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三章 别有目的
    在秦然的视线中,一根极细如同头发般的铁丝从囚室的门缝中伸出,极为灵巧的钻入了囚室大门的锁内,不住的挑动着。︾

    如果不是有着d+级别的感知,开启着【追踪】,且耳边传来了声音,秦然甚至不确定自己看到的一切。

    下意识的,秦然眨了眨眼。

    然后,目光一凝!

    因为,在他的记忆中,这间囚室应该是关押那位有着‘神偷’外号的老者。

    瞬间,秦然的脑海中就回忆起了与对方匆匆一面的情景。

    对方脸上带着惬意笑容,完全不像是其它囚犯的麻木或者愤恨。

    当时的秦然有些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有这样放松的姿态。

    但是,现在却是明白了。

    那是因为阿尔卡特监狱完全的关不住对方。

    还有更加重要的一点:对方面对无形游魂时,竟然能够安然无恙。

    要知道,秦然刚刚可是较为细致的检查过,任何还在整栋建筑内的狱警、囚犯,都已经没命了。

    “能够自由离开,却甘愿待在这种鬼地方!”

    “而且,无视无形游魂给予的危险!”

    “那么……当初给我字条的目的?”

    秦然双眼一眯。

    他觉得自己有可能被利用了。

    因为,按照他现在所得到的信息来看,对方是早有准备的。

    即使他不出现,那两张字条也会出现在别人的手中。

    例如:某个正义的狱警?或者是更多的‘利益’参与者。

    秦然倾向于后者。

    但不论是哪一方,一场冲突会不可避免的发生。

    接着,对方会借着这场冲突,达到某些目的。

    就好似现在这样!

    “又一个基尔芬.赫奇?”

    莫名的,秦然想到了那位.邪.教.首.领。

    或许双方使用的方法不同。

    但目的却是那么相似。

    秦然向着斯坦贝克打了个手势,让对方停下。

    而秦然却是向着囚室的方向走去。

    咔!

    锁着囚室大门的铁锁,在一声脆响中跳开来。

    吱呀!

    大门被从里向外的推开,少油的门轴,立刻发出了刺耳的响声,但是囚室内的‘神偷’丝毫没有表现出一个合格小偷的水准,更加不用说是达到‘神偷’级别了。

    对方完全没有理会这些刺耳的响声。

    相反,还加大了力道,让大门以更快的速度开启。

    秦然就站在走廊上,看着眼前的一幕。

    再次确认对方知道阿尔卡特监狱内发生的一切。

    因为,只有这样,对方才会这样的肆无忌惮。

    对方唯一没有预料到的,恐怕就是他并没有死在冲突中,或者被无形游魂干掉。

    同样确认的还有另外一点:对方将两张纸条交给他并不是善意。

    甚至,可以说是恶意的。

    完全就是对方为了达到自己目的而使用的手段。

    因此,当囚室的大门彻底被对方推开时,【m1905】早已出现在令秦然的手中,并且,顶在了对方的脑袋上。

    “是你?!”

    “我想我们可能会有一些误会!”

    ‘神偷’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秦然,立刻高举起了双手。

    “误会?”

    “我认为我们误会是有些大了!”

    秦然语带愤恨,没有挪开手枪,相反,指着对方脑袋的手枪上,力道越发的大了,将对方的脑袋顶的不停的后仰。

    “我可以解释!”

    “你听我解释!”

    对方连连高声说道,生怕秦然在愤恨下,不管不顾的直接开枪。

    “那么,你可以解释一下眼前发生的一切吗?”

    “为什么他们都死了,而你却活得好好的?”

    秦然没有减小手上的力道,就这样以枪顶着对方的脑袋,让对方解释。

    当然,更加确切的说,秦然想知道对方的目的。

    半死人的出现,早已经预示了阿尔卡特监狱的不一般。

    即使其中有着张伟无意的推波助澜,但如果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底蕴,就算张伟再怎么的努力,也无法让一个至少在第六次副本才会出现的波ss级别的怪物出现在平均第四次难度的副本中。

    事实上,如果不是有着无法无天在,他们已经迎来了一次团灭。

    对此,秦然心中一清二楚。

    但秦然更加清楚的是,挖掘出这份‘底蕴’后,他能够获得的收益。

    他最初参加这次临时组队的多人副本,除去斯坦贝克给予的高价外,为的不就是能够获得更加庞大的收益吗?

    所以,他才会毫不犹豫的追踪着张伟的脚印来到这里。

    看起来这样做很冒险,但危险与机遇并存!

    很早之前,秦然就知道这个道理了。

    而且,眼前的‘神偷’似乎是能够降低危险的存在。

    “我在进入阿尔卡特前,就让人在我的身上纹了一个魔法阵!”

    “在一位通灵者的帮助下——他在知道我是因为基尔芬.赫奇的原因进入阿尔卡特时,免费为我提供了这样的帮助!”

    “而现在,我很庆幸自己接受了那位通灵者的帮助!”

    “它让我免受那些恶灵的迫害!”

    对方解释着,同时,拉开了自己的衣领。

    在脖子左侧的位置,有着一个一元硬币大小的图案。

    图案细致、复杂,秦然一眼看去,根本无法辨别。

    那是远比他之前所看到的‘恶魔大七星’还要复杂的魔法阵。

    应该是真的!

    对于这个魔法阵,秦然心底评价着。

    但对方的话语,却无法让秦然满意。

    一位通灵者?

    在他被限制在阿尔卡特监狱内,这样的话语根本无法证实其可靠性。

    简单的说,那个能够免受恶灵迫害的魔法阵或许是真的。

    但对方所说的话,则可能是假的。

    其中有着太多的猫腻。

    对方还在和他兜圈子。

    这让秦然不禁皱起了眉头。

    下一刻,秦然一拳就打在了对方的小腹上。

    砰!

    闷响中,对方好似一只大虾,弯下了腰。

    还没有等对方缓过劲,秦然竖起一肘,就砸在了对方的后背上。

    砰!

    这一次对方直接跌倒在地。

    秦然手中的【m1905】,又一次顶在了对方的脑袋上。

    只不过,之前是额头,这一次是后脑勺。

    枪口用力,让对方的脸紧紧的贴着地板,动也无法动弹。

    “我的耐心有限!”

    “我希望你能够将你的目的说出来!”

    “而不是诸如‘因为基尔芬.赫奇的原因’这样的话语!”

    秦然又一次强调着。

    并且,让自己的语速变快,语气显得急躁。

    “或者,我的手段太柔和了?”

    “我应该将你的手指一个个的切下来,让你明白应该怎么做?”

    秦然说着,就摸出了匕首,对着对方的手指来回比划着。

    “我、我说!”

    当锋锐的匕首,划开对方食指上的皮肤时,对方连连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