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牌主持 > 第200章 一年前的同学会
    “听说了吗?肖瑶、袁志伟、梁琼之、徐霈琦全都进了医院手术室。”

    “出什么事了?”

    “肖瑶的脸被梁琼之踩破了、又被徐霈琦和袁志伟烫熟了;袁志伟、梁琼之被人抓奸认错,脸上泼了浓硫酸,据说眼珠子都烧爆了;徐霈琦打电话的时候手机电池爆炸,炸断了手指还炸伤了脸和眼睛……”

    “不会吧?这么巧?全部毁容?”

    “其实我想说的是,他们这两天闹腾得很欢,在微博上对汪谦各种骂,肖瑶甚至想要断送汪谦新人大赛的资格……”

    “战斗汪的诅咒重出江湖?”

    “谁知道呢?”

    “太可怕了!”

    “其实他们四个这两天闹腾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他们什么时候出事,结果真出事了!”

    “肖瑶新来不知道战斗汪的威名还情有可愿,另外那三个是纯傻逼呢?”

    “战斗汪真的会妖术啊!”

    “要不要向有关部门举报他?”

    “你胆儿肥!你去吧!我们支持你!”

    “我才不!我还想多活两天呢!”

    电视台里又开始了各种议论,四人全体毁容,真是够惨烈的,每一桩每一件和汪谦都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怎么就这么巧呢?世界上的事,不可能都这么巧合的吧?

    ……

    下午,两点半钟。

    汪谦和科教频道其他员工一起,在莫瀚的带领下,来到了贝特医院进行参观座谈。

    “听说汪老师是邶浒电视台最有才华的年轻主持人,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蔡昀峰一脸笑地看着汪谦,脑子里幻想着的却是汪谦昨晚被他请去的人吓到尿裤子的情景。

    他显然并不知道‘战斗汪的诅咒’,也不知道邶浒电视台刚刚有四名员工一起出了事,被各种原因毁了容,更不知道李健豪拿钱请的人并没有吓住汪谦,而且那四个小弟现在全都躺在医院里。

    “蔡院长是成功人士,我们怎么能比得了?策划以贝特宠物医院为主题的节目的时候,可能经常有些事情要向蔡院长咨询,不知道蔡院长是否能赐一张名片?以后也好方便联系。”汪谦态度很‘诚恳’地回了蔡昀峰几句。

    汪谦现在只需要拿到所要的证据、以及弄清楚蔡昀峰的全名就行了,没必要和这种人渣当面发生冲突。

    “哈哈,汪老师太客气了!这是我的名片,我们可以互加个微信。”蔡昀峰显然并不知道这张名片递出去的后果,还以为汪谦昨晚被恐吓之后真的变老实了,以后会乖乖地为他们做事。

    “医院有免费bsp;   “有,就是那个pet-hospital,密码是99887766。”蔡昀峰帮汪谦指了指。

    “谢谢蔡院长,我们互加微信吧。”汪谦点了点头,他手机里专门下载的查ip软件,已然把贝特宠物医院所在的ip段记录了下来。

    宾主一番寒喧之后,座谈会也进入了正题,蔡昀峰是个很有表现欲的人,他拿着一支激光笔,站在一面写字板前滔滔不绝地向众人介绍起了贝特宠物医院的各种优点,以及空而大的企业精神。

    在传销公司呆过几年的蔡昀峰,现在已经是诈骗行业资深从业者了,这次他就是要利用沈焘的身份,借助邶浒电视台这个很容易让投资人相信的平台,进行一场他人生规模最大的诈骗。

    “宠物医院这个行当,在世界上,特别是欧美发达国家里,已经是一个很热门的行业了,而我们国家在这方面才刚刚起步,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巨大的商机!巨量的财富!现在我们就坐在这座金山上!”蔡昀峰越讲越兴奋。

    科教频道的众员工全都专心致志地听着蔡昀峰的讲解,并且用手机对蔡昀峰进行着拍摄,记录下他说的每句话,努力想在科教频道新来的主任莫瀚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勤奋,以及对工作的负责任态度。

    汪谦也拿着手机对着蔡昀峰拍着,当然,谁都不会知道,他不是在拍摄蔡昀峰讲的话,而是对蔡昀峰使用了一个‘记忆视频探测器’。

    “记忆视频探测器:锁定目标后,可使用关键词对目标大脑记忆进行检索,并把其中十分钟的记忆转化为手机视频,可在记忆世界里自行调节拍摄角度。”

    汪谦使用了‘沈焘’、‘一年前’、‘同学会’、‘违法行为’、‘不可告人’、‘沈焘小命不保’等关键词。

    很快一些蔡昀峰相关的记忆便以一种虚拟形式出现在了汪谦的面前,让汪谦可以全景360度观察发生的一切,然后选取一个合适的角度自动转化成手机视频存储在他的手机上,就象昨天已经存在他手机中的沈焘和蔡昀峰在宠物医院院长办公室,交谈内容的手机视频证据一样。

    这次的视频画面出现在酒店房间里,床上躺了一个女人,似乎因为醉酒、或者其他原因睡熟了,一动也不动。沈焘和蔡昀峰坐在床边说着话,沈焘看起来也喝了不少酒,他在和蔡昀峰交谈的时候,目光一直停在女人的身上没有移开。

    “我喜欢了她这么多年,为了她我一直单身未娶……”沈焘一脸很痛苦、很痴心的表情。

    “你确信要这么干?被她老公知道了你会小命不保。”蔡昀峰劝了沈焘几句。

    “我虽然一辈子都得不到她,但只在占有她身体一次,也就心满意足了!为此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沈焘咬着牙似乎下定了决心。

    仔细看床上躺着的女人,她长着一张极为美丽精致的脸,如果美女用十分为满分来评级的话,她至少可以评到九点五分以上,很多男人对这种级别的美女都没有抵抗力。

    “行吧,只要你决定了就好。”蔡昀峰走出了房间,帮沈焘关上房门之后,去到了隔壁房间里。

    这两间房之间有些玄机,沈焘所在的房间对着床铺的那面大镜子,居然是一面很隔音的双面镜!这边房间熄灯、没有任何光亮的情况下,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沈焘所在房间里发生的一切。

    蔡昀峰早就这在个房间里架设了高清摄像机,对向了那边房间的床铺。

    沈焘在蔡昀峰离开之后,走过去反锁了房门,然后迫不及待地扑向了床上的女人,抱着她疯狂亲吻起来,最终把能对她做的事情全都做了,只是在最后时刻戴上了套,没有在她身体里留下证据。

    那边沈焘对着床上的女人各种疯狂的时候,蔡昀峰一边隔着双面镜欣赏真人动作片,一边和身边的姘头低声讲起了沈焘和床上那女人的故事。

    这个女人是沈焘、蔡昀峰高中时的校花,名叫刘玲妍,是沈焘人生爱上的第一个女人,刘玲妍父亲是个毒贩头子、是黄鹤市黑道上的大佬,性格十分残暴。

    沈焘迷恋上了刘玲妍的美貌,一直在苦苦追求她,刘玲妍对沈焘似乎有些意思,但又一直对沈焘若即若离,两人之间的交往,刘玲妍也仅仅只是让沈焘牵了一次手而已。

    高中毕业后,刘玲妍的父亲在黑道火拼中死亡,刘玲妍被父亲的势力拥立为新头领,继承了父亲贩毒的事业。为报父仇、抢回属于父亲的地头,刘玲妍和另一位黑道大佬杨霸天结了婚,做了杨霸天的女人。

    刘玲妍对沈焘说,她子承父业之后,为了维护父亲的地盘各种作恶、手上已血债累累,只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才能找回曾经的纯真。但她现在的老公杨霸天心狠手辣,占有欲极强、对她看得很紧,如果她和他接触太多,只会害了他的性命。

    两人之间青春年少时的懵懂感情只能收敛了起来,后来也只是偶尔在同学会时见上一面,再无进一步的发展。

    沈焘无比痛苦,对刘玲妍始终无法忘怀,并因此一直单身至今,他经常借酒浇愁、甚至染上了毒瘾以及赌博的恶习。

    去年的同学会是在蔡昀峰才开张的欧罗酒店举行的,刘玲妍心情不好多喝了些酒,而且喝了蔡昀峰下了药的酒,头晕目眩以为自己喝醉,被一位好心的女性熟人扶去了房间里暂时安歇了下来。

    那位好心的女性熟人其实是蔡昀峰的姘头,在她的帮助下,蔡昀峰很轻易地把沈焘带进了他安排好的房间……其实是设计好的陷阱里,沈焘对朝思暮想的刘玲妍毫无抵抗力,情不自禁便对她做了男人对女人能做的所有事情。

    当沈焘对刘玲妍所有的感情全部释放出来之后,他的脑子也变得清醒了过来。他知道他闯了大祸,刘玲妍老公杨霸天对刘玲妍很是看重,如果知道了这件事,沈焘肯定小命难保。

    蔡昀峰再次出现,很好心地帮当时六神无主的沈焘处理了所有后续的事情,清理干净所有痕迹之后,让他的姘头开车把刘玲妍送回了家。

    这件事,成了沈焘和蔡昀峰之间的秘密,同时也是沈焘在蔡昀峰手中最大的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