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一章 暗之鸦羽
    当橙色的光芒散去。

    露出了一件质地柔软,没有帽兜,被黑色羽毛覆盖的斗篷。

    【名称:暗之鸦羽】

    【类型:防具】

    【品质:稀有】

    【防御力:一般】

    【属性:鸦之迅捷,羽之轻盈】

    【特效:无】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它由渡鸦的羽毛缝制而成,轻盈不受力,炼金术更是赋予了它非同一般的力量】

    ……

    【鸦之迅捷:开启技能时,3秒内,穿戴者敏捷+1,2次/日】

    【羽之轻盈:当处于鸦之迅捷状态时,穿戴者体重减少50%,从高处落下时,所受伤害减少80%】

    ……

    “增加敏捷属性!”

    “减轻体重!”

    秦然看着两项相辅相成的装备技能,不由双眼放光。

    他似乎有些明白了,面具人的速度为什么会这么快了。

    对于这件装备,自然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秦然径直的罩在了【叛军皮甲】外。

    至于另一件装备【锋锐之刺】?

    秦然更是早就做好了打算。

    “啊!”

    汉斯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顿时,吸引了秦然的目光。

    “怎么了?”

    “你认得他?”

    秦然看着站在面具人尸体旁,面带惊讶的汉斯,下意识的问道。

    “当然!”

    “而且,如果我说出名字的话,你也肯定会知道是谁!”

    汉斯苦笑的看着秦然。

    刚刚脱离了束缚后的汉斯,并没有待在原地。

    因为,玩家间的规矩,汉斯也没有去询问或者看秦然得到了什么装备。

    而是走到了一直审问他的面具人尸体旁边。

    汉斯很好奇,究竟是谁在审问他。

    但是,当他看清楚面具人的真实面目后,整个人的心底那是翻起了滔天巨浪,甚至无法控制的出声惊呼了。

    看着汉斯苦笑的模样,秦然心底一动。

    “不会是那位大公次子,勒格兰德吧?”

    秦然问道。

    “你怎么知道?”

    汉斯一怔。

    “因为,这里就是勒格兰德的庭院!”

    “再加上你的惊呼,我得到这个结论并不困难,只是……”

    秦然说着眉头就皱了起来。

    “只是什么?”

    汉斯追问着。

    “只是我没有想到,勒格兰德会是礼堂屠杀的凶手!”

    “之前……”

    秦然一边带着汉斯向外走去,一边简单的讲述着他的经历。

    “不可能!”

    “勒格兰德他刚刚一直在审问我‘传承之物’的下落!”

    “从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

    汉斯强调着。

    “从没有离开过你的视线?”

    “那我之前看到的面具人?”

    秦然前进的脚步就是一顿。

    他相信汉斯绝对不会骗他。

    双方签订了契约后的队友关系,早已经决定了两人是一条船上的人,根本不需要这样的欺骗。

    “难道面具人不是一个人,也是有着组织的?”

    “而且,其中一个还是大公次子?”

    “那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秦然回想着大公次子与礼堂内屠杀的面具人那如出一辙的攻击方式和战斗风格,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他发现,事情远比他想象中的复杂。

    其它不说,单单是一个能够吸引一位大公次子加入的组织,用脚后跟想想,也知道是非同一般了。

    而他们现在却和这样的组织站在了敌对面。

    “可恶!”

    秦然心底一声咒骂,然后,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

    他希望快一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不要再卷入什么麻烦之中。

    就算是有麻烦,也等到他伤势痊愈后再出现。

    心中这样的念头,让秦然的脚步越发的快了。

    汉斯虽然因为伤势,属性大幅下降,但依旧超出了常人不少,跟在秦然的身后,并不太费力。

    当即将走出眼前身处的建筑时,秦然向汉斯比划了一个等待、隐蔽的手势,接着整个人先冲了出去。

    片刻后,秦然拿着一件【叛军皮甲】走了回来。

    “穿上!”

    秦然说道。

    汉斯立刻就明白了秦然的意思,没有任何的犹豫,就把【叛军皮甲】穿在了身上,这对生命值即将告罄的他来说,绝对是一层可靠的防护。

    “跟着我的脚步!”

    秦然低声说着,就贴近了一侧的阴影,缓缓的向外走去。

    汉斯马上跟了上去。

    那熟悉、轻盈的脚步,显示着汉斯同样有着等级不低的【潜行】造诣。

    这让秦然心底松了口气。

    在好不容易找到了汉斯后,他可不想是带着对方的尸体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小心翼翼的避开了战斗的城堡守军和叛军。

    对于路上碰到的叛军,汉斯都是细细的打量。

    可惜的是,越是打量,汉斯的眉头就皱得越紧。

    将一切都看在眼中的秦然,不由的发出了一声叹息。

    汉斯也不熟悉这些叛军。

    汉斯脸上的神情,足以说明一切。

    他原本还指望汉斯能够更多的线索。

    但是很明显,即使是经历了与这个副本同一世界观的汉斯,对这些叛军也不熟悉。

    “叛军究竟从哪里来的?”

    这样的问题,又一次从出现在秦然脑海中。

    他到现在都搞不明白,这样大规模的叛军,是怎么出现在一位大公的城堡内的。

    就好似城门大开,完全不设防般的让对方进入其中一般。

    再加上之前面具人组织的猜测。

    两个疑问,如同是两条麻绳,在秦然的心底打了一个又一个的死结。

    他拧在了一起的眉头,就好似是那两条麻绳的体现。

    直到无法无天出现在眼前,秦然的眉头才略微的松开。

    并不是因为无法无天的出现解决了秦然的疑问。

    而是,无法无天牵着三匹战马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对于想要身上有伤,却又想快速离开默克公国的他们来说,战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干得漂亮!”

    汉斯冲着无法无天比划了个大拇指。

    “这样的评价该给2567才对!”

    无法无天笑着说道。

    然后,将手中的【亚麻绷带】和【止血药膏】递给了秦然,他已经注意到了秦然左手的伤势。

    “这个借给你这个副本!”

    秦然则是将【锋锐之刺】抛给了无法无天。

    这是秦然早就定下的注意。

    相较于,他这个没有相应技能的人,无法无天更加能够发挥【锋锐之刺】的威力。

    无法无天没有客气的就接过了【锋锐之刺】,然后,看向了上马的秦然,以目光询问是否需要帮助。

    秦然摇了摇头。

    他不懂得骑马,但是却懂得将马儿的缰绳挂在前一匹马儿的马鞍上,让马儿跟着走的道理。

    “喂,你们是有多默契?”

    “才见过几面就开始眼神交流了?”

    “请照顾一个不懂得眼神交流的重伤员!”

    翻身上马的汉斯看着秦然、无法无天的眼神交流,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既然是重伤员,就要有着重伤员的觉悟!”

    无法无天抬手一拍汉斯所骑马儿的马屁.股。

    然后,一抖缰绳。

    “驾!”

    三人立刻向着城堡大门的方向冲去。

    而在大部分步兵中,三个骑马的‘骑兵’,立刻就成为了众矢之的。

    一道道包含杀意的目光,牢牢锁定了三人。

    ps第二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

    再次推一下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