑士传记小说中描述的那样,做为入侵者一方的提坦公国被打败了。

    这真的是众望所归的事情。

    看看默克公国的士兵,他们每一个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他们不知道事后提坦公国需要付出多少赔偿,也不知道他们能够拿到多少做为奖赏。

    但是,他们知道他们可以回家了。

    当然了,还需要做完眼前的事情。

    余辉峡谷两侧,两座石质的哨塔重新被加固,峡谷尽头通往提坦公国的出口处,一个同样是石质的城墙正在被修补着。

    做为抵抗提坦公国的最大屏障,‘余辉壁垒’的作用性是不言而喻的。

    即使公国内的农夫都明白,更加不用说是这些士兵了。

    ‘余辉壁垒’的存在,让他们的伤亡至少下降了三成。

    所以,每一个参与到修筑的士兵,都是异常的认真。

    毕竟,事关生死。

    躲藏在余辉峡谷左边一侧的山涧下,秦然看不到这样的情形。

    不过,两天前初到余辉峡谷时,他的所见所闻,已经足够他猜测出一些情形了。

    因此,他对那里的事情并不感兴趣。

    他时刻注意着费林、莫尔德勒。

    “又一次伟大的胜利了!”

    “殿下战无不胜!”

    费林站在一块岩石上感叹着。

    这个时候的费林已经摘下了帽兜与面罩,露出了一张狭长、干瘪的脸,皮肤松松垮垮,发须介白

    “歌功颂德,也是身为狗的必选课程!”

    被捆绑着双手、双脚,身受重伤的大公长子,吊在一棵树上,他的神情中满是嘲讽。

    “感谢夸奖!”

    费林微笑的一鞠躬。

    似乎真的是在领受夸奖一般。

    大公长子冷笑了数声,不再说话了。

    这样的一幕,在两天以来,秦然看到过无数遍了。

    每一次,秦然都对费林控制情绪的能力,感到了可怕。

    对方似乎完全的不会愤怒。

    无论大公长子是怎么的冷嘲热讽,还是说出一些难堪的话语,对方都是坦然自若的当做了夸奖。

    这让秦然不得不又拉开了和对方的一段距离。

    一个能够控制情绪的人,必然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

    他可不愿意在利用技能【追踪】追了对方一路后,却在最后时刻功亏一篑。

    分别在三天和四天前,汉斯、无法无天顺利的完成了主线任务,离开了眼前的副本世界。

    而他也到了即将完成主线任务的时刻。

    不论是向北继续前行,以‘正常’的方式离开默克公国。

    还是选择以‘特殊’的方式击杀‘援兵’。

    都近在咫尺了。

    但越是这个时候,越需要小心。

    哒哒哒!

    阵阵马蹄声中,一队骑士出现在了山涧下。

    秦然以眼角余光打量着。

    为首的一人是一位鬓角出现了白色的中年男子。

    而岁月在他的身上,留下的痕迹远不止这些,眼角、嘴角处的皱纹,更是清晰可见。

    不过,他的腰背依旧挺直。

    翻身下马的动作,更是干脆利落。

    踏踏!

    每一次迈步,身上盔甲都会发出金属的摩擦声,让对方的脚步显得越发沉稳有力。

    “殿下!”

    费林跳下了岩石,鞠躬问候。

    “嗯!”

    “费林卿,你做的很好!”

    “我会记得你所做的一切!”

    “现在,我想和莫尔单独聊聊!”

    默克大公说道。

    “遵照您的旨意!”

    费林保持着鞠躬的姿势,身躯就这样的后退到了山涧的远处,连带着那些骑士也是如此。

    当所有人都离开后,默克大公这才把目光看向了莫尔德勒。

    面对着自己父亲的目光,莫尔德勒转过了头,没有直视。

    即使这个父亲只是名义上的。

    “我很失望!”

    默克大公看着莫尔德勒的侧脸,缓缓的说道。

    而在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默克大公就猛地挥出了手中的马.鞭。

    啪!

    鞭子狠狠的抽在了莫尔德勒的身上。

    顿时,皮开肉绽。

    鲜血沾染在马.鞭.上,滴答而落,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个鲜红的小点。

    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你知不知道,我很失望!”

    默克大公的声音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愤怒。

    手中的马.鞭,劈头盖脸的打下。

    莫尔德勒咬着牙,一言不发,硬生生的承受着。

    连一声闷哼都没有发出。

    鞭挞持续了十分钟。

    在马.鞭.被抽断后,默克大公才停了下来。

    本就重伤的莫尔德勒,在一顿鞭打后,已经奄奄一息了。

    默克大公看着这副模样的莫尔德勒,抽出了腰间的长剑。

    锵!

    剑刃与剑鞘的摩擦声中,莫尔德勒费力的抬起头,他看着手握长剑,面容阴沉的默克大公,裂开嘴就是一笑。

    死亡。

    他早已经有了准备

    在决定这个计划时,他就有了觉悟。

    尽管还有着惧怕。

    但是一些事情,却是不得不做。

    “来吧!”

    莫尔德勒说道。

    声音是他费劲了全力才说出来的。

    嗖!

    而就在莫尔德勒话语刚出口的瞬间,默克大公手中的长剑就狠狠斩下了。

    剑光一闪而过。

    莫尔德勒下意识的闭紧了双眼。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出现。

    想象中的解脱,也没有出现。

    唯有手、脚上的束缚一松。

    接着,莫尔德勒的整个身躯开始下坠,跌入了一个有力的臂弯中。

    莫尔德勒睁开了双眼。

    他被默克大公抱在怀里,正向着一侧走去。

    莫尔德勒皱起了眉头,不解的看着默克大公。

    同样的,一直注视着这里的秦然也是不解的。

    在默克大公长剑斩下的时候,他认为莫尔德勒肯定完蛋了。

    对方会被愤怒攻心的默克大公一剑刺死。

    但出乎秦然预料的是,默克大公竟然只是割断了莫尔德勒的绳索。

    “究竟是怎么回事?”

    秦然心底的不解,让他皱起了眉头。

    不过,突然传出的一阵急促的呼吸声,却让秦然转移了注意力。

    有人!

    秦然心底一惊。

    然后,还没有等秦然有所反应,一道黑影已经出现在了默克大公的面前,一抹闪亮的剑光向默克大公的咽喉。

    薄纱般的阴影出现在了那抹剑光前。

    呼吸间,就将那抹闪亮的剑光掩盖其中。

    费林无声无息的站在了默克大公的身前,一把细长的刺剑,出现在他的手中,正压在一把剑刃宽厚的双手剑上。

    费林冷笑的看着眼前的人。

    “斯特格纳,在我的面前,你竟然敢向殿下出剑……”

    “果然,你应该被千刀万剐!”

    阴测测的声音中,费林的身躯周围,黑暗若隐若现。

    无尽的杀机包括着突然出现的斯特格纳。

    但斯特格纳却完全无视着这份杀机。

    他的目光越过了费林,直直的盯着默克大公。

    “放开莫尔!”

    斯特格纳低吼道。

    默克大公看着因为怒吼,面容都带着一丝扭曲的斯特格纳,抬手轻拍了一下费林的肩膀。

    “殿下?”

    瞬间明白默克大公意思的费林,不解的看着前者。

    “交给我吧!”

    默克大公说道。

    “是!”

    费林一点头,让开了位置。

    不过,手中的刺剑却依旧对准了斯特格纳。

    费林保证,斯特格纳有任何的异动,他都可以第一时间保护默克大公。

    没有了费林的阻挡。

    默克大公与斯特格纳四目对视。

    但两人的表情却是完全的不同。

    默克大公平静如常。

    斯特格纳却是愤怒扭曲。

    “你认为莫尔是你的儿子?”

    片刻后,默克大公先开口了。

    “当然!”

    “他当然是我的儿子!”

    “把莫尔还给我!”

    斯特格纳连连低吼。

    一旁躲藏的秦然却是瞪大了双眼。

    “莫尔德勒竟然是斯特格纳的儿子?”

    “怪不得他们会有这样亲密无间的关系!”

    一些原本不解的事情,随着这样的对话,完全的解开了。

    可自认为解开了一些疑惑的秦然,听到后面的对话,眉头又一次的紧皱起来。

    “斯特格纳……不,里奥尔!”

    “能够等等吗?”

    默克大公说着,就放下了怀中的长子,动作十分小心。

    然后,将左手食指上的戒指摘了下来,戴在了长子的左手食指上。

    “它代表着大公的权柄!”

    默克大公指了指那枚戒指。

    然后,大公双目注视着自己的长子,语气缓缓的说道。

    “莫尔,你知道我为什么失望吗?”

    “因为,你不相信我!”

    “虽然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但却绝对不会认错自己的儿子,在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我和凯丽的儿子……”

    “住口!”

    斯特格纳一声咆哮,打断了默克大公的话语。

    “你说的一切都是谎言!”

    “我才是莫尔的父亲!”

    “而且,凯丽是我的妻子,不是你的!”

    宛如发疯的野兽,斯特格纳冲向了默克大公。

    双手剑带起一阵狂风,就要撕碎他眼中的目标。

    费林立刻挡在了默克大公身前。

    与此同时,山涧外传来了一阵喊杀声。

    一面绿色的毒蛇燕尾旗高高飘扬。

    那是……

    提坦公国的旗帜!

    ps第一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

    再次推荐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