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九章 无处可躲
    “看那里!”

    无法无天一揪秦然的胳膊。

    秦然顺着无法无天所指的方向看去。

    立刻,瞪大了双眼。

    两架投石车正在骡马的迁拽下驶入了战场。

    不过,投石车并不是引起地面震动的原因。

    真正让大地震动的是一头披甲犀牛的冲锋!

    金属制成的厚重鳞甲,如同是鱼鳞般覆盖在这头犀牛的身上,让它根本无惧箭矢的射击。

    即使是‘恩赐’小队的箭矢,也只能够扎在鳞甲上,却无法让这头双眼泛红的犀牛遭受一丁点的伤害。

    偶尔一支由‘恩赐’小队队长射出的箭矢穿透了鳞甲,但对这皮糙肉厚的犀牛来说,也是不伤筋骨。

    相反,它会以越发狂暴的姿态对着‘恩赐’小队,发动着一次次的冲锋。

    挡在它冲锋路途上的人,不论是城堡守军,还是叛军,都在这样的冲锋下,纷纷骨断筋折的被撞飞。

    嗡、嗡!

    两架就绪的投石车的缆绳被斩断了。

    机簧巨大的反震声中,足有磨盘大小的巨石,翻滚着进入了庭院。

    庭院的围墙第一时间就被砸塌了。

    站在围墙上的城堡守军,化为了一滩肉泥。

    圆形的巨石穿过碎石、飞尘,带着一溜血痕滚进了庭院,任何挡在前面的人,都难逃粉身碎骨的下场。

    巨石碾压了庭院中的花坛。

    也碾压了庭院中城堡守军建立起的防御工事。

    一轮齐射,两颗巨石,就彻底的撕裂了城堡守军的防守。

    “杀啊!”

    叛军门发出了冲锋的喊声。

    秦然不舍得看了一眼远处的披甲犀牛和‘恩赐’小队后,与无法无天混入人群,冲进了庭院中。

    虽然秦然可以肯定干掉那头披甲犀牛与‘恩赐’小队中的任意一个,都会有着不错的收入。

    但是眼前的情况,却不允许他这样做。

    一旦让叛军发现了汉斯。

    叛军可不是想要审问‘传承之物’下落的人,面对着毫无反手之力的汉斯,一定是手起刀落。

    至于叛军会仁慈的放过汉斯?

    那些早就成为刀下鬼的城堡仆人,早已经说明了一切。

    “分头找!”

    秦然看着庭院的大厅和左右两条回廊,对着无法无天说了一句,就向着左侧的回廊奔去。

    无法无天则是奔向了右侧的回廊。

    这样的选择自然是有着理由的。

    审问不是审判,这种事情,肯定不会在大厅广众之下。

    尤其是牵扯到一些‘秘密’时,更是会选择隐蔽的地方。

    所以,一进入庭院的大厅绝对不会是审问汉斯的地方。

    而除去大厅外,只剩下两条路。

    一人一条,自然是最快的方式。

    混在叛军中的秦然,在叛军与左侧回廊的城堡守军交锋后,立刻一个翻滚,就躲入了墙角的阴影中。

    无双级别的【潜行】,让秦然几近和阴影融为一体。

    喊杀、交锋的城堡守军、叛军,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幕,他们都被各自彼此的对手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毕竟,这是生死之争。

    秦然很顺利的绕过了回廊内的城堡守军,来到了庭院的后半部分。

    他的目光扫过整个庭院的后半部分。

    很快就锁定了目标:一处被众多守军保护的两层建筑物。

    相较于周围零星的防护,这里的层层防御,无不说明了这里有着重要人物。

    在这座庭院中,还有谁是能够比那位默克大公次子更重要的?

    而汉斯则是被那位默克大公次子提审的。

    所以,有很大的几率,那位默克大公次子在哪,汉斯就在哪!

    秦然目光打量着那人数众多的城堡守军。

    即使外面厮杀声震天,这里的守军却是面容肃穆。

    神情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慌张。

    显然,是身经百战的沙场悍卒、精锐。

    这对想要潜入其中的秦然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无双级别的【潜行】,能够无视普通人的双眼不假。

    但是,眼前这些沙场汉族可不是普通人。

    或许实力不如秦然,但是对于气息感知的敏锐,却是远远超出了一般人。

    而且,眼前建筑的各个必经之路,每一处都有人所把守,没有漏过一处,甚至屋顶都有手持弓箭的人。

    这让秦然的眉头就是一皱。

    他想要突破眼前的防御,实在是困难。

    虽然只要稍等,叛军进入这里,他就有着绝佳的机会。

    但是对于秦然来说,在叛军到达前,带着汉斯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不然,一旦陷入混战。

    以汉斯的状态,稍有差错,他就是前功尽弃的结局。

    呜!呜!

    就在秦然思考着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两道令人头皮发麻的呼啸声从天空中响起。

    秦然一抬头,就看到了两块好似磨盘大小的石头以及密密麻麻的箭矢对着眼前两层建筑物落下。

    轰!轰!

    两层建筑径直的塌了一半。

    溅起的尘土,遮蔽着所有人的视线。

    中箭倒地的守卫更是不计其数。

    汉斯!

    秦然心底一紧。

    借着尘土的遮挡,飞速的冲进了建筑内。

    而刚一进入建筑内,穿过数具尸体,他就看到了被堵着嘴,绑在角落,整个人都萎靡不振的汉斯。

    秦然脸上闪过一抹喜色。

    汉斯同样也看到了秦然。

    可是脸上非但没有任何的欣喜,反而露出了一抹焦急,嘴中虽然被堵着,但却发出了阵阵‘呜呜’的声音。

    双眼更是看着秦然的脚下。

    眼睛瞪得溜圆。

    脚下?

    尸体?

    秦然一怔。

    下意识的,他想到了礼堂内的一幕。

    整个人向旁边一个翻滚。

    手中的匕首更是脱手飞出,射向了脚边的尸体。

    锵!

    一把长剑,带着寒光猛地从地上蹦起,不仅磕飞了秦然射来的匕首,还去势不止的刺向秦然的胸膛。

    一张带有面具的脸,清晰的印入秦然的双眼。

    赫然是礼堂屠杀的凶手。

    踏踏踏!

    秦然连连后退,对方步步紧逼,手中的长剑更是好似流星般迅疾。

    呼吸间,秦然就被逼入到了墙角中。

    这一刻,对方的长剑不仅有着迅疾,还有着狠辣。

    随着手腕的一个翻转,就刺向了秦然的咽喉。

    秦然无处可躲!

    噗!

    鲜血喷洒而出。

    染红了墙壁。

    ps第二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

    再次推荐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