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牌主持 > 第198章 这辈子彻底完了
    可能因为对地形不熟悉,刚才又一路走一路和其他人说着话,肖瑶根本没注意到前面的台阶,摔下去的时候反应慢了一些。当她试图用手臂撑住地面的时候,脸却是先砸在了前方的台阶上,直接把嘴唇撞烂了、几颗门牙给撞碎了!疼得她立刻大声惨叫了起来。

    正一边走一边和袁志伟说着话的梁琼之,也同样穿着高跟鞋,她没防着前面的肖瑶突然跌倒,结果肖瑶的身体把梁琼之给绊了一下,梁琼之本能地一只脚向前跨了一步想要稳住身体,没曾想她高跟鞋无比坚硬而且尖细的鞋跟却是正好踩在了捂嘴惨叫的肖瑶的侧脸上,瞬间把肖瑶的脸颊踩出了一个血洞!

    梁琼之意识到闯祸之后,本能地把踩中肖瑶侧脸的脚猛地抬了起来,她那只卡进肖瑶侧脸的高跟鞋的鞋跟,硬生生把肖瑶的脸连皮带肉给一起拉扯了起来!

    肖瑶脸皮被撕烂,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几乎要疼晕了过去。

    “瑶瑶!你没事儿吧?”

    袁志伟连忙伸手过去,想要从地上把肖瑶扶起来,但是他慌乱之下,却是把徐霈琦手中保温杯里那杯滚烫的开水给掀翻了,不偏不倚正好全部浇在了肖瑶受伤严重的脸上,顿时把肖瑶的脸烫得红肿起了水泡,伤口处的肉都烫熟了,这也让肖瑶的惨叫声更加撕心裂肺起来。

    看到肖瑶惨不忍睹的脸,梁琼之、徐霈琦、袁志伟都吓傻了,甚至都忘了打电话叫救护车。

    其他经过的同事发现情况不对,连忙拨打了120帮着叫起了救护车。

    光天化日之下,简直是见了鬼!周绍鹏被电梯夹断了腿还好说,肖瑶只是在办公室里和同事一起说话走路,居然都能走出这么大的事故!

    肖瑶好象才和战斗汪为新人大赛的事发生了争执?不会是战斗汪的诅咒再度发威了吧?

    这也太惨了!那么漂亮的脸蛋儿……

    哇呜!哇呜!

    救护车来了。

    哇呜!哇呜!

    救护车这次没堵,只用二十分钟时间就把肖瑶送到了附近的一家三甲医院里,然后直接被推进了手术室。

    沈正、莫瀚带着梁琼之、徐霈琦、袁志伟等人也赶到了医院,沈正第一时间给他姐姐、姐夫打了电话,告诉他们肖瑶出了事,让他们赶紧到医院来。

    肖瑶门牙断了好几颗,脸皮严重撕裂、深深的伤口还被灌进去的滚烫开水给浇熟了,负责手术的专家看到这伤势都觉得惨,初步判断这种伤势,以后就算整容手术都没办法修补。

    至于门牙,现在有种植牙技术,倒不是大问题,但是没办法改变肖瑶已经彻底毁容而且无法被修复的现实。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这事儿太意外了!”梁琼之向肖瑶的家人道着歉,她此时已经完全傻了,前几天她老公的店子锯断了刘文静的腿,今天她的高跟鞋又把肖瑶给毁了容!手术费用、后期治疗、精神赔偿,想想就是个无底洞啊!她这辈子彻底完了!

    “对不起有用啊?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我们家瑶瑶就是靠脸蛋儿吃饭的,以后她还怎么见人?怎么生活?怎么嫁人?你把她的一辈子都毁了!这是几句对不起能解决的吗?”肖瑶的母亲伤心欲绝、怒气冲冲地向梁琼之责骂着。

    “我又不是故意的!如果不是她自己摔倒,我也不会踩到她,而且她的烫伤是被霈琦保温杯里的水造成的,和我没什么关系……”梁琼之也有些不高兴了,肖瑶出事之后,她一直各种道歉,但肖瑶的家人根本不准备放过她的意思。

    “我的水杯拿在手中好好的,是被袁老师撞翻才浇在她脸上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徐霈琦连忙撇清了自己。

    “我当时是听到瑶瑶惨叫,情急之下想查看她的伤势,对她进行救援才不小心撞翻了霈琦手中的保温杯!我真的是好心才那么做的,难道你们觉得我那时候应该表现得很冷血、对瑶瑶受伤漠不关心才是正常的?”袁志伟也觉得自己很是委屈。

    “如果瑶瑶没有自己摔倒,她就不会绊到我,她没有绊到我,我也不会身体失去平衡踩到她的脸。这幸亏伤的是她,万一我被绊倒,伤到的人是我,这责任又该是谁的?这事儿的责任,其实都在瑶瑶自己身上,别穿那么高的高跟鞋,走路的时候注意力应该更集中一些,就不会出事了,她摔倒了,把我们都给害了!”梁琼之在综合考虑过之后,决定翻脸不认人了,刘文静的事情,已经让她在卖房子想办法了,而且房子卖了都不够赔偿款,再搭上一个肖瑶的赔款,她这辈子别的什么事都不用做,只还债就行了。

    “你个贱婆娘推卸责任是吧?行!我现在把你的脸也撕了!踩了!就公平了!”肖瑶的父亲本就极度伤心愤怒,听到梁琼之推卸责任的话之后不由得大怒,伸手过去抓梁琼之的脸。

    “老肖!别冲动啊!这事儿还是让法律来解决吧!”肖瑶的母亲和沈正、莫瀚等人连忙拦住了肖瑶的父亲。

    “瑶瑶被你们伤成这样子,下半辈子全毁了!你们却在这里推卸责任!行吧,我也不和你们废话了,法庭上见!”肖瑶的父亲终于冷静下来了一些。

    “行吧,只能法庭上见了,我们先回去了。”梁琼之连忙叫上袁志伟、徐霈琦二人,仓皇逃出了医院。

    “这事儿真不是我们的责任,综合办公大厅好象没有摄像头,我们要统一口径,把责任全部推到肖瑶的身上,不然这次要赔死了!”梁琼之一边走一边和徐霈琦、袁志伟二人商量着。

    “这责任本来就在她身上,如果不是她一边说话一边走路,而且穿那么高的高跟鞋就不会摔倒,就是因为她摔倒梁老师才被绊到,我想救人,才不小心撞翻了霈琦手中的保温杯。”袁志伟附和了梁琼之的说法。

    “在电视台办公室受到的伤害,肖家应该找电视台索赔才对。”徐霈琦想了想向二人提醒了几句。

    “对啊!肖家应该找电视台索赔,找我们做什么?以后肖家人再找我们,我们的回应一定要更加强硬。刘文静的官司还没开打,这又伤了一个,再赔的话,我们这辈子都完了!现在我们先统一口径,想办法把这件事的责任推出去!”梁琼之向徐霈琦、袁志伟二人强调了几句。

    “你们就没有人认为这事儿是姓汪的责任吗?”袁志伟突然向二人提了出来。

    “这事儿……怎么也赖不到他头上去吧?”梁琼之当然想让汪谦倒霉,但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三人想强行说是汪谦伤了肖瑶,就算梁琼之这种极其无耻、没脸没皮的人都觉得不太现实。

    “怎么和他没关系?都是他的乌鸦嘴造成的!”袁志伟摇了摇头。

    “对啊!我们在电梯里的聊天时候,汪谦对肖瑶说什么来的?‘祝她能永远这么美丽,怎么都不会破相、变丑。’结果她就破了相!变丑也是一定的了!”徐霈琦回想起了这么一幕。

    “不止是电梯里,先前我让肖瑶帮我和姓汪的调换座位的时候,姓汪的也说过类似的话。对了,就在吃饭前,肖瑶说让姓汪的当代班主持的时候,姓汪的又把这句话重复了一遍,然后,肖瑶就真的被破相、毁了容!”袁志伟说到这里的时候,心头不由得一阵恶寒。

    “不至于吧?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梁琼之却是有些不以为然。

    “他就是个瘟神啊!谁遇到谁倒霉……曹毅、雷香、刘国庆、贾庆捷、刘华宇、还有最近的周绍鹏和刘文静……”徐霈琦也联想到了什么,心里突然害怕了起来。

    电视台这些年一直很平静,但自从汪谦进来之后,就开始不停地出事。

    先是曹毅偷手机坐牢,然后是雷香和曹毅偷情视频被曝光,接下来雷香的老公刘国庆被双规调查、贾庆捷被双规调查、刘华宇被双规调查、周绍鹏断腿同时还被双规、刘文静断腿、雷香死亡,现在肖瑶又被破相毁容。

    而他们三位,因为刘文静的事惹上了官司,很快又要因为肖瑶的事惹上官司,面临着这辈子都还不上的巨额赔偿!

    再仔细想想,好象是谁惹了汪谦,谁就会倒霉,而且是倒血霉!

    想到这一层之后,袁志伟和徐霈琦更加后怕起来,他们心里莫名地打起了退堂鼓,决定以后不再和汪谦作对,不然的话,这厄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降临到了他们的身上。

    “你们真有意思!这些巧合也能当真?那姓汪的不过就是仗着有沈琳翔撑腰把我们开除了而已,别再胡乱联想自己吓自己了!”梁琼之仍然很不以为然的语气。

    她此时感觉很有些热,于是脱掉了外套,露出了里面那件新买的很显身材的红色旗袍,然后对着医院大门外街边一辆银色suv的后视镜整理了一番才烫的卷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