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五章 意外发现
    一些文字……不,更加准确的说是一些符号与图形的组合,出现在了秦然的眼中。

    以鲜血画成的两个圆形图案,一大一小,大的套着小的,让整个图案分为内外两层,中心部分有着一个极为抽象的图案,好似一只……蝎子?

    秦然没有十足的把握认出这个图案究竟是不是蝎子。

    事实上,看着眼前以鲜血或写或画的东西,秦然都不确定是否如图他认为的‘符号、图形’。

    至于文字?

    秦然发誓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文字。

    至少,他曾经所学习过的知识中没有!

    “这究竟是什么?”

    秦然的目光看着位于两个圆形之间的位置。

    在这里,有着更多的符号。

    以一个正五芒星为开始,至一个倒五芒星为结束。

    中间按照秦然的计算,有着大致四十一个符号。

    并不是秦然不想要更加准确的数字,只是这些符号实在是太过陌生、复杂,令秦然完全无法分辨,它们究竟是合在一起的,代表着一个意思,还是两两组合,代表着另外一个意思。

    秦然就这样蹲在地面上,看着这些符号。

    他想要找出其中的规律。

    足足十分钟的时间。

    但最终却是秦然的眉头完全的皱了起来。

    很显然,秦然一无所获。

    面对着完全陌生的东西,想要归纳总结,绝对不是十几分钟就能够完成的,尤其是当它还极为复杂时。

    呼!

    叹了口气,秦然站了起来,扭头查看四周。

    但却没有更多的发现。

    “2567先生,您有什么发现吗?”

    在一旁打着手电,捂着鼻子的狱警杰克,看着站起来的秦然,马上问道。

    “有一些!”

    “基尔芬.赫奇是怎么死的?”

    秦然没有细说自己的发现,而是询问着这间囚室上一个囚犯的死亡方式。

    “基尔芬.赫奇那个家伙就是一个疯子!”

    “您能够想象,自己咬破自己的手腕,然后,自己给自己放血的情形吗?”

    “我在阿尔卡特担任了十年的狱警,见过无数穷凶极恶的家伙,但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疯狂的家伙!”

    一说到基尔芬.赫奇,狱警杰克的脸上就不由浮现出了恐惧。

    “有更多关于基尔芬.赫奇的事情吗?”

    “他被逮捕时,有没有什么随身物品?”

    秦然继续问道。

    “我除了知道这家伙时个邪.教.头子,让上百人自杀外,并不知道更多关于这个家伙的事情!”

    “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连这些事情都不想要知道!”

    “实在是太过毛骨悚然了!”

    “而且,这家伙是自首的,不是被逮捕的!”

    狱警杰克说着就打了个寒颤。

    “是自首,不是被逮捕?”

    对方的一句话,让秦然大为惊讶。

    “嗯,那家伙躲的和老鼠一样!怎么抓都抓不住!”

    “如果不是自首的话,我想他还可以逍遥法外!”

    “当然了,对外面宣布的是被捕!”

    狱警杰克耸了耸肩说道。

    显然,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他自首的时候,没有带任何物品吗?”

    “例如:书籍、笔记之类的?”

    秦然还是有些不死心。

    对于那些符号、图形组合的好奇,让他很想要探究一番。

    而在通常的情况下,知识记录在书本中。

    所以,基尔芬.赫奇随身的书籍、笔记,很可能有关于这些符号、图形组合的知识。

    可惜的是,狱警杰克的回答是令人失望的。

    “没有!”

    “那家伙一年前自首时,完全就是一个人走进了警察局,除了随身的衣物,连个钱包都没有!”

    狱警杰克仔细的回忆着,然后,给出了回答。

    “需要我再次去认证一下吗?”

    狱警杰克问道。

    “不需要了!”

    “那我们前往剩下的六间有囚犯自杀的囚室吧!”

    秦然摇了摇头。

    他不认为狱警杰克会在这方面欺骗他。

    更何况,即使基尔芬.赫奇有记录这些符号、图形组合的笔记、书籍,恐怕在他自首的瞬间,也会落入某些人的手中。

    毕竟,这个副本中已经出现了他们这样的‘专业人士’,那么有其他的专业人士,也就不为怪。

    这些人想必对一个能够蛊惑上百人自杀的邪.教.头子随身的笔记、书籍会有相当大的兴趣。

    虽然在正常人眼中,基尔芬.赫奇是一个可悲的精神分裂患者。

    剩余的六个有囚犯自杀的囚室,有两个同样在三层。

    三个集中在二层,剩余的一个则在一层——一层、二层也有着监控探头,不如三层密集,但却足够统揽全局。

    而在自杀囚犯的囚室分布规律上面,没有什么特别的。

    在搜索上面,前面五个囚室同样如此。

    现在,秦然来到了最后一间囚室。

    相较于基尔芬.赫奇的囚室而言,这六个囚犯所在的囚室,要好上不少——当然,只是和基尔芬.赫奇所在的囚室相比较。

    永远不要幻想出一间旅馆上等房间的模样。

    因为,阿尔卡特最好的囚室,也比不上旅馆的厕所。

    就如同眼前,狱警杰克所说的阿尔卡特最好的囚室。

    也只不过是多了一盏固定在天花板上的点灯,和一张同样固定在地板上的钢架床,以及马桶上多了个盖子。

    依旧没有能够看到外边的窗子。

    同样没有洗漱台之类。

    “一层是给那些较为老实的囚犯所准备的!”

    “他们有时候可以被允许阅读!”

    “不过,机会并不多!”

    狱警杰克介绍着。

    “希望给他们的书籍上不要描绘太多的自由!”

    秦然一边说着,一边再次开启了【追踪】。

    “但愿如此!”

    “不过,这也是他们罪有应得!”

    狱警杰克笑了笑。

    并没有同情这些囚犯。

    同样的,秦然也没有。

    因为,通过狱警杰克的讲述,秦然对于关在这里的家伙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就好像他现在的这个囚室,被称之为关押着较为老实的囚犯,而就是这个较为老实的囚犯,抢劫了三家银行,杀害了不下于十名无辜者。

    简单的说,阿尔卡特的每一个家伙都算得上是十恶不赦,即使罪名最轻的一个,放在联邦,也足够枪毙十次了。

    至于是否有被冤枉的?

    在其他的监狱或许会有,但是在阿尔卡特?

    绝对没有。

    因为,这里关押的都是证据确凿的囚犯。

    这是狱警杰克说的。

    虽然对此,秦然有所怀疑就是了。

    开启了【追踪】的秦然,如同之前五次一般,认真的搜索着整间囚室。

    丝毫必现的视野中,一切痕迹都逃不过秦然的双眼。

    但依然没有任何的收获!

    眼前的囚室,非常的‘干净’!

    没有丝毫的痕迹留下。

    床板下,马桶后,甚至是门缝中,秦然能够想到隐藏东西的地方,也都一一动手检查过,但却什么都没有。

    也不知道是这些囚犯什么都没有留下。

    还是留下了,却被打扫干净了。

    秦然倾向于后者。

    一旁的狱警杰克已经不止一次抱怨过打扫这些自杀囚犯所在囚室的麻烦了。

    “真是太过干净了!”

    秦然感叹着。

    以这里狱警对待囚犯的态度,绝对不可能打扫的这样干净才对。

    “必须要干净!”

    “因为每一次都是监狱长先亲自打扫,接着才是我们去打扫!”

    “最后,监狱长还会检查!”

    “好几个家伙因为打扫不认真,被监狱长怒斥了!”

    狱警杰克带着无奈的口吻说道。

    “监狱长亲自打扫?”

    秦然一脸的讶异。

    这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在他的印象中,那位监狱长可不会像是做这样事情的人。

    “是啊!”

    “‘那些囚犯是渣滓,但这里却是我的地盘,我不要他们和那些渣滓一般肮脏!’监狱长这句话,在这里可是名言!”

    狱警杰克回答道。

    “很符合监狱长的风格!”

    秦然点了点头,向着囚室外走去。

    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秦然对于那位监狱长的疑窦却是越发的多了起来。

    但眼前没有任何的发现,再待下去也是没用。

    还不如返回房间,向无法无天请教那些符号、图形的意思,说不定以对方第八次副本的经历,会懂得这些符号、图形的意思。

    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

    走出囚室的秦然,并没有再登上三楼,返回东面。

    而是准备走西面监牢区的出口,再返回东面。

    不过,还没有等秦然迈步,西面监牢区的大门就开了,一队五人,全副武装的狱警走了进来。

    他们打开了囚室的门,让里面的囚犯走出来。

    每一个囚犯都是蓬头垢面,全身散发着恶臭,同时,手中捧着一块折叠好的毛巾——仅仅只有毛巾,没有肥皂、脸盆之类的。

    “洗澡?!”

    看着这一幕,秦然瞬间明白了过来。

    这就是狱警杰克所说的一周只能够走出囚室一次的机会:洗澡。

    “今天又是洗澡日啊!”

    一旁的狱警杰克似乎才想起这个日子,然后,走到了走廊靠近墙壁的位置,示意秦然也这样做。

    “这是监狱长定下的规矩——无任务者,必须要给执行任务者让路!”

    “洗澡日,是阿尔卡特监狱中很重要的任务——因为,只有这一天,囚犯会离开囚室!”

    狱警杰克与秦然并肩站在一起,先是解释了一句,然后这才低声嘀咕起来。

    “果然之前的投毒让人手变得不足了吗?”

    “原本至少要十个人的队伍!”

    中毒自然不会让狱警减员这么多人。

    人手不足的真正原因是那位监狱长布置在了阿尔卡特监狱的外围,准备抓捕老汤姆那位可能外逃的同伙。

    对此,秦然心知肚明。

    不过,却不可能向狱警杰克解释。

    站在一侧,秦然注视着一个个囚室的门被打开了,一个个的囚犯走了出来。

    很快的,秦然正对面的囚室铁门被打开了。

    “嘿,能够见到阳光真好!”

    一个身材瘦小、干瘪的老头从囚室中走了出来。

    不同于其他的囚犯,这个老头的脸上带着笑容,站在灯光中伸着懒腰,一脸的惬意,毛巾也没有放在手中折叠好,而是搭在了肩膀上。

    “咦,新来的生面孔?”

    老头看到了秦然,不由惊讶出声。

    而这样的做法,则是换来了一旁开启囚室大门狱警的怒火。

    “闭嘴,你已经错过了这次洗澡的机会!”

    狱警一枪托砸在了老者的后背上,让老者一个踉跄就扑倒在了秦然的身边,然后,不等老者重新站起,就被那个狱警拖着丢回了囚室。

    而秦然的脸上却是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

    “这家伙是有名的神偷!”

    “如果不是越.狱太多次,也不好被关到阿尔卡特!”

    狱警杰克解释着对方的身份。

    “神偷吗?”

    “难怪!”

    秦然捏着口袋中突然多出的纸团,心底一阵恍然。

    刚才被称之为神偷的老者在被砸倒的瞬间,舞动的手掌看似要让自己保持平衡,但实质上却是将纸团塞入到了秦然的口袋中。

    在对方触碰到自己口袋前一刻,秦然就看出了对方的意图,但却没有丝毫阻止的意思。

    一个关押在阿尔卡特的囚犯会向他一个陌生人的口袋中‘放’纸团。

    代表着什么?

    或者更简单一点说:纸团内包着什么?写着什么?

    意外发现!

    秦然嘴角微微上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