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八章 困境
    阳光散在带有薄雾的街道上。% し

    即将散去的薄雾,散发着浓郁的湿润感。

    让行走在街上的人们越发的难受了。

    尤其是那些搜查了一夜的巡警,赏金猎人们,露水、薄雾,早已经侵湿了他们的衣衫,冷冷的,黏黏糊糊的,让他们十分的难受。

    而且,他们一夜未睡,精神高度集中,这让他们大多困倦疲惫,不过,就算这样,他们依旧瞪大了双眼,搜寻着任何可疑的人。

    当一夜毫无所获,他们知道眼前这个时候就是最重要的时刻了。

    可惜的是,任凭他们如何寻找,都无法找到秦然与莱利的踪迹。

    即使是带着莱利,秦然依旧凭借着-级别的感知,未卜先知般的趋利避害,往往那些巡警、赏金猎人才刚有所行动,就会被秦然察觉,然后轻松的避开。

    而其中,莱利也发挥着相当的作用。

    身为情报贩子的莱利,几乎熟悉整个城市的所有大街小巷,宛如一副活地图。

    当然,莱利的作用远远不止这些。

    对方脑袋里的秘密情报,让秦然省下了相当的时间。

    如果没有莱利,秦然根本想不到r逼g,这座城市的地下国王,竟然会蜗居在一个理发店内。

    而且,对外的职业竟然是理发师。

    眼前的理发馆是一个临街的店铺,门脸不大,一扇进出的门和一扇能够看到店内的窗户。

    在窗户上贴着一些广告词。

    和周围的鞋匠铺子、杂货铺子完全一样。

    而店铺的老板、理发师也没有什么特殊的。

    身材有些发福,个头不高,面容和蔼的中年男人。

    当秦然、莱利走进来的时候,对方一边给客人刮着胡子,一边还笑着打着招呼。

    “两位需要理发?”

    “还是刮胡子?”

    笑容、问候,对方都好似是一个真的理发师,如果不是从他出现在店铺周围,就一直有着十数道目光仿佛刀子一般扫视着他的话。秦然差点就信了。

    秦然完全可以想象,如果有人突然想对这位看似和蔼的理发店老板下手的话,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恐怕一瞬间,就得被打成筛子。

    甚至。秦然猜测,周围的鞋匠铺子、杂货铺子之类的,也都是眼前这位理发店老板的手下开的。

    包括那些会时常光顾的客人,也都有着类似的身份。

    至于理发店内?

    秦然听到了墙后面、洗漱间帘子后,不下五个人的呼吸声。

    而且。在那刮胡子的躺椅上,还有一个身材壮硕的男人。

    对方的脸上涂抹着白色的泡沫,双眼看似是闭上,享受着理发师的服务,但秦然肯定,一旦发生了什么事情,对方会立刻暴起将为他刮胡子的理发师挡在身后。

    安全十足!

    看似一个普通的临街铺面,完全就是对方的大本营。

    秦然评价着。

    “、r逼g,我们需要帮助!”

    按照与秦然的约定,莱利略带紧张的开口了。

    事实上。如果不是秦然还站在身边,莱利在面对r逼g时,绝对会很干脆的匍匐在地。

    就如同莱利自己说的那样,面对比他强大的人,他一向都是卑躬屈膝的!

    而r逼g在莱利的眼中,那就是无与伦比的强大。

    “抱歉,这位客人,您说什么?”

    “我听不懂!”

    理发师一脸的迷惑。

    “r逼g,我知道您有着规矩……”

    “你既然知道我的规矩,那是什么让你有胆子跑来这里的?”

    莱利还想要说什么。但是却被理发师……不,是r逼g打断了。

    上一刻,看起来还很是和蔼的人,在下一刻就变得狰狞恐怖起来。面容还是那样的面容,但气质却是大变。

    那双本该带有笑意的眼睛,变得冰冷。

    变得漠视他人。

    变得俯瞰一切。

    那给客人刮着胡子的小刀上,似乎溢出了鲜血。

    从点点血滴开始,然后,变成了鲜血的潮汐。

    莱利一瞬间。就被这潮汐淹没了,他惊恐的踉跄后退,如果不是秦然扶了一把,绝对会跌倒在地。

    但即使这样,也是面色苍白,大口喘气。

    秦然扫了一眼出现在视网膜上的战斗信息。

    不由诧异的看了看着眼前的r逼g。

    他没有想到,对方仅仅依靠气势就能够形成效果。

    不过,秦然的诧异一闪即逝。

    毕竟,相较于那尊青铜巨棺散发出来的,对方由气势形成的虽然值得惊讶,但却不足为虑。

    就好似见识了惊涛骇浪后,再去看湖水涟漪。

    高下立判。

    看了眼还惊魂不定的莱利,秦然上前一步,将莱利挡在了身后,原本按照两人的计划,他应该在莱利说明来意后再出场,以手中的‘筹码’获取更多的主动权,但r逼g突然爆发出的气势,打乱了这一计划。

    秦然看着眼前r逼g双眼中的漠视、俯瞰,有理由相信,这就是r逼g想要的效果。

    对方习惯了强势,不会放弃主动权。

    而且,对方这样做,似乎是吃定他们了。

    “你们既然来到了这里寻求我的帮助,显然你们手中有着筹码!”

    “而能够让斯芬迪克痛苦的事情,我都很喜欢去做。”

    “交出你们的筹码,如果让我感到满意,并且献上你们的忠诚,我会让你们活下去。”

    r逼g满是施舍口吻的话语,证实着秦然的猜测。

    而这绝对不是秦然想要的。

    秦然摇了摇头。

    “我们想要的是合作!”

    “不是奴役!”

    声音平和的说道。

    对方所谓的‘活下去’是什么,秦然心知肚明。

    “合作?”

    “你们有什么资格?就凭你们手中的筹码?”

    “还是依靠着你解决了斯芬迪克的一些手下?或者是你认为你真的干掉‘刽子手’卡鲁亚克?”

    r逼g看着秦然,径直的笑出了声。

    表情中,更是带着玩味。

    似乎秦然的所作所为,在他眼中是一钱不值。

    “我们的资格,r逼g你明白!”

    “我的筹码也远远比r逼g你想象中的多!”

    秦然丝毫没有变化,语调依旧平和。

    说多错多,在无法掌握更多的信息时,秦然选择咬定了其中的一点:筹码!

    就如同r逼g知道他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一样。

    对方既然选择了见他们,那就必然对‘筹码’是上心的,远不是对方表现的那样不在乎。

    “哦,那你需要亮出你的筹码!”

    “你千万不要说野兽食人事件和斯芬迪克有关系,这件事情我早已经知道了!”

    “甚至,勒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我的人!”

    r逼g一字一句的说着。

    态度更是步步紧逼,他抬起手一挥。

    立刻,周围埋伏的人,全部走了出来,手中的枪口直直的对准着秦然、莱利。

    周围如刀子般的视线,也越发的冷冽。

    那装作客人的壮汉,更是直接站到了r逼g的身边。

    秦然面容不变,心底却是一惊。

    并不是因为眼前突变的局势。

    他早就知道这些人的存在。

    真正让秦然惊讶的是r逼g的话语!

    通过报纸上勒纳留下的信息,秦然暂时假设了一个关系线:野兽食人事件和勒纳手中的东西有关系,而这件东西又被斯芬迪克财团‘收回’,由此推断野兽食人事件和斯芬迪克财团有关系。

    按照最初的想法,秦然是想要依靠这条假设的关系线来获取对方的信任,让对方相信他知道的更多。

    但是,眼前显然行不通了!

    对方竟然超出他预料的知道这一点!

    “对方必然在斯芬迪克财团安插了人手,而且这个被安插的眼线,必然是能够接近高层的人!”

    “只有这样才能够发现这种极端隐秘的事情!”

    秦然立刻想到了这一点。

    不过,绝对不可能是勒纳。

    至于对方所说的勒纳也是对方的人?

    秦然是完全不信的。

    那只是一种言语的攻势,更多的是‘诈’。

    可看透对方用意,对现在的秦然并没有任何的帮助。

    他因为意外,依然陷入了困境!

    他该怎么办?

    秦然心底急速的转动起来。

    p颓废求订阅!求月票!求订阅!求月票!求订阅!求月票!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