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三章 消失
    监牢走廊比秦然想象中的还要黑暗。

    仅有一丝微光。

    不过,即使是微光的照耀,对于感知已经达到了c级的秦然来说,却是足够了。

    他能够看清楚走廊内的一切。

    “不出所料,牢房只有一侧,总共15间囚室。”

    “除去我所在的这一间,其它囚室内并没有人!”

    “无法无天、汉斯应该在下一层!”

    秦然目光扫过这一层的囚室,双耳倾听周围的动静后,就快步的向着楼下的监牢走去。

    而在从右侧的楼梯走下去后,秦然立刻就听到了锁链的响声。

    哗啦、哗啦!

    来回晃动,就好似没有任何的节奏。

    但落在秦然的耳中却是不一样的。

    信号!

    这是三人在进入眼前特殊的副本世界时就约定的信号。

    不单单是锁链。

    墙壁、门的敲击声都在这个范畴内。

    至于选择哪一个,则是要根据情况而定。

    秦然快步的向着锁链响起的房间而去。

    位置在这层监牢的最里侧。

    秦然走到那间囚室前,打开牢门上方的窗子,一眼就看到了神情略显萎靡的无法无天。

    “2567,你可终于来了!”

    “再不来,我都要放弃任务了!”

    “哪有任务一开始,就让人身受重伤的?”

    无法无天看着窗口出现的秦然,很明显松了口气。

    嘴里则是连连抱怨着。

    “任何事情都会有第一次的!”

    “而且,你应该庆幸,你在下面一层,我在上面一层!”

    “不然的话,你就该说,哪有一开始让人身受重伤,还得遭遇袭击的!”

    秦然快速的打开牢门,一边掏出【欺骗者的钥匙】打开无法无天的镣铐,一边揶揄的说道。

    “你还遭受到了袭击?”

    “你的主线任务是什么?”

    无法无天一愣,下意识的问道。

    “我的主线任务是【逃离默克公国】!”

    “我现在也有着中度伤势,刚刚有位默克大公的幼子来审问我‘传承之物’的下落!”

    “然后,他就被自己的守卫干掉,而那个守卫还是一位死士,一有不对,就马上服毒自杀,我连审问的机会都没有!”

    “我敢保证,如果不是那位大公的幼子实在受不了这里的气味,他绝对应该先下来审问你和汉斯!”

    秦然显然知道无法无天想要说些什么,立刻将进入特殊副本世界后遭遇到的一切,大致的告知了无法无天。

    “我的主线任务是【逃离默克公国的追杀】,比你难一些!”

    “你是中度伤势,我是重度伤势,汉斯肯定是致命伤势了,不然,怎么可能连一点声音都不发出来……”

    无法无天的声音越来越小。

    说到最后,更是看着秦然不出声了。

    秦然也是面色突变。

    因为,两人都同时想到,就算是致命伤势,力量、敏捷、精神、感知下降五级,但以汉斯的实力,也不至于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就如同无法无天。

    虽然陷入到了重度的伤势中,但只是生命值、属性下降,影响到了实力。

    还不至于和原住民一般伤重倒地不起。

    更加不用说是发出一些声音了。

    这对汉斯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的。

    除非……

    汉斯不在这座监牢中。

    一想到这个可能,秦然当即就行动起来。

    “我去看看!”

    秦然转身向着囚室外走去。

    以极快的速度将整层监牢看了一圈,即使是空着的房间,秦然也没有放过。

    但却没有汉斯的踪影。

    “上面一层呢?”

    无法无天不放弃的向上走去。

    可最终的结果,依旧是没有。

    站在秦然原本的囚室门前,两人面面相觑。

    “他的主线任务不会和我们南辕北辙吧?”

    无法无天猜测着。

    “很有可能!”

    秦然点了点头。

    因为,除了这个可能外,秦然实在是想不出,为什么汉斯会和他、无法无天不在一座监牢中。

    但是,汉斯的任务会是什么?

    做为‘盗窃’的主犯,汉斯的主线任务难度不可能比他和无法无天的任务简单。

    至少,要比他这个副本次数远少于对方的难才对。

    传承之物!

    下意识的,秦然想到了这个出自里德雷尔嘴中的名词。

    汉斯不在这里是否和那个传承之物有关?

    虽然汉斯没有拿到任何的物品,但原住民确认为汉斯拿到了。

    因此,他们不仅提审了汉斯,还要审问他这个‘帮凶’。

    只有这样才是合理的解释。

    至于汉斯欺骗他和无法无天?

    如果仅仅是他的话,汉斯有可能会这样做。

    可在有无法无天的前提下,秦然相信对方不会这样做。

    当然了,最重要的是双方签订的契约。

    有着那份契约,秦然有把握,汉斯不会欺骗他和无法无天才对。

    “传承之物吗?”

    “究竟是什么?”

    秦然眉头皱了起来。

    这件东西光听名字就知道价值不菲,且意义非凡了。

    可眼前的线索太少了。

    少到他根本无法猜测的地步。

    不过,现在要干什么,秦然还是知道的。

    “我们先离开这里!”

    “这个死士既然动手了,幕后指使者一定紧紧盯着这里,时间拖得越久,我们就越不利!”

    “说不定离开了监牢,我们就能够通过队伍频道联系到汉斯。”

    秦然说道。

    “换上他们的衣服,蒙混过关?”

    无法无天指了指死尸。

    “这是我眼前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秦然反问道。

    ……

    无法无天穿着侍卫的盔甲,举着火把,走在秦然的身后。

    尽管无法无天已经努力的弯下腰了,但是身材依旧比原本的侍卫高大了不少。

    很自然的,那身盔甲穿在无法无天的身上,也是无比的别扭。

    倒是秦然,身材与里德雷尔差不了多少。

    衣服穿在身上,自然也是合适的。

    但里德雷尔可是被长剑穿.胸.而死,衣服上的口子,随着秦然脚步的移动,真是显露无疑。

    秦然不得已捡起了那个满是脂粉味的手帕,学着里德雷尔的模样遮挡在口鼻间,而竖起的手肘恰好的挡在了.胸.前衣服的口子上。

    至于背后的?

    只能够靠着无法无天帮忙遮掩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来到了监牢的大门处。

    之前,曾经与秦然有过‘一面之缘’的狱卒察觉了火光的靠近。

    当看到身着里德雷尔衣服的秦然时,更是没有问话,就把监牢的大门打开了。

    “里德雷尔阁下!”

    狱卒很是恭敬的行礼。

    “那个家伙冥顽不灵……咳咳,在教训他!”

    “该死,这里的气味太难闻了,我要马上出去!”

    “让开!”

    学着里德雷尔的说话方式,秦然一阵咳嗽,将典狱长的名字省略了过去后,就迫不及待向外走去。

    有着手帕的遮挡,狱卒看不清秦然的脸。

    但他认得秦然的衣服。

    没有任何的迟疑,对方就让开了道路。

    秦然快步的向前走去,无法无天紧紧跟随在后面,将头低得低低的。

    不过,无法无天显然小心过头了。

    那狱卒完全没有想到眼前的两人只是身着里德雷尔和侍卫衣服、盔甲的‘盗贼’,自始至终,都是保持着谦卑的笑容,一直目送两人离开。

    沿着一道旋转而上的阶梯,秦然、无法无天来到了地面。

    虽然这只是一个有着窗子的房间,但是比之地下却要好多了。

    至少,空气新鲜。

    两人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比想象中的轻松!”

    “我以为会遇到更多的守卫!”

    “没想到只有一个狱卒!”

    无法无天笑着说道。

    踏踏踏!

    可还没等无法无天的笑容收起,一阵带有剑鞘、盔甲响亮摩擦的脚步声就响了起来。

    秦然、无法无天两人同时色变。

    他们能够准确的判断出,这对全副武装的人是冲着监牢而来。

    啪!

    “乌鸦嘴!”

    无法无天自己给了自己一记嘴巴。

    然后,目光看向了秦然。

    手掌更是紧紧握住了长剑。

    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硬拼!

    虽然缺少了重火器、实力也受损、生命值更是不足30%,但这并不代表无法无天就没有了战斗力。

    相反,秦然能够看得出来,无法无天很熟悉长剑。

    按照技能等级推算。

    起码是精通级别之上的。

    面对这突然出现的一队人马,当然是有着一战之力。

    可秦然缺不赞成这样的战斗。

    因为,他们面对的远远不止是这一队人马。

    一旦闹出了动静。

    必然是和整个城堡内的原住民为敌。

    虽然按照汉斯所说,大部分的战斗单位随着那位默克大公出征了,但就算是剩下的那些,也不是他们两个没有任何装备、生命值受损,属性下降的人能够搞定的。

    所以,秦然马上一摆手,指了指一侧的窗子。

    “先躲起来!”

    “应该是那位幕后指使者派人来接应自己的死士,进行扫尾了……”

    “我们静观其变!”

    秦然说着,就打开了木质的窗户,从窗口翻了出去。

    无法无天紧随其后。

    秦然踩在城堡外墙的缝隙间,低头扫视了一眼身下的悬崖峭壁,就牢牢的抓住木质的窗户,竖起了双耳,静静倾听。

    ps第一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

    再次推荐一下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