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二章 鬼屋
    邀请函的意思翻译成通用文字如下所示

    2567

    很高兴你能够看懂这封邀请函,证明你并不是滥竽充数的家伙。

    去兰肯贝乐街13号,那里有着一场考验等着你。

    通过了,你将成为我的助手,我会付给你相应的、还算丰厚的酬劳,如果无法通过……你将遗憾的离开。

    记住,你并不是我唯一邀请的有资格成为我助手的人。

    你有着不少竞争者。

    通灵者:妮凯蕾

    e.9.22

    “考验?竞争者?”

    “提前告知一切,让竞争者们相互提防!”

    “还未开始就神经紧绷吗?”

    秦然猜测着‘通灵者’妮凯蕾的用意。

    很显然,所谓的‘考验’,从他看到邀请函时就开始了。

    秦然扫视了一眼主线任务【担任通灵者助手三个月】,不由耸了耸肩。

    眼前的情况是一目了然的,如果他连‘通灵者’妮凯蕾的助手都无法成为的话,就更加不用说是担任三个月的助手了。

    主线任务自然算是失败。

    而这个考验,以第二次副本难度来计算的话,应该不会很难。

    为此,秦然庆幸特殊副本的难度设置是‘玩家获得特殊副本时的通关次数’而不是‘玩家获得特殊副本时的当前难度’!

    如果是后者的话,秦然猜测恐怕主线任务都会出现改变。

    绝对不是所谓的【担任通灵者助手三个月】,而是一个更加确切、指定的和‘通灵者’妮凯蕾有关的事件才对。

    其难度自然是直线提升。

    不过,就算眼前的任务不会很难,秦然也不会大意。

    阴沟里翻船的故事,秦然听得够多了。

    他绝对不想自己成为故事中的主角。

    更何况,秦然绝对不会满足于仅仅完成主线任务。

    呼!

    深吸了口气,秦然开始打量着眼前两层建筑和周围的环境。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两扇密闭的,由整张铁皮组成的大门。

    大门上原本黑色的油漆经历了时光与风雨的洗礼后,早已经斑驳不堪。

    朱红色的锈迹与残余的黑色油漆相交织后。就仿佛是一滩凝固的血块,让任何看到的人都会下意识的偏转目光。

    在大门右侧的门主上则挂着同样锈迹斑斑的门牌。

    兰肯贝乐街13号!

    模糊但还算是能够看清的字迹,告知着秦然这就是他要接受‘考验’的场所。

    不过,秦然却没有立刻进入。

    以往的副本经验告诉他。每次进入副本世界的起始位置,都会有着一些能够帮助玩家的物品或者是人。

    或许这样的帮助会随着副本次数的增加,难度的变化而消失。

    但是在第二次副本难度的前提下,是必然存在的。

    而眼前的兰肯贝乐街13号做为‘考验’场所肯定不是。

    那么……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远处。

    在这条街道的另一边,一个告示栏出现在秦然的视线中。

    秦然迈步向着告示栏走去。

    眼前的告示栏与秦然所知道的告示栏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除去由电子的变为纸质的。

    《充斥意外的兰肯贝乐街13号!》

    《厄运连连的兰肯贝乐街13号!》

    《鬼魂出没的兰肯贝乐街13号!》

    《被吓走的‘大胆者’!》

    《小心!兰肯贝乐街13号的鬼魂开始吞噬人命了!》

    ……

    告示栏上面贴满了有关于兰肯贝乐街13的消息。都是由报纸剪接而成。

    一共有五条报道。

    按照日期最早的是e.7.12日,最近的则是e.8.21日。

    五条报道中,前两条是房屋主人一住入兰肯贝乐街13号就变得运气极差,出现各种意外。

    从第三条开始,则出现了特殊事件。

    第四条是一个不相信鬼魂的人特意搬入兰肯贝乐街13号后,却仅仅一天后就被吓走的报道。

    而第五条报道中出现了凶杀案!

    一个醉鬼应该是误入了兰肯贝乐街13号,第二天被人发现吊死在那扇铁门上。

    秦然着重注意着与其它四条报道截然不同的第五条报道。

    可惜的是,除去那个醉鬼是被吊死在兰肯贝乐街13号大门上这一点可以肯定外,通篇出现的都是各种猜测,没有任何直接、实质性的证据。

    “解决眼前的事件。做为考验?”

    秦然微眯着眼,目光看向了那处两层建筑。

    阳光下,被树木遮挡着的兰肯贝乐街13号显得分外幽静,如果不是那扇让人不愿多看的大门破坏了整体气氛的话,绝对是一个烈日下相当好的去处。

    “等等!”

    “大门?!”

    秦然猛地转过身,又一次看向了第五条报道,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之后,秦然快步的向着兰肯贝乐街13号大门走去。

    片刻后,细细观察后的秦然挑了一下眉头。

    他发现了有趣的东西。

    不过,有一件事。还需要印证一下。

    没有耽搁,秦然快步的离开了兰肯贝乐街。

    ……

    夜晚,秦然再次返回了兰肯贝乐街13号。

    在中午时分显得幽静的街道,这个时候已经彻底的被黑暗所笼罩。周围的路灯似乎全部的失去了作用。

    而且,不同于他离开之前。

    这个时候的兰肯贝乐街13号的铁大门已经被打开了,而且,站在外面的秦然能够通过窗子,清晰的看到房间中的灯光。

    并不是电灯光,而是烛火。

    黑夜之中。一点点烛火,不仅没有为人带来应有的光明感,相反的,让周围越发显得阴暗起来。

    尤其是随着烛火的跳动,光线变得忽明忽暗时,那些树木更是在印照下扭曲变化着,就如同妖魔鬼怪在张牙舞爪般。

    那在中午给人带来清凉、舒适感的树木,在这个时候,只会让人感到恐惧,心底发寒。

    但是,秦然却是根本无视着这些。

    他穿过大门与门前的碎石走廊,步上台阶,敲响了面前的房门。

    咚、咚咚!

    极有节奏的敲门声在夜色下传出了老远。

    下一刻,略显沉重的脚步声就的出现在了秦然的耳中。

    吱呀!

    让人感觉到牙酸的门轴门框的摩擦声中,房门缓缓的开启了。

    一张脸,在烛火下,若隐若现。

    ps第一更~

    颓废求订阅~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