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牌主持 > 第180章 所有胖子的骄傲(第2更)
    “大山药药?嗯……我好象有些印象,是他出事了吗?”汪谦点了点头。

    汪谦的微博经常被人骂来骂去,那些力挺他的粉丝几乎都是《真相》的忠实粉丝,里面确实有这么一位id是大山药药的网友,很勇猛也很维护汪谦,经常和那些骂汪谦的人据理力争,有时候被逼急了就和对方对骂,老妇人刚才没有对他撒谎。

    “是的,他出事了……”老妇人抹起了眼泪。

    “出什么事了?”

    “是这样的……”老妇人讲述了起来。

    汪谦听了一会儿差不多明白了,果然如薄荷所说,不算是什么大事,说起来就是那种邻里纠纷的小事。

    老妇人姓谭,名叫谭雪梅,她老公年轻时便出车祸去世了,她独自一人把儿子单尧拉扯大。单尧很上进,考上了名牌大学,毕业后进了一家搞软件技术的高科技企业,工作很努力,几年的时间便攒够了钱,在一个高档花园小区贷款买了房,把她接到了花园小区里住。

    生活改善了,母子生活得很幸福,但前些天,不幸突然降临了。

    虽然现在黄鹤市禁养大型犬,但是很多居民家里都仍然养有大型犬,有些甚至是比较凶猛的大型犬,而且出来遛狗的时候经常并不牵狗绳,任由这些大型犬到处乱跑。

    春季时分,差不多到了犬类的发情期,犬类在这时候会变得烦躁不安、具有攻击性。

    谭雪梅所在的小区里,就有一户人家养了一只个头很大的德国牧羊犬,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只德国牧羊犬平时在小区里并不怎么攻击人,但对谭雪梅敌意特别大。前些天谭雪梅从外面买菜回来,那只德国牧羊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了出来,猛地在谭雪梅手腕上咬了一口。

    当时狗主人一男一女中的年轻女子追了过来,把德牧拉住之后,让谭雪梅自己去医院包扎,然后凭医院开出的治疗票据找她报销。

    谭雪梅的儿子单尧得到消息请假赶去了医院,听医生说母亲的手腕伤得很严重,就算治疗了也有可能会影响到手部功能。气愤之下单尧冲去了养德牧的那户人家里,和那户人家发生了争吵,要求那家人以后出来遛狗一定要牵狗绳。

    年轻女子坚持认为自家的狗不咬人,咬了谭雪梅,一定是谭雪梅对狗做了什么才导致了这样的后果。

    双方发生了争吵,闹得很不愉快,单尧愤怒之下报了警。

    民警过来之后,对方突然以单尧态度不好为由,拒不承认是他们家的德牧咬了他母亲谭雪梅,要求谭雪梅家拿出证据证明他们家的德牧咬了人才肯赔偿可能顶多几千元的医药费。

    单尧当然不会同意,如果母亲的手因此残疾的话,就不是几千、甚至几万元能解决的了,但没想到对方居然连几千元的治疗费都不给,也因此更加生气了。

    双方对德牧是否咬了谭雪梅的事情争执不下,民警只好带着双方去物业调看监控录像。很让人意外的是,正好谭雪梅被咬那片区域的摄像头坏了,所以没有能记录下谭雪梅被咬的一幕,德牧那户人家见没有了录像,也更加撕破脸坚决不承认他们家德牧咬人了,并放出狠话任凭单尧去法院告,他们反正拒不赔偿。

    民警调解无果,只能让单尧继续寻找证据,证明他母亲谭雪梅是被德牧咬的,在此之前,单尧不能再去骚扰这户人家,不然就是寻衅滋事了。

    第二天,单尧陪着母亲出门去医院换药,发现对方又在小区里遛狗,而且那只德牧仍然没有拴狗绳,一见到谭雪梅就呜呜叫着冲了过来,做出对她攻击的姿态。单尧大怒,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砸向了那只德牧,没砸中,德牧转身就跑,单尧捡起石头继续追,追上之后赶在狗主人冲过来之前,又把石头砸了过去,这次石头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德牧的头部,当场把它砸得昏死了过去。

    德牧被狗主人送去了附近的贝特宠物医院进行紧急抢救,在第五天不治身亡。狗主人报了警,民警过来之后调看小区监控录像,确认了是单尧用石头砸死了德牧,而且是在德牧已经逃走、未对他和他母亲实施攻击时出手砸死的,所以一切责任都由单尧承担。

    经相关机构鉴定,被打死的德牧价值5.6万元,砸死狗的单尧因涉嫌故意毁坏财物被刑事拘留。

    又过了一天,狗主人拿出贝特宠物医院为抢救德牧进行了数次手术的费用单据,总费用高达七十多万元,狗主人家向单尧家索赔,并威胁不赔钱就去法院告,让法院强制执行没收他们的房屋。

    儿子单尧被拘留,谭雪梅一人在家六神无主,打听到狗主人在邶浒电视台工作,所以跑到邶浒电视台来,想把事情说给邶浒电视台的记者、主持人,为她儿子主持公道,希望能把他放出来,她不再追究对方德牧咬伤她的事情,对方也不再追究单尧打死狗的责任。

    “你看我的手,现在外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手指和手腕的活动都很困难,我已经不让他们赔医药费了,他们还不罢休。就算让我们赔打死狗的钱,也不应该赔那么多啊!以前在我们农村,狗咬人被打死是不赔钱的,城里不一样,一条狗要好几万块钱!”

    “一只狗几万块钱我们认了,但几十万的手术费怎么也让我们出呢?毕竟他们家的狗不牵狗绳咬人在先,人被咬伤了,他们不赔钱什么事都没有;现在狗被打死了,反而要把人拘留起来,难道说这世道,人还不如一条狗吗?”谭雪梅一边说一边哭着。

    “你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那条狗咬了你?”汪谦皱起了眉头。

    “小区的监控视频偏偏那天坏掉了,我也不知道还能怎么证明是那条狗咬的我。我这里只有一段手机视频,是我儿子找到他们家,他们拒绝承认他家德牧咬我的视频,我儿子偷偷拍下来的。”谭雪梅把一段手机视频播放给汪谦看了看。

    视频是从下往上拍的,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一脸冷漠的狗主人正不耐烦地向民警否认德牧咬谭雪梅的事情,单尧随后和他发生了争吵。

    单单这个视频,根本不足以证明德牧咬了谭雪梅。

    虽然谭雪梅坚持认为狗主人在邶浒电视台上班,但对于视频里的这位狗主人,汪谦却是没什么印象。不过也不奇怪,邶浒电视台一共一千多人,汪谦也才来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很多人他都不认识。

    这种纠纷如果单听谭雪梅的说法,狗主人确实很过分,按道理,应该是狗主人承担大部分责任。但汪谦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偏听偏信,或许谭雪梅隐藏或者虚构了一部分事实真相呢?

    上一世的时候,很多新闻都发生过这样的反转,原本所有人都在同情受害者,结果当真相出来的时候,却是发现所谓的‘受害者’是在撒谎,利用公众的同情心,想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但汪谦还是决定要插手管管这件事,甚至不惜动用一些开宝箱开出的道具,帮着查明事实真相,为这对母子洗雪冤屈,让真正的恶人受到应有的惩处。

    因为,单尧是他的忠实粉丝啊!

    “我儿子和您一样,也是个胖子,他很崇拜您,他认为您是所有胖子的骄傲。他说,您的歌曲、您写下的诗句给了他很多人生启迪,您就是他的人生导师。”谭雪梅用没受伤的那只手取出手机,把她儿子的照片翻出来给汪谦看。

    一个可爱的胖子,看面相,脾气应该很温和。

    只是母亲被恶狗咬伤,手部功能严重受损,对方先说好要赔偿医药费,但事后又反悔,可想而知他内心有多么的愤怒。

    第二天出门换药,恶狗再次冲过来试图攻击他母亲,单尧护母心切,这一刻被彻底激怒,虽然身为一个胖子,仍然爆发出了洪荒之力,抓起石头砸死了恶狗,没想到自己却因此身陷牢狱之中,还面临着巨额赔偿。

    如果谭雪梅没有撒谎,这件事确实很不公平。

    “你想我帮你,但你首先要向我保证你说的一切句句属实,没有一句谎言。”汪谦拿出手机看向了谭雪梅的眼睛,并且对她使用了测谎精灵。

    “我向您保证我说的句句属实,没有一句谎话!如果有半句谎言,让我天打雷劈!”谭雪梅向汪谦发起了毒誓。

    “经测试,她没有说谎。”测谎精灵帮汪谦进行了鉴定。

    “好的,我相信你了,现在你再认真回忆一下第一次那只德牧咬你的情形,然后向我详详细细地描述一遍,我会记录下你说的一切,看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为你儿子洗雪冤情。”汪谦再度把手机对向了谭雪梅。

    “好的,那天……”谭雪梅认真回忆并讲述了起来。

    汪谦用手点开了作家助手的道具栏,对着谭雪梅使用了一个‘记忆视频探测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