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五章 血
    “是、是!”

    “是典狱长的命令!”

    刚刚被殴打过一次的狱卒颤颤巍巍的回答着。∈↗,

    不过,对方并没有忘记推卸责任。

    而还有什么是比一个死人更合适的?

    格拉顿没有理会对方话语中的猫腻,他的注意力放在了其它方面。

    “他们的伤势达到什么程度?”

    他问道。

    “主犯汉斯已经差不多昏迷了,如果没有人救治,肯定是活不过今晚的,不过,刚刚却被……”

    “我知道,剩余的两个从犯呢?”

    格拉顿打断了狱卒的话语,似乎不想让对方说出那个名字般。

    “其中一个被抽了二十鞭子!”

    “另一个看起来高大的那个,被抽了五十鞭子!”

    狱卒老实的交代。

    格拉顿听完,挥了挥手。

    狱卒立刻如蒙大赦般的向外跑去。

    但是,刚刚穿过监牢的大门,一抹寒光陡然闪现。

    噗!

    狱卒的头颅高高的飞起,身躯却在惯性的作用下依旧奔跑了两三米远,才重重的倒地。

    “格拉顿骑士,你不应该这样的心慈手软!”

    阴测测的声音中,一个面容消瘦,四肢修长的男子从监牢大门外缓步走了进来。

    “那是因为我的信条,让我明白我的长剑应该面对敌人!”

    “我已经让他离开了!”

    “费林,你却杀了他!”

    “你是在藐视我的权威吗?”

    格拉顿看着走进来的男子,面色不由一沉。

    “不、不,我当然不敢!”

    “您可是殿下指定的留守骑士,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顾问,怎么敢无藐视您的权威?”

    “那不就和藐视大公一般了吗?”

    “我来是帮忙的!”

    带着一个阴沉的笑容,名为费林的男子这样的说道。

    “两个逃跑的‘盗贼’,我可以出手帮你抓住一个!”

    “虽然您猜到了他们的计策,但这样放任不管的话,另一个闹得就太不像话了,这对殿下殿下的荣誉可是一种亵渎!”

    “怎么样?”

    费林问道。

    “好!”

    格拉顿点了点头。

    虽然他很清楚,对方出现在这里并且杀掉了那个狱卒,绝对不像是表现出的那样,只是杀人灭口。但就如同对方所说的那样,任由两个‘盗贼’再这样闹下去的话,实在是对默克大公的侮辱。

    这是身为大公骑士的他,不能够容忍的。

    当然了,一些事情也必须要提前说清楚。

    “你去负责外面闹事的那一个!”

    “我要活口!”

    “而且,你不得私自审问他!”

    格拉顿说着自己的条件。

    “一切如您所愿!”

    费林一欠身,整个人就消失在了一旁的阴影中。

    在场的士兵看着这一幕,纷纷不自然的扭动了一下身躯。

    在战场上,他们都是最英勇的战士,即使面对两倍、三倍与自己的敌人,都不会退缩。

    但是,他们却永远都不愿意去面对费林。

    因为,他们根本无法抵挡那自阴影的匕首。

    “走了!”

    “我们去医官的房间!”

    “费林是一个混蛋,但他站在我们的这一边!”

    格拉顿安抚着手下。

    然后,大踏步的离开了监牢。

    对于费林,他十分的讨厌,但是默克大公却愿意相信对方。

    所以,格拉顿也选择了相信。

    就如同这些士兵,愿意相信格拉顿一般。

    格拉顿带着手下的士兵急匆匆的离开了监牢,向着医官房间而去。

    至于监牢第二层?

    完全不需要检查了。

    格拉顿仅靠猜测,就能够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而这让他的脚步越发的快了。

    因为,他发现,好像他小看了这两个‘从犯’。

    不对,不单单是他。

    而是所有的人,都小看了这两个‘从犯’。

    ……

    秦然看着已经起火的仓库,立刻,将手中的火把扔向了仓库的顶棚,制造着另外一个起火点。

    然后,在守卫们聚集前,快速的攀上了一侧的回廊,躲入了阴影中。

    借着阴影的遮蔽,秦然的目光扫视着远处较为模糊的城堡大门。

    刚刚突然增加的士兵,让秦然很清楚,监牢内的一幕被发现了,接下来就是一场对他们极为不利的搜捕。

    面对着参与到搜捕内的众多士兵,秦然很清楚,必须要分散这些士兵的注意力。

    不然的话,他们一丁点机会都没有。

    尤其是当他看到一队手持长弓,身着皮甲的士兵走过庭院时,更是如此坚信着。

    ‘恩赐’小队。

    一支完全由魔弓手组成的队伍。

    默克大公最精锐的部队之一。

    人数虽然不多,但每一次的战争都是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与‘壁垒’步兵团、‘疾风’骑士团,并称默克大公三大武装力量。

    之前的副本世界,汉斯就是在‘雄狮’步兵团中。

    而这些信息,自然也是汉斯告知秦然的。

    事实上,当秦然看到‘恩赐’小队时,完全不需要汉斯的信息,也察觉到了对方的可怕。

    附魔的长弓、皮甲、靴子。

    每一个穿戴者,都有着远超常人的强大。

    而且,秦然可以从他们的步伐、前进方式中看出,这些魔弓手非常训练有素,即使是平时,也保持着足够的警惕。

    如果可以的话,他不想要和这些魔弓手交手。

    但本该在前线的‘恩赐’小队,突然的出现在这里,本身就带着着一些不同寻常。

    “‘传承之物’?”

    “还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大事?”

    秦然心底猜测着。

    同时,他缓缓的在阴影中移动着。

    一处仓库起火,显然不能够分散足够多的士兵注意力,他需要制造更多的起火点才行。

    目标自然是早已经选好。

    礼堂。

    一个足够显眼,又注定不会有太多人把守的地方。

    尤其是当仓库起火后,更是如此。

    而一切就如同秦然预料的那样。

    仓库的起火,吸引了附近士兵们的大部分注意力,一路上本该有人把守的地方,都变得空无一人。

    仅仅只是在某些特别重要的地方,才会留有一两人。

    想要避开这一两人的目光,对秦然来说,是轻而易举的。

    他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礼堂外的阴影中。

    但是,秦然马上站在阴影中不动了。

    他发现了一丝不对劲。

    眼前的礼堂实在是太安静了!

    好似与外面的喧闹,一刀分割,成了两个事件般。

    滴、滴!

    水珠落下的声音突然的响起,打破了这样的寂静。

    秦然下意识的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红色。

    鲜血。

    哪怕是在黑暗中也是无比的刺眼。

    秦然心底一凛。

    ps第二更~

    颓废求订阅~求月票~

    再次推荐一下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

    ggg57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