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二章 真相?
    就在秦然惊疑不定,准备先下手为强的时候,黑影却是猛地后退了两步,然后,一个转身,变成了背靠枯树的站姿。

    对方的目光扫视着眼前的黑暗。

    “出来吧!”

    对方这样的说道。

    随着对方的话语,远处的黑暗中一道人影就变得若隐若现起来。

    “竟然还有人?”

    站在阴影中的秦然一皱眉。

    虽然他刚刚将注意力全部的放在了眼前的黑影上,但并不代表秦然就不顾四周了,他始终分散了一分注意力在周围。

    可是,在这道人影主动现身前,他竟然没有发现对方。

    “好高等级的【潜行】!”

    “不、不对,已经不是单纯的【潜行】了,还有其它的技巧掺杂其中!”

    秦然看着那道人影在黑暗中踱步而来,整个人都仿佛要搅动身边黑暗的技巧,不由瞪大了双眼。

    对于拥有着无双级别【潜行】的秦然来说,很轻松的判断出,对方的【潜行】等级已经超出了无双这个级别。

    而且,似乎还夹杂着一些其它的技巧。

    不过,秦然并没有过多的惊叹这种技巧。

    因为,他此刻完全的是在想着另外一个问题。

    “对方什么时候来的?”

    秦然的心提了起来。

    是在他之前,还是之后?

    如果是后者,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可如果是前者的话,那就是一场恶战了。

    这是秦然不愿意见到的。

    要知道,他现在可是处在逃亡中。

    一旦暴露,就会引来无尽的追杀。

    而在追杀者中,必然会有斯特格纳这种级别的强者。

    一想到斯特格纳,秦然的手心都冒出了汗。

    紧张的情绪漫延心间。

    不过,这并没有让秦然心神大乱到连呼吸都控制不住。

    他很清楚他所面对情况并没有到了最糟糕的地步。

    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测。

    并不一定是事实!

    迅速的收敛了心神,秦然以眼角余光看向了那两个身影。

    后来的身影,这个时候已经站到了之前黑影的面前,两人面对面,相距不足五米站立着。

    “您在紧张吗?”

    “莫尔德勒大人!”

    “您是再为谋杀了您的两个弟弟而心虚吗?”

    “或者因为默克城堡内死去的亡魂而忏悔?”

    “还是……不得不亲手杀了向您效忠的格拉顿而感到了愧疚?”

    后来的身影穿着一身宽大的袍子,遮挡了应有的身形,阴测测的声音更是让对方变得不可捉摸。

    尤其是话语中连续的询问,就仿佛是午夜幽魂的低嘶。

    因为,那并不是掷地有声的质问。

    仅仅是一种嘲讽般的阐述。

    还夹杂着一丝丝幸灾乐祸。

    对方的这种说话方式,让秦然感到不舒服。

    他微微皱了下眉头。

    至于黑影的身份?

    并没有让秦然感到惊讶。

    格拉顿的表现,已经足以让秦然知道对方是谁。

    莫尔德勒。

    默克大公的长子。

    被认为是默克大公三个儿子中最优秀的那个。

    理所当然的继承人。

    这些都是汉斯在进入副本世界时,就告诉秦然的。

    秦然相信汉斯不会在这样的信息上做出隐瞒、欺骗。

    所以,秦然才不明白,身为第一顺位继承人的莫尔德勒为什么要做这些无用功。

    毕竟,以对方在默克公国的威望,只需要静静等待默克大公的老去,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坐上大公的位置。

    而且,这个时间不会太久。

    按照汉斯的描述,默克大公早已经年过半百,实力虽然依旧强大,但年轻时战斗留下的伤痕,已经开始折磨这位大公了。

    其中必然有着隐情。

    秦然心底想着,更加认真的听着两人的对方,期望从中一探莫尔德勒的秘密。

    “费林,你知道为什么你总是上不了台面吗?”

    “就是因为你这让人讨厌的态度!”

    大公长子缓缓的说道。

    “嘿嘿,我为什么要上台面?”

    “我就是殿下的一条狗而已!”

    “殿下让我咬谁,我就咬谁!”

    “即使是莫尔德勒大人您也不例外!”

    被叫破身份的身影很坦然的承认了。

    可一旁阴影中的秦然却是心底一震。

    费林?

    不应该是死了吗?

    死在了礼堂中!

    被斯特格纳干掉!

    难道……

    一个想法猛地出现在了秦然的心底。

    而这个时候,大公长子再次开口了。

    “是啊,你是一条听话的狗,听话到了连命都不要的地步!”

    “而且,你为了让格拉顿引出我,硬生生的受了老师的一剑,让格拉顿心底生疑……可怜的格拉顿,到死都不知道是你将他引到了死亡之地!”

    大公长子叹息着。

    随后看向费林的目光变得冰冷。

    “不过,老师的那一剑,不好受吧?”

    “现在的你,还有着几成实力?”

    “五成?四成?还是更少?”

    大公长子缓缓的握住了剑柄。

    “你太高估斯特格纳了!”

    “也太小看我了!”

    “我敢以身涉险,自然有着我的把握就好似在十年前斯特格纳出现在大公面前时,我对他的怀疑一般!”

    费林阴测测的回答着。

    似乎根本不在意大公长子拔剑的威胁。

    反而有些期待。

    “所以,你这次才会这么准备的把握了我的计划?”

    握紧剑柄的大公长子没有立刻拔剑。

    他似乎想知道,自己究竟在哪里出现了错误。

    “不、不!”

    “这是另外一回事!”

    “是因为,提坦公国的入侵实在是台突兀了!”

    “突兀到我的眼线、暗子,都没有收到信息的地步!”

    “这对身为大公顾问,负责阴影事宜的我来说,实在是一种质疑,所以,我不得不更加努力的调查了一些事情!”

    “结果,却发现了一个意外之喜!”

    费林的话语中带着得意。

    大公之子没有说话,静静的等待着对方说下去。

    “那个意外之喜就是……”

    费林却好似玩弄老鼠的猫儿一般,不仅故意拉长了鼻音,还戏谑的看着莫尔德勒的表情。

    “你并不是殿下的亲子!”

    “虽然挂着殿下儿子的名头,但你与殿下没有任何的血脉关系,你只不过是殿下一时好心收养了的孤儿!”

    “殿下的仁慈,造成了今天你这头白眼狼的反噬!”

    “我真应该在之前就把你干掉!”

    “即使被殿下处死!”

    “不过,现在也不晚!”

    费林说到这,整个人已经疾声厉色,那阴测测的声音中,更是浮现出了冷冽的杀意。

    层层阴影,化作薄纱,围绕着费林而动。

    下一刻,带着致命的气息,扑向了莫尔德勒。

    “我投降!”

    就在阴影近在咫尺时,大公长子突然举起了双手。

    ps第一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