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牌主持 > 第165章 最近事情真多
    正排队准备驾考的汪谦,手机响了,是徐继超打过来的。

    “汪老师,那个新来的娘炮在全体大会上宣布对你记大过处分,扣罚了你这个季度的奖金提成,取消了你在上周六春季运动会开幕式上获得的三项奖励,完全不讲规则啊!电视台安排好的事情说变就变!”徐继超很义愤填膺的语气。

    “哦?”汪谦脸色沉了下去,这个王思琪也太过分了吧?

    “那娘炮还说把你降职为代班主持,让你上台去检讨、并公开向他道歉,沈主任说你出外勤了,他说把这件事记下来,下次全体大会的时候还是跑不掉。”徐继超接着说了下去。

    “谢谢徐老师,我知道了。”

    “汪老师,这娘炮欺负到头上来了,不能轻饶了他!”徐继超继续义愤填膺。

    “他是台长助理,我能拿他怎么着?我还是先专心把手头的事情处理了,再回台里和他理论吧。”汪谦没再多说什么了。

    挂断徐继超的电话之后,汪谦沉思了片刻,决定还是再使用一次‘汪谦的乌鸦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王思琪这是欺负到头上来了,而且汪谦最看不惯的就是他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脸,现在居然想要扣罚他整季度的奖金、还要收回上周六所有的奖励、把他降为代班主持,实在太特么的过分了!

    有王思琪在,以后的日子没办法过了啊!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呢?

    “王思琪今天一定会平平安安,不会有任何生命危险。”说完这一句之后,汪谦想了想又没使用道具。

    汪谦的乌鸦嘴对付人类的话,一次可以锁定两个目标,只锁定一个人太浪费了。

    把谁加进去呢?

    “点兵点将,点到哪个是哪个,欺辱我的一个也逃不掉!今天就给你们算总账!”汪谦找了个墙角蹲着划起了圈圈,脑子里也突然冒出了一个名字……

    雷香。

    就是她了!那女人太可恶,沈琳翔对她那么好,她居然设计坑害沈琳翔,还抢了沈琳翔综艺频道主任的位置。后来又对汪谦做下了太多恶事:面试时故意刁难、强抢版权、微博上公开辱骂、审查《历史讲坛》、扣罚汪谦所有奖金提成,甚至在被请进纪委之后,仍然让雷鸣胁迫沈琳翔想要加害汪谦!

    这女人嚣张跋扈、在电视台大量贪污钱款,收钱卖频道主任的职位就不说了,周绍鹏贪污的电梯钱都有她一份!这样的恶女人,仅仅把她弄进大牢里去太便宜她了,必须要对她追加处罚、斩草除根!

    “王思琪、雷香二人今天一定会平平安安,不会有任何生命危险。”汪谦说完之后使用了‘汪谦的乌鸦嘴’。

    “道具使用成功。”作家助手弹出了提示。

    收起手机之后,驾考排到汪谦的号了,他走过去找到了电脑随机出的车辆号,进到那辆车子里开始了今天的驾考。

    十几分钟后,汪谦很顺利地通过了场地考,根据电子屏上公示的安排,一个小时后轮到他进行路考。这一世驾考的程序果然比上一世合理了很多,也人性化了很多,可以帮考生节省很多时间。

    正在排队准备路考的汪谦,再度接到了徐继超打来的电话。

    “那娘炮出事了!哈哈……好惨!”徐继超很兴奋的语气。

    “哦?他出什么事了?”汪谦对徐继超的这个电话并不意外,只是没想到和上次的周绍鹏一样,也来得这么快。

    “那娘炮在会议上宣布了上周六运动会兴奋剂检测费用的事情,说要按承诺书让七名参赛选手承担。向彬、向宇那七人情绪很激动冲上了台去,和那娘炮吵了起来,娘炮叫来保安说要把他们七人赶出礼堂会场。向彬、向宇兄弟二人情绪很激动,冲过去好象是推了那娘炮一把,也不知道推到了没有,娘炮吓得往后退,结果一不留神从舞台上摔了下去。”

    “大礼堂的舞台其实也就三十厘米米高,但娘炮是退着摔下去的,摔下去后没站稳,后脑撞到了第一排的座椅铁扶手上,直接摔得昏死了过去,几名工作人员没弄清楚情况,连忙冲过去把他扶坐了起来,几分钟后他醒了,但是手脚没知觉站不起来了!”

    “急救医生过来之后,初步判断他可能颈椎受伤,又被人以不正确的方式挪动过,导致颈椎错位、神经严重受损,很可能高位截瘫!”

    “向彬、向宇二人吓傻了,过来了几名警察已经把他们控制住了,他们很可能会因为故意伤害罪被抓起来。说起来向宇也挺可怜的,老丈人才断了腿,还要赔十几万块钱,而且听说他们喝了兴奋剂的七位,最近夫妻方面的能力都出了问题,家庭也开始失和,可能这些原因综合起来,刚才他们在听到娘炮说起兴奋剂检测费的时候才会那么激动,结果闯出了这么大的祸事。”徐继超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向汪谦描述了一番。

    “台里最近事情真多。”汪谦对此表示了感慨。

    “所有人都说是你的诅咒。”徐继超压低了声音。

    “这也太扯淡了吧?我都不在电视台,而且那娘炮也不是我推下去的。”汪谦表示不背这锅。

    “问题是……那娘炮前脚刚宣布对你的处罚,后脚他就出了事!他在宣布对你的处罚的时候,礼堂里很多人都在嘀咕,赌他什么时候出事,结果这么快就出事了!而且是高位截瘫!不只是王思琪,向彬、向宇兄弟二人和你也不怎么对付,这次居然一起出了事!汪老师,你神了!有神灵或者魔鬼在背后保护你啊!谁惹你谁死啊!”徐继超根本不相信汪谦的辩解。

    “我都不在电视台,而且是向宇把他推下去的,都能往我身上扯?我也是醉了!”汪谦继续拒绝背锅。

    “好吧,相信这一切和汪老师没有任何关系,不过我看以后邶浒电视台还有谁不长眼敢继续和汪老师为难,哈哈……”徐继超大笑了起来。

    ……

    邶浒电视台。

    王思琪被救护车送去医院、向彬、向宇二人被公安机关带走之后,大礼堂里乱成了一锅粥。

    三位副台长后背上全是冷汗,其他台领导也都一言不发,任凭大礼堂里员工们一群一群聚集在一起各种议论。

    虽然王思琪有可能是被向彬、向宇兄弟推下舞台出事的,也可能是慌乱之下自己摔下去的,但是,怎么能这么巧呢?他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在宣布了对汪谦的处罚决定之后就出了事!

    要说这一切和汪谦无关,谁信呢?

    还有向彬和向宇,也是和汪谦发生过矛盾的,向彬在喊麦王决赛中公然羞辱汪谦,向宇则是在小型竞赛时对汪谦各种嘲讽,而且他还是周绍鹏的女婿,这次也和王思琪一起倒了大霉!

    邶浒电视台里谁碰汪谦谁倒霉的定律,再一次在所有人面前被验证了,验证的方式和前天的周绍鹏、刘文静一样惨烈,王思琪直接高位截瘫了!这些事情看似和汪谦都毫无关系,硬扯都扯不到汪谦的头上去,但为什么都这么巧合?

    一次巧合也就罢了,次次巧合就说不过去了吧?

    “安静!安静!下面有请谢台长讲几句!”行政部副主任张建华在请示了几位副台长之后,拿起话筒向礼堂里宣布了一声。

    “哦,嗯……啊,嗯,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了!嗯,啊,大家该忙什么忙什么吧!散会!”谢逸和往常一样,吭哧了好半天之后一句有用的话也没说,直接宣布了散会。

    ……

    晚上,租屋。

    汪谦的手机响了,看了看是个陌生号码,接通之后听到是父亲的声音。

    汪谦有些发楞,重生到这一世之后,他起初想过要给父母打电话,但总觉得自己还没有做出什么大的名气,想等有些成就之后再向他们报喜,所以一直没有联系他们,然后每天忙着忙着,也就把他们给忘了。

    当然,也不是全忘了,他最近挣了一百多万元钱,前些天往父亲的银行账户里打了五十万,让他们修补房屋、改善生活来的。

    “谦儿!谦儿?”

    “在呢。”

    “你抢银行了?”父亲那熟悉的声音。

    “没啊。”

    “给我们汇的五十万块钱是哪儿来的?”汪父明显有些紧张。

    “你们不会不知道我现在在干嘛吧?”汪谦很是无语,他都已经是邶浒电视台知名主持人了,父亲好象完全不知道一样,难道他们不是生活在同一个世界?

    就算父母不看电视,亲戚朋友什么的在电视上看到汪谦,也会和他们说一声的吧?

    “你在干嘛?”汪父果然对汪谦现在的一切一无所知。

    “我现在是邶浒电视台的著名主持人!还是华天杯音乐大赛第一名、第二名的得主!我写的歌卖了好几十万元,还做了oppa手机的网络广告代言,拿了几十万的代言费,爸你不会真的对此一无所知吧?”汪谦只好自己说出来了。