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四章 方式
    眼前的人,绝对不是什么硬汉。`

    秦然的一些小手段,再给予对方一些疼痛后,对方立刻就开口了。

    “我的近期目标是基尔芬赫奇!”

    “那个家伙因为自身的蛊惑能力,聚集了相当一大笔财富!

    “但是,随着我的调查,我现那个家伙真的不一般——他不单单是语言方面有着蛊惑的天赋,本人似乎也有着凡的能力!”

    “我曾混入到那家伙的信徒中,想要摸清楚那家伙的底细!”

    “但是,后来……”

    说到这,名为‘神偷’的对方,脸上浮现了一抹恐惧。

    不过,当秦然的匕给予‘提醒’后,对方马上就再次说道。

    “那家伙在夜晚的时候,径直穿过了房间的墙壁,来到了我的面前!”

    “我检查过,那里没有任何暗门,是结结实实的墙壁——但就是这样的墙壁,竟然会被对方直接穿过!”

    “我看到那家伙出现的时候,以为自己死定了,但是谁知道,那家伙只是警告了我,让我不要多管闲事!”

    “接着,就消失了!”

    “就在我眼前,凭空的消失!”

    对方的脸上又一次的浮现了恐惧。

    显然,那次的经历,让对方实在是记忆犹新。

    “我匆匆的离开了那里,心底不断告诉着自己,那一定是个把戏!”

    “可我的理智却告诉我那一切都是真的!”

    “而后的一段日子,就成为了我的噩梦——我每天都在担心那个家伙会找上我,取了我的小命!”

    “但就在我惶恐不安的时候,我突然得到消息,那个家伙自了!竟然自了!”

    对方又重复了一句。`

    似乎是在强调。

    “我欣喜若狂,最初的一段时间是这样的!”

    “可很快的,我就好奇起来!”

    “以那个家伙的能力,为什么要自?而又有什么样的监狱能够关的住那家伙?”

    “更加重要的一点是:以那个家伙的心狠手辣,竟然只是警告我,而没有杀了我!这很可疑!”

    “诸多的疑点,让我越的好奇!”

    “所以,在知道那个家伙被关到了阿尔卡特监狱后,我就开始调查阿尔卡特监狱了——我认为那家伙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

    “那家伙就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说到这里,对方的语气激动起来,被枪口压着的头颅一直向上,仿佛是要用更加激昂的语气来阐述自己的现。

    但是,秦然很不客气的用力一压。

    立刻就让对方的脸再次的贴在了地上。

    “快说!”

    “不要耍花样!”

    秦然厉声催促着对方。

    但这一次,对方没有马上开口。`

    而是,停顿了片刻。

    “如果我说了,你要保证不伤害我!”

    对方这样的说道。

    “你在和我讨价还价?”

    秦然握着匕的另一只手开始用劲了,立刻,锋锐的金属刃就切进了对方的食指中,让对方出了‘啊’的惨叫。

    “我不想要讨价还价!”

    “但我要保证我的小命!”

    虽然惨叫出声,但是这一次,对方却是十分的坚持。

    “你只要保证不再伤害我!”

    “我就告诉你那家伙的目的!”

    “我可以誓,你绝对会物所值!”

    对方补充着。

    而秦然则是下意识的再次用劲。

    匕已经嵌进了对方的骨节中,但是对方除了不住的惨呼外,并没有任何再开口的意思。

    出寻常的‘坚韧’。

    或者说是,坚持。

    秦然眉头一皱。

    眼前的局面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在他原本的计划中,是在问出了自己想知道的一切后,就了结了对方——对于利用他,并且怀着恶意的对方,秦然没有任何想要放过对方的想法。

    但现在,他必须要改变原本的计划。

    该如何做出正确的取舍,秦然是明白的。

    相较于阿尔卡特的秘密和基尔芬赫奇的目的而言,眼前的对方完全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我可以放过你!”

    “但是,我怎么能够保证你说的就是真的?”

    “誓言?”

    “你千万不要说出这样的话语,我会忍不住笑出声的!”

    秦然抬起了匕,压着对方后脑勺的枪口也松了松。

    “誓言,有的时候,远比你想象中的有用!”

    “前提是:要知道正确的誓言方式!”

    对方很认真的说道。

    “你知道这样的方式?”

    “来自那位通灵者?”

    秦然一怔,下意识的猜测道。

    “当然!”

    对方肯定的回答道。

    “那位通灵者真是大方,既在你身上纹了一个免受那些恶灵的迫害魔法阵,又告诉你这些特殊的知识……别和我说他是你的父母之类的!”

    秦然冷笑了一声,语带轻蔑。

    在秦然看来,任何人都不可能无私的对待一个人,必然是夹杂着或多或少的利益。

    甚至,完全可以说,正是因为利益交织,才让双方的关系变得密切。

    除去……自己的父母!

    即使秦然记忆中的父母早已经模糊,但他依旧固执的这样认为。

    而那位通灵者当然不可能是眼前‘神偷’的父母了。

    对方的年纪虽然无法准确估算,但头已经花白了,如果对方的父母还在世的话,那该多么的大?

    显然是不可能的。

    “这和我所说的秘密有关!”

    “那位通灵者也很关注这里的事情!”

    对方苦笑的说道。

    这样的神情,却让秦然多出一些猜测。

    阿尔卡特的秘密,不仅吸引了基尔芬赫奇这样的邪教领,同样也吸引了一位通灵者。

    而且,后者还派出了探路的‘棋子’!

    至于其中的过程,自然不会是一片和平。

    不过,眼前的‘神偷’最终却选择了妥协。

    同样的,秦然对于对方所说的誓言方式,越的警惕起来。

    如果对方真的是一位通灵者派出的‘棋子’,秦然很难保证,对方不会利用所谓的‘誓言’坑自己一把。

    对于任何自己不熟悉的方面,秦然都会谨慎小心。

    因为,他很清楚,一旦出现了差错,那就是致命的!

    就好似张伟一般!

    等等!

    张伟?!

    想到了那位临时组队的成员,秦然一愣。

    下一刻,他的脑海中就猛地浮现出了一个想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