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牌主持 > 第193章 该笑的时候不笑
    “他已经够可怜了,也就只剩嘴皮子功夫了,你们就不要再痛打落水狗了!”梁琼之无比恶毒地补了几句。

    说起来汪谦在科教频道做出的成绩有目共睹,确实够新人大赛的资格,就算范围扩大到整个邶浒省、扩大到邶浒省包括了所有新老主持人的整个群体,扩大到这整一年时间里邶浒省所有的电视节目,都没有哪位主持人做得比汪谦更优秀。

    新人大赛邶浒省分配到的名额比较少,但再怎么少也有四个名额,这四个名额再怎么的也应该有汪谦一个!但是,他从来不和台领导做关系、不把台领导放在眼里,甚至不把广电总局领导放在眼里,这样的刺头,台领导处心积虑都想把他开除了,怎么可能给他机会?

    先前还谣传什么‘战斗汪的诅咒’,现在一看根本就不灵,他汪谦还有什么好倚仗的?

    “汪老师,谢台长不可能给你推荐机会的,你过去找他也没什么意义,只会惹得领导们不高兴,对你也没什么好处,我建议你还是不要白费口舌、浪费自己的时间了,有这时间不如为下午贝特宠物医院的座谈做做准备。”莫瀚开口劝了汪谦几句。

    “如果连我都无法参加主持界新人大赛,整个邶浒省、整个华国就没人有资格参加!这新人大赛的名额本来就属于我,我过去找谢台长,也只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而已。”汪谦淡淡地回了莫瀚几句,转身走出了莫瀚的办公室。

    “你……还真有个性!希望别被台领导骂出来。”莫瀚听到汪谦丢下的话之后,实在忍不住开口嘲讽了几句。

    “这人的脑袋里一定是灌了水。”徐霈琦很感慨的样子。

    “不,他脑袋里灌的全是浆糊。”袁志伟补了一句。

    “你们都说错了,他脑袋里灌的是屎。”梁琼之很恶毒的表情。

    “哈哈哈哈……梁老师每次的发言都最精辟!”肖瑶很夸张地笑了起来,徐霈琦、袁志伟也跟着一起很配合地笑着。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突然又想起了刚才‘搅屎棍’的梗,一个个笑着的时候,脸色都不自觉有些尴尬。真是太郁闷了,刚才一群人对着汪谦各种嘲讽、羞辱,居然还被汪谦翻了盘,把他们每个人都给骂了,这口屎……不,这口恶气实在难以下咽啊!

    “莫主任,我们回头把具体方案讨论出来拿给您审,您先忙着。”肖瑶想了想向莫瀚招呼了一声站起身来,其他人也跟着一起站起了身来。

    “行,有什么好的想法,随时向我汇报。”莫瀚向肖瑶点了点头。

    离开莫瀚的办公室之后,肖瑶、梁琼之、徐霈琦、袁志伟四人嘀咕了几句,却是加快脚步不远不近地跟在了汪谦的身后,想跟过去看汪谦怎么被谢逸痛骂,然后从办公室被骂出来的狼狈相,到时候说不定还有机会再嘲讽几句。

    汪谦等到电梯走了进去,进到电梯之后,肖瑶、梁琼之、徐霈琦、袁志伟四人也快步跟了过来一起进到了电梯里。

    “有些人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是自己的东西别痴心妄想,最后除了丢人还是丢人。”徐霈琦开了口,假装和身边的三人聊着天。

    “是啊!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但有些人就是没有自知之明,总把自己当根葱,其实狗屁都不是。”袁志伟附和着徐霈琦的说法。

    “某人的那张肥脸我每次看到就觉得恶心!想吐!真佩服某些人还有勇气每天顶着那张脸到处走,真不考虑一下同事和观众的感受啊?太没有社会公德心了!”梁琼之继续着她的恶毒。

    “梁老师,我先前就说过,丑人多作怪!有些人天生不适合这个行业,但就是不认命、各种挣扎,只会一次次证明自己长得丑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肖瑶也开了口,并且有意向汪谦看了过去,想激得汪谦当众发火。

    “祝你永远这么美丽,怎么都不会破相、变丑。”汪谦只是若有深意地又向肖瑶重复了一遍他之前和她说过的那几句话。

    “我当然会永远美丽!你气啊?气死最好!”肖瑶立刻很激烈地回了汪谦几句。

    电梯在这时候正好到达了台领导所在的楼层,一进门是一个前台,有一名女工作人员坐在那里,她名叫王佳如,汪谦上次过来找刘晓威的时候已经和王佳如打过一次交道了。

    汪谦准备进去找谢逸,结果和上次一样被王佳如拦了下来,附近的两名保安如临大敌,一起很警惕地盯着汪谦,并等着王佳如发号施令。

    肖瑶、梁琼之、袁志伟、徐霈琦四人站在电梯口,假装随意地聊着天,眼睛却是看着这边发生的一切,想等着看汪谦的笑话。

    “我找谢台长。”汪谦向王佳如说了一声。

    “预约了吗?”

    “没。”

    “那抱歉了,你不能进去。”王佳如和上次一样回绝了汪谦。

    “哈哈哈哈哈哈……”肖瑶、徐霈琦、梁琼之、袁志伟四人连忙很夸张地笑了几声以表示他们注意到了这边发生的一切。专程跑过来看笑话,结果该笑的时候不笑,岂不是显得很傻逼?

    “我是邶浒电视台的员工,我来找台领导谈工作还要预约?台领导怎么了?了不起啊?封建社会都被推翻几百年了,他们这么脱离群众是拿自己当土皇帝?”汪谦提高了音量向王佳如质问了起来。

    “这是电视台的规定!你别在这里大声喧哗!影响到领导们的工作,这后果不是你承担得起的!”王佳如也大声回复了汪谦。

    肖瑶四人看到这一幕笑得更开心了,他们这辈子见过傻的,但没见过汪谦这么傻的,跑到台领导这里耍横,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啊?

    “哦?那我倒要看看会有什么后果。”汪谦说着向走廊里走了过去。

    “拦住他!”王佳如连忙向两名保安吩咐了一声。

    “谁敢碰我?我是金牌主持!你们赔得起吗?”汪谦向两名保安大喝了一声,在两名保安没弄清状况被吼懵的瞬间,汪谦一溜小跑冲进了走廊里。

    “你们快拦住他啊!”

    王佳如向两名保安又命令了一声,然后拿起话筒打给了保安部。

    汪谦到这里来过一次,已经知道每位台长的办公室在什么地方了,一阵小跑之后,他很快就找到了谢逸所在的办公室。

    谢逸的办公室房门大开着,他的助理不在,外出办事去了,谢逸正戴着老花镜,一个人坐在窗子边很悠闲地晒太阳喝茶看报纸,汪谦突然冲进来吓了他一跳。

    “你是谁?想干什么?”谢逸被阳光照得眼神不太好,看不清楚来人是谁,只是本能地质问了几句。

    “我是科教频道的主持人汪谦,负责《历史讲坛》、《真相》、《味道》、《读书》、《读书》四个栏目的。”汪谦反锁了谢逸的办公室房门,然后走到了谢逸办公桌的对面向他自我介绍了一番。

    两名保安追到谢逸办公室门前,被汪谦反锁的房门关在了门外,想拍门撞门又觉得不太合适,神情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二人商量了一番之后决定回去找王佳如,请示下一步该如何处理。

    “汪谦强行扰乱电视台的办公秩序,赶紧让保安把他捉起来,扭送公安机关!”梁琼之看到这边发生的一切连忙冲到了王佳如的前台那里,给了王佳如一个建议。

    王佳如刚刚给保安部门打完电话,已经把这件事安排下去了。

    “那人冲进谢台长办公室了,把办公室的房门反锁了。”两名保安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向王佳如汇报了一声。

    “赶紧报警!”梁琼之又给了王佳如一个建议,她当然希望这件事闹得越大越好。

    “我先给谢台长打个电话。”王佳如想了想之后暂时没采纳梁琼之的建议。

    ……

    “谁让你到这里来的?谁批准你到这里来的?”谢逸听到汪谦的名字、也认出汪谦之后不由得很是惊慌,但还是强自镇定了自己,手伸向了桌上电话的话筒,准备质问前台的王佳如是怎么回事,没预约就把人给放进来了。

    “谢逸你最好别太激动,雷香在死之前给过我一段视频,你对这段神频应该会很感兴趣。”汪谦摁住了谢逸准备拿话筒的手,身体前倾,眼睛逼视着谢逸。

    汪谦的乌鸦嘴对付不了沈焘,同样也对付不了几位副台长,可想而知这些副台长至少都是处级或者处级以上的官员。但谢逸不一样,汪谦有办法让他束手就擒。

    谢逸听到汪谦说的话之后顿时脸色大变,拿话筒的手也松开了。雷香在被纪委调查的时候,意外死在了酒店卫生间的浴缸里,雷鸣在事后也没再找过谢逸了,原本谢逸以为自己逃过了一劫,不用再受雷香的胁迫,没想到这视频居然落到了汪谦手中!

    这就奇了怪了,雷香怎么会把这视频给汪谦呢?他们不是死对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