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章 枪声
    秦然的提醒,就如同是一盆冰水浇下,让气氛还算热烈的房间,瞬间变得凝固起来。@

    端着杯子的众人都如同是雕塑般,一动不动。

    哐当!

    斯坦贝克面色苍白的将酒杯扔在了桌子上,好似畏之蛇蝎般的后退。

    猩红色的酒液,顺着桌面流淌,嘀嗒落在地面。

    打破了这种凝固感。

    “不可能吧?!”

    “这可是我刚才厨房拿来的!”

    狱警杰克狐疑的看着秦然,然后,又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酒杯。

    最终,却没有喝下去的勇气。

    与狱警杰克的狐疑相比较,剩余的众人却是对秦然的话深信不疑,不论是与秦然交好的无法无天,还是与秦然竞争的张伟,又或者是雇佣者斯坦贝克。

    他们都相信秦然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撒谎。

    因为,这样的谎言实在是太容易被戳穿了。

    “我们可以简单的实验一下!”

    “或者找一位专业人士!”

    秦然说道。

    “好的,我想狱医芬克斯可以做出更为准确的判断!”

    显然,狱警杰克还是有所怀疑的。

    在秦然话音落下后,就向外走去。

    “这样的欢迎仪式真是别开生面!”

    “看来有人很不欢迎我们的到来啊!”

    无法无天双眼盯着酒杯,冷笑起来。

    “我去餐厅厨房查看一下!”

    张伟说着就站起来。

    这一次,秦然没有在与对方竞争。

    并不是放弃了与对方的竞争,而是认定了对方会一无所获。

    既然能恰好在迎接他们的午餐红酒饮料中下毒,那么下毒者必然是早就做了准备的,在充足的时间下,自然不会留下手尾,被人抓住痕迹。

    张伟离去两分钟后,狱警杰克带着一位上了年纪的老者走了进来。

    老人穿着白大褂,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镜,花白的头发被梳在脑后。

    显然,眼前的这位就是杰克口中的狱医芬克斯了。

    不过,这位上了年纪的狱医并没有和房间内的秦然等人打招呼,而是径直的端起了盛放红酒、饮料的杯子,放在鼻子下细细的嗅闻着。

    “是狼毒草!”

    “有剧毒!”

    片刻后狱医芬克斯说道。

    “是谁发现的?”

    狱医接着询问道。

    很显然,杰克只是简单的讲述了发生事情,而没有详细说明。

    “是我!”

    秦然站了起来。

    “你是学医出身?”

    狱医惊讶的看着秦然略带稚嫩的脸庞,下意识的推了推自己的老花镜,想要看清楚秦然的容貌。

    因为,他有些不敢相信能够在瞬间发现掺有剧毒狼毒草的人,竟然会是这样一位年轻人。

    要知道,即使是他,也是花费了近一分钟才能够判断出是狼毒草这种毒药的。

    “不是!”

    “我是……”

    “医生!医生!”

    “芬克斯医生!”

    “快来餐厅,有很多人食物中毒了!”

    秦然的解释被打断了。

    走廊喇叭中传来了焦急的喊声。

    “我想我需要你的帮助!”

    “很多人需要救助!”

    “而这里只有我一个医生”

    上了年纪的狱医看向了秦然,后者很干脆的点了点头。

    “当然没问题!”

    因为在芬克斯开口的时候,秦然的视网膜上就出现了支线任务的提示。

    【发现支线任务:中毒者!】

    【支线任务:刚刚踏上阿尔卡特的你就遭受到了一次下毒,而且,似乎下毒者的目标远远不是你一个!你能够迅速辨别出红酒与饮料中的毒药,令狱医芬克斯很是欣赏!现在狱医芬克斯向你提出了帮助的请求!去救助更多的中毒者吧,这会让你在阿尔卡特内获得相当的声望!】

    “那我们还在等什么?”

    “跟我来!”

    狱医站了起来,然后,以不符合年龄的姿态快步的向外走去,秦然紧紧的跟了上去。

    而狱警杰克也紧随其后。

    只留下无法无天和斯坦贝克以及后者两位保镖,大眼瞪小眼。

    “我说过了,2567有着很不错的运气!”

    “当然也是实力的体现!”

    做为第八次进入副本的无法无天来说,很轻易的猜到了秦然为什么受到了那位老狱医的亲睐。

    无非就是秦然辨别出了红酒与饮料中的毒药。

    同样的,无法无天更加清楚,秦然为什么能够辨别出那名为狼毒草的毒药。

    【医学.药品知识】!

    “竟然真的制造了【基础医药制作台】?!”

    “而且,恰好有必须的前缀技能【医学.药品知识】!”

    “这运气真的是太好了!”

    无法无天并没有懊恼自己做了一笔糟糕的生意,只是对秦然的运气,再次从心底发出了感叹。

    “1号,返回游戏房间后,联系‘掮客’!”

    “全力寻找类似能够辨别药物的技能!”

    斯坦贝克径直的吩咐着自己的保镖。

    刚刚的一幕,实在是让他心有余悸。

    他完全无法想象,自己如果没有得到秦然的提醒,而喝下那杯酒的后果。

    “这该死的游戏!”

    年轻人第一次有失风度的咒骂出声。

    ……

    而同样咒骂出声的还有张伟!

    离开了众人所在的房间,直奔厨房的他,认为自己可以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张伟坚信,即使下毒者有所准备,也会留下蛛丝马迹!

    但是,刚刚进入厨房,还没来得及查看的张伟,就突然发现一个个正在就餐的警员开始口吐白沫,倒地昏迷不醒。

    张伟下意识的就去附身查看。

    但是,下一刻就被周围还清醒的警员粗暴的推向了墙角,并且一把把的手枪,直直的对准了他。

    显然,这些警员误会了什么。

    张伟想要解释。

    不过,没有人想听张伟的解释。

    而面对着五、六个黑黝黝的枪口,张伟也明智的选择了高举双手,且闭上嘴。

    接着,张伟就看到了秦然与一位老者走进了餐厅。

    不同于他的被五、六把枪指着,跟在那位老者身旁的秦然竟然受到了尊敬!

    尤其是当秦然用最原始的催吐法,让数个昏迷的警察脱离危险后,这样的尊敬越发的显而易见了。

    该死的!

    张伟看着秦然伸出手指,按压那些中毒警察的舌根,从而让对方将胃中的残余食物吐出来的情形,心底完全是愕然。

    因为,他也知道这样简单的方法。

    但是,在秦然用出来之前,他却完全的没有想起。

    一阵阵懊悔涌上心头。

    张伟很清楚,如果他抢先一步的话,绝对不会让自己落到这般地步。

    而下一刻,张伟的懊悔就更深了。

    因为,秦然竟然一边救治中毒的狱警,一边光明正大的查看着整个餐厅与厨房。

    查探完整个餐厅、厨房的秦然将最后一个催吐的警员平放在地上,就如同他预料的那样,那位下毒者将一切都收拾的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

    不过,秦然也不是没有收获。

    秦然扫视了一眼【支线任务:中毒者!(完成)】的提示后,目光看向了老狱医。

    “我只能够做到这一步了!”

    “剩下的就想要看你的了,医生!”

    这并不是秦然谦虚,虽然他很轻松的完成了这个支线任务,但这并不代表着秦然能够完成接下来的治疗!尽管因为有着相关的技能,他不仅懂得包扎,也知道诸多的药品知识,但是却没有关于治疗方面的技能。

    因此,交给专业人士才是最好的。

    至于这种催吐法?

    只能算得上是生活常识。

    身为孤儿的秦然,早早的就掌握了这些。

    “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

    “原本我还以为需要用催吐剂和洗胃的!”

    老狱医笑着点头,显然秦然又一次获得了这位医生的好感,然后,这位老狱医站了起来,对着周围的狱警们说道:“小伙子们,将你们的同伴抬到我的医务室,他们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

    立刻众多狱警们就行动起来。

    而与此同时,一阵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

    “我警告过你们了这里不是任你们肆意妄为的地方,最好都给我守规矩!”

    “而现在,你们做了什么?”

    副监狱长怒气冲冲的跑了进来,指着秦然大声质问着。

    “这位先生刚刚才救了至少十五个人!”

    “他不应该受到您的指责,斯沃克副监狱长!”

    刚准备离开的老狱医为秦然站了出来,一旁的狱警们也纷纷皱眉,注视着副监狱长。

    虽然表情细微,但却被秦然一一看在眼中。

    不得人心!

    秦然得出了副监狱长在狱警中的印象。

    而下一刻,副监狱长就表现出了为什么会这样的不得人心。

    “芬克斯,你只是一个狱医!”

    “而我是这里的监狱长!”

    “你没有权力提醒我该怎么做!”

    转过身的副监狱长盯着老狱医一字一句的说道。

    “那么,西科会告诉你怎么做的!”

    老狱医丝毫没有理会副监狱长的咄咄逼人,只是指了指对方的身后,在那里一个男子的身影正快步的出现着。

    “监狱长!”

    副监狱长斯沃克看着那出现的身影,立刻气势一顿。

    整个人就不说话了。

    而一旁的老狱医则好似顽童般,冲着秦然狡黠的一笑,然后眨了眨眼,去忙自己的事了。

    “斯沃克,我希望你对芬克斯保持应有的尊敬!”

    “不是因为职务,仅仅只是因为年龄!”

    “他足够成为你的父亲了!”

    中等身材,面容带着严厉的男子,以严肃的口吻说道。

    “好的,监狱长!”

    副监狱长嘴唇微动,最终,却这样答应道。

    然后,对方显然不愿意在这丢了面子的地方久留,瞪视了秦然、张伟一眼后,就转身离开了。

    “抱歉!”

    “我是聘请你们来阿尔卡特的监狱长:西科!”

    眼前的男子替自己的副手道歉着,然后,介绍着自己。

    “我是秦然!”

    “这是我的队员张伟!我们还有四位队员在您安排的房间!”

    “如果可以的话,一会儿请您前往那里详细的给予我们说明一下您这里发生的事情!”

    秦然再一次代表着整支队伍出面交谈。

    张伟站在一旁保持着沉默。

    即使不愿意,但张伟不得不承认,这个时候秦然出面,要比他更好。

    “这是当然!”

    监狱长笑道。

    砰!

    而就在监狱长和秦然准备前往为秦然一行安排的房间,进行详谈的时候,突兀的,一声枪响传来了。

    连带着一声戛然而止,却略显耳熟的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